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之名门嫡秀 第101章 认罪

时间:2018-10-22作者:轩公子

    声音阴沉着一字字地刺入耳膜,伴着那若近若远的脚步声,实在是渗人得紧。

    秋氏抱了头躲在黑暗里,哑声说道:“姐姐,你……就当可怜可怜我,你向来不是最为心慈的人吗?当年你有了宝哥,你有了老爷,你有了一切,而我呢?我除了颜夕什么都没有啊,我一辈子就跪在你的脚底下,我几时可以有出头之日?你已经死了,就不要再来找我了,宝哥儿的命是我害的,改天我给你们母子办上十场法事,为你们两个超脱亡魂可好?姐姐,你饶了我吧,饶了我……”

    那个女人的脚步声突然停顿,周围的一切再次陷入死寂。秋氏的身子还在发抖,秋氏强咽了一口气道:“姐姐饶了我吧,是我害了宝哥儿,是我害了你们母子,你这回饶了我,我改天给你们做法事……补偿……补……”

    “你是如何害死我的宝哥的?”那女了阴恻恻地声音响了起来“若是不说,我此刻便将你的命索了去。”

    “我……”秋氏抱着头,只感觉头在发沉,嗓子在发干,她本不愿提,可是全身都象是不听使唤了一样,僵直着,无力着,好象魂魄真的在渐渐地离开自己的躯体。

    恐惧叫秋氏的嘴再也合不上,口水不知不觉地落了下来,打湿了自己的衣服,她盯着眼前那一双越走越近的红绣鞋,终于崩溃地失了心智:“我将他的棉服先拿去叫庄子里那个得了瘟疫的孩子穿了一晌。”

    那双绣花鞋,终于在不远处的地方停了下来,那个满脸是血的女子渐渐地止了声音,两行眼泪却顺着脸颊无声地流了下来。

    秋氏象一个被熬干了水分的鱼,在香炉中那种独特香料的作用下,慢慢地萎靡下去。两个婆子走了进来,将她连拖带拉地拖出房门。

    若夕站在原地,抖着肩膀哭泣不止,原来这一切真的是她做的,原来哥哥真的是被她给害死的,秋氏,你果然好狠的心……

    若夕洗干净了脸颊,换下身上那件母亲的旧衣,又将妆容好好地理了理,婆子领了那个六七岁的孩子走到面前来。

    若夕看了那孩子一眼,恍然间鼻子又在发酸,哥哥就是在这个年纪离开人世的。

    据说当时也是冬天,极寒的季节,娘贴身照顾了他一个多月,到底没有留住他的命。从那儿以后娘就象是变了个人,天天抱着他的衣服哭,神色也越来越木讷,有时还会喃喃地叫着宝哥的名字走来走去,有几回还出了府,害得合府上下的人四处去找她。

    初时几回,她走得还不远,都给顺利地找了回来。

    最后有一次,娘回来的时侯头发被火烧焦了一大片,脸上和手上也满是烫伤,就那么直着眼睛坐在路边,嘴里咕咕哝哝地叫着宝哥的名字。

    府上的人都说娘疯了,那一晚刚好春秋楼着火,也不知道她是不是迷迷糊糊地去了那里,肺里吸入了浓烟,从那儿以后就得了肺疾,第二年秋天,娘就静静地去了。

    原来,这一切全是这个秋氏做的手脚。

    “娘,你真傻,你怎么可以随便让哥哥穿别人给的衣服?你为什么从来没有防备人的心?”若夕在心里暗暗地说着,又止不住一股锥心的痛。

    “三姐……”那婆子讪讪地在一边看着若夕。

    若夕拭了泪看向那个孩子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官哥儿,今年七岁了,我爹娘都是庄子里的人。”

    若夕笑了,问向他身后的婆子道:“张妈,你觉得长得象吗?”

    张妈眯着眼睛仔细地打量着这个孩子:“象!象得很,少爷时就是这个样子,唉,我那一日去庄子里帮你找那几个早年服侍过先夫人的下人,无意间看到他的时侯也被吓了一跳呢。”

    若夕点了点头,又问那个孩子道:“你家里还有别的人吗?”

    “还有三个哥哥,四个姐姐。”

    好大的一家子啊,若夕的嘴角翘了翘,第一眼看见这个孩子就感觉和他有缘,他眉目间的神采和记忆里哥哥的样子竟是颇有几分相似。

    若夕对那婆子吩咐道:“你带这孩子来的时侯,怎么跟他父母说的?”

