菠萝网目录

重生之名门嫡秀 第118章 两大爱好

时间:2018-10-22作者:轩公子

    一大清早,王妃就捧着春娥誊抄的帐目赞不绝口:“快看看这春娥这帐目做得就是好,一丝不差工工整整的,到底是这大户人家里出来的女儿,办事就是稳妥,这帐目交给你啊,我就是放心。”

    李春娥坐在一旁笑着应道:“是娘教的好。”

    王妃夸张地捧着那帐本子给一旁的奇嬷嬷看:“快瞅瞅,快瞅瞅,这一手字儿也写得好,这帐目也理得清。嗨,我就说嘛,我这也一把年纪了,劳碌到几时算个数?早就到了该歇着的时侯了,往常啊是这身边没有这么一个牢靠的人,现在可不一样了,有了春娥,我这才敢歇一歇喽。”

    李春娥只在一旁抿着嘴笑,管了几天府里的帐只是隐约知道了这王府的底气,日常往来的帐目上就能看出,王府的底子到底是厚的,自然是那永定侯府没有办法比的。

    想想也是,这才是正宗的天子血亲,早年先帝在的时侯且不说,如今这太皇太后每年都没有少照顾了他家,这家底的厚薄只从这常日的流水中便能看得一斑了。

    “春娥啊,这个常日里的帐目你是看了,可是咱家还有好几本帐,私下里我也叫你看看?”王妃抿嘴一笑。

    李春娥低头浅笑道:“还有什么帐需要我理的,娘您只管说来。”

    奇嬷嬷带着周围的下人们一起退了下去,王妃干咳了一声道:“咱们府上京内的庄子和园子不多,更多的是在京外,江南富庶之地,这些地方的帐是由各地的帐房给管着的,常常是入腊月由这些地方的大掌柜由各地带着帐本到京城里来报帐,这里面的数目学问可就大了。”

    李春娥眼睛一亮:“娘,那这些庄子和园子大概总共有多少啊?”

    王妃微微一笑:“这些个数目可不是我一下两下能和你说得完的,春娥,眼看这就要到年底了,各地的掌柜的都要回来一一报帐,到时侯你只在一旁听着我是怎么与他们核查帐目的,仔细着学上一学。若是怕其中的数目太过庞大一时消化不清楚,这几日便将往年的帐拿出来翻查着看上一看,知道了个大概,心里就自然有底了。”

    “是,娘,那我今天就开始核查往年的帐目。”李春娥答道。

    “好,”王妃想了一会儿,又道“春娥,还有件事情,我想和你商量一下。”

    “娘请讲。”

    “还是关于泓儿的事,我想……给他纳个贵妾……”

    看李春娥低头不语,王妃又笑了:“春娥,这个事儿娘也是自己打算一下,你也知道,元泓今年也不了,若是再拖下去,我怕真是对你们二房不好,娘今天也给你交了这个底,咱家的家业有多大,你是看着的,可是若是咱们二房没有子嗣来承继,只怕到底会是……嗨,娘也只是这么一说一合计,可是到底还是想和你商量一下不是?”

    李春娥低着头想了一会儿,抿嘴一笑道:“娘说得是,我们二房若是人丁太过单薄,只怕将来也会守业艰辛,娘这个打算也是对的,只是不知道娘想要为泓郎说合的是哪一家的贵女啊?”

    “这个嘛,呵呵,眼前只是叫人打听着,还没有定。”王妃用杯子掩了口道。

    “那就听凭娘的安排,时间不早了,娘,我先去帐房那里对对帐?”

    “去吧去吧,也不必太急了,帐目多得很,叫奇嬷嬷跟着你,哪一年的帐目放在哪儿的,叫她跟你说。”

    “是。”李春娥答了一声就退了出来。

    把这帐房的门一打开,李春娥就吃了一惊,一整面墙上满满的码的齐齐整整的全是帐本,旁边的架子上也是一排又一排的。

    “这些全都是咱们府上的帐?”李春娥奇道。

    “这些只是一部分,超过十年以上的全都给封存了。”奇嬷嬷道。

    “那我便从去年的帐目开始看?”

