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之名门嫡秀 第099章 最后的努力

时间:2018-10-22作者:轩公子

    “纳妾?早时他不就是说过想纳妾的吗?你想纳就给他纳呗。”王爷斜躺在榻上手不释卷,咂了咂嘴又道“这个兔崽子不是个东西,以后他的事你不用和我商量,自己感觉怎么办合适就怎么办。”

    王妃本是想趁着王爷好不容易到自己房里来一回和他好好商量一下元泓的事情,没成想王爷还在为前几天的事情记着仇,一句话都不想多问。

    对于王爷来说这元澈元泓都是他的儿子,对哪一个都不偏不向的,前几天听说大世子妃有了身孕,他表面不多说什么,到了南苑却高兴得和那个夏姬说笑到半夜。

    偏偏元泓这几日因为那个伶儿的事情又得罪了他。这招得连王爷都不待见他了,这个泓儿啊,他到底是在瞎作个什么啊?

    王妃叹了口气,收回了放在王爷胸口的手,平着身子躺好,盯着床帷苦笑了半晌,背对着王爷睡了过去。

    “昨儿又是在那个妖孽房里歇的?”王妃垂眼看着自己的裙角问。

    元泓低着头轻声道:“在后苑书房里,我自己歇的。”

    “前阵子不是还听说你想纳个妾吗?这阵子怎么又不提了?”王妃又问。

    元泓道:“我有春娥就挺好了,不必纳妾。”

    王妃也低着头冷笑了一声:“泓儿,你是我生的,你是什么样的人为娘一清二楚,二十多年了,也不会突然就断袖,你这存的什么心思,你我二人都明白得很。”

    元泓道:“孩儿我不是断袖,只是看着那芳官可怜。”

    王妃又起了高声:“我不管你想做什么,我也不管你想怎么玩,你怎么就不能把心思放明白点?把事情好好想想清楚?”

    王妃又强压了压声音道:“你怎么不看看你大哥大嫂?你大哥是长子,你大嫂身份又那么高,要是他们再得个嫡长孙,你的地位你还……你还要不要了?”

    王妃急得直用食指戳面前的桌面,元泓依然别了脑袋不说话。

    “你可别再给我提你不拿爵位当回事的话,我这千方百计地让你与春娥联姻,也是为的你这个爵位,人可别不知道好歹,硬挺着与那个妖孽扯,扯得动静大了,当心陛下一道圣旨真费了你这个嫡世子的身份给了别人!”

    屋子里的空气突然就变得沉闷起来了,说到爵位的事情,王妃就有种千斤压顶的紧迫感,偏偏这个儿子就是这么不上心,眼看他还是不开口,王妃咬了咬牙道:“算了,你和那个杜若夕的事儿,算我许了,你去张罗着上她门上去求亲吧。”

    元泓嘴角一斜,冷笑起来:“娘,您说什么呢?如今还当她是那个无家可归的女子吗?彼时人家说想来给我当妾,是当时她名声被毁无处可去。此时,人家可是这京城里一等一的贵女,名声被洗清了不说,还将杜府管理得有条有理,多少世家公子踢破了门槛想求得这样贤惠能干的妻子,我还能说动人家来给我作妾?”

    王妃一时语结,想了半晌,这才道:“你也别这么说,我今日冷眼望去,她对你似乎还是有情的。”

    元泓慢慢地站起来道:“娘,我和她的事儿全当过去了,您也别再提了,当初是我先负了人家,如今我也没脸再提让人家进门为妾的事情,给我纳妾的事情,也不要再说了。”

    元泓说完这话就头也不回地出了屋,王妃怔在当地,直觉得乌云罩顶。

    后来王妃对李春娥说:“他不想纳妾,你还是自己下下功夫吧。”

    李春娥不是不懂事,相反,她是个懂事中带着几分精明的女人。她早已敏感地察觉出大世子妃怀上嫡长孙是个对她这一房很不利的信号,偏偏元泓那个人又在这个时侯因为那个伶儿和自己的父亲闹翻了。

    这让王妃心中不安,同时也让她心中不安,因为她和王妃的利益是一体的,其实和元泓也是一体的,偏偏元泓就是不配合。

    这一天晚上,李春娥打算再孤注一掷一回,为了保住嫡世子的位置,为了将来的爵位和富贵,再试一回……

    天气说冷就冷了,屋子里烧了地龙,又燃笼了一拢冷梅香,这个香是姑母赏的,是宫里的御贡香料,若有若无的清香带着几分干净。

    李春娥将自己拾掇整齐了,先自上了榻,将两个人的被分别整理好。元泓洗潄毕了进了屋,还是老样子不说话,熄了灯就躺在床上想事情。

    空气里这股香味儿好闻,和梅园里的气息相近,那一日在梅园里见她,看她那一副表情。

    元泓又想笑,难不成她也觉得自己是个断袖了?尽管自己的心思她全然明了,可是那一刻看到自己的手握着芳官的手,她的眼里竟然闪过了一丝妒忌。

    这个丫头啊,尽管总要故作老成,也还是一样女子的稚嫩心思,也难怪,芳官实在是生得太美,又美又娇,她若是妒忌倒也不奇怪。

    这么想着元泓眯了眼角又想笑。一只手臂突然从一旁的棉被里伸了过来,元泓微微一怔,春娥可是有一阵子躲着自己了,今晚这是又要做什么?