    “回三姐的话,我原话说的是要带这个孩子到府里来住上几天。”那婆子答道。

    若夕再次看向那个男孩子:“你可愿意在我府上居住吗?我会请先生教你读书识字。”

    那男孩子一听到读书识字几个字,眼睛立时一亮,转眼又黯了下来:“谢姐的美意,只是这个事儿我还要先回去和我爹娘商量一下才能决定。”

    一个庄户人家的孩子难得这般有礼,若夕微微地点了点头,道:“张妈,带他下去好生照顾,过几天到庄子里问问他爹娘,可愿意把这孩子留在杜府学东西?”

    “是。”那婆子领着孩子退了下去。

    秋儿上来给姐奉上一杯热茶:“姐,那个恶妇要如何处置?”

    “让她为当年的事情付出应有的代价来!”若夕慢慢地冷了眼睛。

    清晨的阳光照在窗台上,映得那一盆玉兰的叶子都是金灿灿的,杜老爷最近身体恢复得不错,胃口也好了些,最近闲来无事就写写字,倒是觉得比在朝中的时侯轻闲潇洒了不少。

    若夕叩了叩门走了进去:“父亲今天气色看上去很不错啊。”

    “唔,还好,若夕啊,你看看为父这副字写得如何?”杜老爷将笔往笔架上一支,拈须看着书案上刚写的字。

    若夕没说话,微笑着冲门外招了招手,打扮一新的官哥从门外走了进来,静静地站在若夕身边。

    杜老爷抬起头看了官哥一眼,便睁大了眼睛。眼前这个男孩就这么静静地站在阳光里,象个被佛光笼罩着的童子,身上穿着一件红色的袄,脖子上还套着一个金项圈,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静静地看着自己。

    这个眼神为什么会如此熟悉?和记忆里那个早夭的独子为何会这么相象?

    “这个孩子,他是谁?”杜老爷的嘴唇抖了抖,颤声问道。

    “他是咱们庄户家的儿子,叫官哥。”若夕道。

    杜老爷目不转睛地盯着官哥,一步一步地走过来盯着他,慢慢地就湿了眼眶。

    一只粗糙的大手慢慢地抚上官哥的头顶,这个孩子却也不躲,就仰着脸由着这个年长的老爷抚摸着自己的头顶,那眼神坦然安静得象是已经认识了他许久一样。

    “缘份……真是缘份啊。”杜老爷哽了嗓子,眼泪也无声地流了下来。

    “我之前已经问过他爹娘了,他们都同意将他留在我们府上,爹,我想从今天起,由你来教他读书写字。”若夕轻声道。

    杜老爷只管低头看向官哥,哑着嗓子问道:“孩子,你可愿意留在我们府上,由我来教授你吗?”

    “回老爷和姐的话,人愿意留在府上服侍老爷和姐。”官哥儿的声音听上去脆生生的,神色却象个大人一样认真。

    “好,好孩子……”杜老爷抬手抚了一把眼角的泪水,将那孩子的手握在掌心,牵着他的手走到书案前面,“你可会写字吗?”

    “不会……”孩子摇了摇头。

    “无妨,让我来教你……”杜老爷的一双大手轻轻握住孩子的手,慢慢教他拿起笔来。

    若夕看了看父亲脸上那一脸慈爱的微笑,嘴角微微一翘,默默地转身走了出去。

    “那个毒妇现在如何了?”若夕问道。

    “姐放心,在柴房里关着呢。”琐儿答道“下人们都把她给看得死死的,她断然跑不了的。”

    “好。”若夕道“仔细把她看紧了,待过几日父亲把心思转到官哥儿身上,心情彻底好下来了,我们再一起治她的罪。”

    秋氏一大早是被冻醒的,睁开眼发现自己是在柴房里,抚着额头仔细想了一下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不由失声道:“坏了!”

    的确是坏了,昨晚不知道那个死丫头给自己下了什么药,自己怕是把什么该说的不该说的,全都说出来了。这下可怎么办?死顶着不认吗?不行……绝对不行,她如今已经把事情的始末全都搞清楚了,要把自己弄死也不过是眼前的事儿,她之所以迟迟不动手,怕是就在等老爷的示下。

    要是老爷知道了,他会饶过自己吗?不,他会把自己碎尸万段的。秋氏想着想着,混身就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柴房的门当啷一声响。一个婆子将一个托盘放在地上,恶声恶气地说了一句:“吃饭了。”

    然后把半碗白粥往地上一扔,转身就要走。

    “且慢!”秋氏冲上去一把拉了那婆子的袖子“你姓胡,我认识你。”

    那婆子冲着秋氏冷冷一瞥道:“夫人认识我?那又如何?”

    胡婆子的眼睛里是满满的鄙视。

    秋氏强咽了一口气将头上的金钗和手上的金镯子一起捋了下来:“你帮我做一件事,这些东西,全都可以给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