    “去年的帐目在东边那个柜上,我来给世子妃取。”奇嬷嬷一边说一边张罗着一旁的丫环搬了梯子过来,从最东边的柜子最上面的一层取下几大本厚厚的帐本来。

    “这几本是江南的几处田业帐目,山林水产的帐目还有另外一套,世子妃今天先看这一套吧。”

    “山林水产?”李春娥奇道。

    奇嬷嬷笑了:“可不是,咱们王爷的封地里头除了这田产庄园之外还有几处山林,林中还有湖泽,前几年还不觉得,这几年江南那块封地上越来越富庶,人口也越来越多,当地的掌柜便叫将那林子和湖泽都给包了出去,每年靠这林中和水中的产出来交租,不想这产出也颇丰,只是这帐目上就显得杂了些,世子妃先看看这些田业帐吧,产出什么的记得也清楚,看起来也简单些。”

    李春娥双手接了那厚厚实实的帐本,又将这家族的产业仔细估量了一番,看来这个王府的家业到底有多厚自己如今才算是领教到了一分半毫,原来其中的细目有如此之多。

    原以为靖王府上只是在京城里的庄园够大,库房里存的那些珍宝多。没成想,真正的大头却是在江南,这帐目简单地扫上一眼,便知那里的良田千倾,庄园无数该有多大的价值,李春娥不由得咋起舌来。

    余下的几天李春娥把那些帐目日日捧在手上,仔细读了又读,一再为靖王府殷实的家底咋舌。

    这一边王妃算是彻底得了空闲,专心和唐雅欣两个凑在一起,私下里嘀咕着该怎么给杜若夕提亲。

    这件事情唐雅欣倒是有意没有告诉元澈,因为这女人之间有两大爱好,一个是八卦闲话,一个就是说媒拉纤。

    这两个爱好全都是象元澈这样的君子们最为不耻的。

    唐雅欣便有意在这件事情上瞒了丈夫,私下里就和王妃一路嘀咕着该怎么叫杜若夕答应进门。

    “娘,按我说吧,就该是直来直去,你想啊,当年是不是若夕自己亲自跪在您面前说想给元泓作妾的?她若不是真心爱他,怎么会这么做?”

    “欣儿,你是不知道,这个事儿我也原话和泓儿说过,他说过当时那是因为人家杜三姐走投无路才说的那话,如今人家可不一样,京城名媛,又这般有能力……”王妃面露难色“再加上当初她在咱们府上,我因着她当时的名声不好,也未曾给过她好脸色。”

    “那倒是……”唐雅欣抚着自己的肚子出了一会儿神“可是这个事儿也不能光我一个人去提啊,娘,您想,这婚姻大事,我这个当朋友的提来提去的,顶多算是关心一下,到底不正式。这中间有份量的话啊,还得您亲口去说才行。”

    王妃就叹了一口气:“欣儿,不是娘自己托大,只是娘的身份可是这王府的主母,擅自上门给人家提这个事儿,万一人家给驳回来了,这驳的可是咱们整个王府的脸面啊。”

    “那倒是……要不然,叫元泓他自己去提?”唐雅欣眼前一亮。

    “他自己提?”王妃怔了怔。

    “他自己的事,怎么不该他自己提?娘,这事儿我和他说去……”唐雅欣一挺肚子说得豪情万丈的,二话不说挺着肚子就去找元泓了。

    “我没空!”元泓把一本书往书架上一放,一句话就给唐雅欣堵了回去。

    唐雅欣抚着自己的肚子满脸不乐意:“二木头,你什么意思啊?我这好心好意地为你的事儿跑来找你,你还给我端起来了?”

    “你养好自己的胎就好,没事儿闲扯个什么呢?”元泓抽了一本《七略》到一旁的书桌上去看,连看也不看唐雅欣一眼。

    “我说二木头,你可别不知道好歹啊,我这是和娘商量了好久才得出来的主意,你们二房不能没有孩子,而且人家春娥也说行,好好的就把若夕给娶进门呗,当初你们两个人不是挺好的吗?难不成你还真的就变心了?”

    “当初是当初,如今我不想了,行吗?”元泓一挑眉毛看了唐雅欣一眼,冷哼一声又道“眼下我挺好的,春娥管着帐,我在兵部忙着公务,两不相干的挺清净。”

    元泓把身子往椅子上一靠接着道:“闲了就和大哥聊聊天,再和轻寒练练功,无聊了还能听听芳官唱个曲儿,再没有比这更好的日子了,你可别给我瞎招事儿啊。”

    唐雅欣的半吊子脾气彻底被挑起来了:“二木头,你可得想清楚了,这个就是你想要的日子?好,你是清净了,你也不想想你都多大了,还连个女色也不近,你……你还算是个男人吗?”

    元泓倒吸了一口气,把手里的书慢慢放下,冲着唐雅欣就板了脸:“我算不算个男人还用你操心?你管得是不是太多了?”

    唐雅欣挺着肚子就往前走了一步,理直气壮地说道:“怎么就不该我操心?俗话说了,长嫂为母!我现在就是操的咱娘的心,死活也要把你这口儿给扳过来,你还真以为你是个断袖啊?你还真以为你不用生孩子啊?你……”

    眼看着和唐雅欣是没法聊了,元泓把书往桌子上一扔,昂首就走了出去。

    唐雅欣一个倒噎气,指着元泓的背影骂道:“好啊你,二木头,你就和我别是吧?我告诉你,你这个事儿我还就算是管定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