    这一回元泓没有躲她的手,任由她的手指伸进棉被轻轻解开了自己的寝衣。

    衣裳敞开,他胸口的热度就灼了掌心。李春娥的手抚着那一块如绸缎般细滑而又温热结实的皮肤,眼底却在忍不住地泛酸,好好的一个男子,何苦是个断袖啊?

    想起这一茬儿,心底又是一阵恶寒。可是为了孩子,为了嫡世子的身份,为了将来的富贵……李春娥咬了咬牙,将他的被子掀开,整个人钻了进去,这一回他没有躲,只是僵直着身子一动不动。

    李春娥解开了他的寝衣,然后又解开了自己的,只穿着个肚兜贴到了他的怀里。

    他的身子依然僵冷,他的气息依然不疾不徐,他象是依然对自己没有任何兴趣。

    有了前两次的事情,李春娥本想彻底放弃,再说自己也还是个黄花闺女的身子,哪怕是在自己丈夫的榻上,这么做也是难为情的。何况他还一再遭拒,可是此时想一想大世子妃肚子里的孩子,再想一想嫡世子的身份正在受到威胁,再想想以后的荣华富贵……李春娥豁出去了,管他怎么说怎么想,哪怕他真是个断袖,今天晚上也要撩动得他给了自己。只要得了身孕,他以后爱如何便如何去吧!

    元泓已经感觉到了她身体的僵硬和委屈,她明明就是在强迫自己去做内心很反感的一件事,如果说前两次还是因为她对自己还有情的话,这一次却全是为了功利了。

    元泓淡然抿了抿嘴角,胸中浮起一丝苦闷,倒不是失望李春娥早已不爱自己却还要硬贴过来,而是觉得自己如今就被母亲和这个名义上的妻子当成了为保住荣华的棋子。

    李春娥脱掉自己的衣服,整个人覆在元泓的身上,抱着他的脸颊亲了起来,元泓还是没有动,却似乎是悠长地叹了一口气。李春娥咬了咬牙把手指慢慢下滑,一直滑到他的腰带上,寝衣的腰带被解开,李春娥闭上眼睛试着把手往里伸着向那一处探去,一只大手突然握住她的手腕。

    “春娥,你这么做值得吗?”元泓终于开了口“这么对一个你根本就不在意的人,值得吗?”

    李春娥怔了怔,眼泪已经盈了满眶:“爷,求你给我吧,就这一回就好。”

    元泓紧握着她的手并没有松开:“你和个断袖做这事儿,就不觉得恶心?”

    李春娥咬了唇:“爷是个断袖,却也能行那男女间的事儿,今晚爷只把我当成那个芳官,给了我这一次就好。”

    “要这一次,有什么意义?”元泓又问。

    李春娥双手捧住了元泓的脸,以一种近乎乞求的口气道:“爷,给我个孩子吧,求您了……只要我有了身子,日后断然不会再缠着爷了,往后您和那个芳官想要如何便如何去?这样可好?”

    元泓的心彻底冷了,这个女人从一开始就不是爱的自己。

    元泓淡淡地推开她,一边坐起来慢慢地掩了自己的衣服一边说道:“春娥,人要知足,不该碰的东西,不要碰……”

    说完这句话,他就穿着单薄的寝衣走了出去。房门一闪,吹进来的冷风叫李春娥打了个激凛,隔着窗子,她眼睁睁地看着丈夫衣衫单薄昂然而去,仿佛是一辈子再也不会回头的样子。

    “就这么办吧,这个事儿不用再和我多说,您觉得好,便是好。”李春娥垂着头无聊地用手指拈着面前的一盘黑瓜子玩儿。

    永定侯夫人眼看着李春娥低着头冷笑着将那把黑瓜子抓来抓去,染了自己的指甲和指头黑乎乎的一片。自己这个女儿向来是最爱美的,平日里在那指甲上的花儿上就花了不知道多少心思,这一会儿,便是把这双美手也不当回事了。

    永定侯夫人知道她这是心里不痛快,也自垂了眸叹了一口气道:“丫头啊,这个事儿你想不通娘也明白,到底是给自己家的夫君纳妾,哪个正妻心里会舒服?可是这个事儿,你得想明白,为了将来,你就先忍一忍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