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之名门嫡秀 第096章 打杀那个戏子去

时间:2018-10-22作者:轩公子

    “我给他纳妾?”李春娥看着母亲不可思议地道。

    “对!还要给他纳个好的,得是那身段又美又会拢男人的贱妾,不怕她身份低,单要她美貌会撩人,只要将你那夫婿撩得上了榻知道了那男女之间的好处,那你便赢了一半了。”

    “那……那万一他与那女子有了情,再有了孩子……”

    “傻丫头,为什么是要贱妾呢?便是她没有身份啊。将来她若是生个女儿还罢了,要是生个儿子,你就直接认过来养了,将来还是管你叫娘。当然了,最好的是,叫他开了窍食了荤,与你有了那个事儿,你自己能生却是最好的了,哪怕不能生,认个妾的孩子也不会叫你们这一支绝了后去,你这将来就会有所依靠了……”

    “啊哟,娘……”

    “傻丫头,你便听我的吧,女人这一辈子啊,不要讲什么男人的心男人的情,全都是些靠不住的东西,要靠的最终是身份地位还有孩子啊……”

    **

    “你要给泓儿纳妾?”王妃惊得手里的杯子差点掉到地上“谁给你出的这种主意?是泓儿他自己提的?”

    “不是的,娘……”李春娥红了脸“我这几天也想过了,二世子他这般行止或者就是因为他不喜欢我这样的女人,却不能证明他骨子里不喜欢女人,若是有个中他意的女人进了门,或者他就不再迷恋那个戏子了!”

    “你几时见他迷恋那个戏子了!”王妃气得把杯子往桌子上一顿。

    李春娥吓得肩膀缩了缩,眼神也是一怯。王妃看着她的样子有点心痛,叹了一口气道:“春娥啊,不是我说你,遇事你得沉稳,这刚有点风吹草动,你便这么不信着自己的相公了?他便是抢了那个伶人又如何?他自己都说就是看他可怜救了他一下而已,哪里就能证明他是和他……就断袖了?”

    李春娥说着说着又有了哭腔:“他这几日便不再宿于我处了,天天晚上,都是……都是找那个戏子去睡的……”

    王妃气得直翻白眼儿,元泓这个子她是最了解的了,表面上看着有点呆滞冷清,喜怒不形于色,有时还故意装装傻,可是骨子里的心眼儿那是一套一套的,他这平白无故的断袖,指不定等的就是李春娥这个提议呢。

    想到这里王妃又哭笑不得地看了李春娥一眼,这个儿媳妇也的确是太没有主见了点。

    婆媳两个正自相对无语,突然看到奇嬷嬷慌慌张张地跑了进来,叫道:“娘娘,不好了,二世子他回来了。”

    “回来就回来,他有什么不好的?”王妃不耐烦地说道。

    “他……他被王爷给打了。”

    婆媳二人同时吃了一惊,赶快往园子里走。

    只见元泓被轻寒搀扶着,正自一瘸一拐地往前走。

    “泓儿,你这可是怎么了?轻寒,到底是怎么回事?”王妃上前一步托住儿子的手,心痛得直掉眼泪。

    轻寒一路扶着元泓道:“今天永定侯爷见过靖王了,说了二世子与那伶儿的事,靖王爷一生气他就打了二世子。”

    永定侯?王妃有点倒噎气,心痛地看着元泓,连声道:“赶快把二世子扶到屋里。”

    李春娥一听是自己父亲告状这才连累得元泓挨打,心下又是愧又是悔,赶快迎上前去托住元泓的手腕道:“二世子,你没事吧……我扶你回房”

    元泓脸色惨白,弱弱地说了一句:“我没事,轻寒,扶我入后苑。”

    “你到后苑作什么去?”王妃又提高了声音“难不成你现在还要去找那个戏子啊?”

    元泓不语,王妃厉声道:“泓儿,你少来给我演这一出儿,你爹今天打你这一顿,看来还是轻了。”

    元泓叹了口气道:“娘若是嫌爹下手太轻,你自去叫他直接打杀了我便好,我去后苑只是图那里个清净,这个娘也要问吗?”

    话一说完,元泓就由着轻寒扶着自己的手,径自往后苑走,绕过长长的花径,一个娇柔的男子身影偷着凑过来一把挽了元泓的手扶着他一步一步地往回走,看那脸上的神色甚为温情关切。

    王妃打远处看到了这一幕,心中又是恶心又是恨恼,一时呆得说不出话来。

    “娘,你看看,你还说他不是……”李春娥又委屈得想哭。

    王妃气得直捋自己的胸口,愣了一会儿,这才道:“哼,他是不是真的断袖,可由不得他说……”

    “你伤成这样,可是怎么进来的?”杜若夕看着趴在榻上的男子,皱着眉头心痛得差点哭出来。

    “早说过了,你们杜府的院墙够低。”元泓倒是不以为然。

    杜若夕展了展眼角,坐到元泓身边,帮他把衣服展开一角,只看那后背上全是棍伤,左一道右一道的,青一道紫一道的,也不知道是下了多狠的手。

    若夕的眼泪忍不住又要流,嘴里又怨道:“伤成这样也不说涂个药,就这么直接往外跑?”

    元泓叹了一口气,苦笑着道:“我如今还真是得了毛病,这男人的手一碰我,我就浑身直起鸡皮疙瘩,连大哥给我上药我都受不了,又不想叫个女人碰,就只有来找你了,好了,赶快帮我把药给上了。”

    若夕哭笑不得,用手背拭了泪,将那药瓶子接过来,心地把他的衣服给褪了去,一点一点地给他的后背上药。

    他看着挺瘦,可是后背结实挺括,肌肉线条英朗,肩宽腰窄,若夕看着看着就有些脸红,不好意思地将那些伤口上的药都给上完了,又帮他把衣服拉好,嘴里怨道:“王爷打你,你却不知道向他解释几句,看这棍伤一道道的,他还真下得去手。”

    元泓坐起来给自己系好了衣服:“为了那伶儿,挨顿打倒也值了。”

    若夕嘟了嘴:“这么说话,还真是象个断袖了。”

    元泓冲着她挑了挑眉毛,故意一抿嘴角:“我是不是断袖,你试一下不就知道了?”

    “又说胡话!”若夕又恼。

    元泓一把搂了她,将额头与她抵了抵道:“我都被打成这样了,你也不说痛我一下。”

    若夕皱着眉毛看他:“几日不见这脸皮怎么又厚了?”

    元泓哭笑不得地叹了口气:“托大哥这个主意的福,京城如今是个人都知道我是个断袖,若是脸皮再不厚些,怕是都不好苟活于人世了。”

    这话说得可笑,可若夕听了偏是笑不出来,他向来是个少言寡语的,人前也不爱说话,有时故作憨态,也是为了在众人面前掩盖锋芒,眼前这一番番故意做态造势,招惹眼球同时又招惹了是非,其实都是为了自己能顺利进王府。

    想到这些,若夕就心口发痛,轻轻地抚了他的脸颊道:“泓郞,顺势而为即可,万不要太拿捏了自己。”

    元泓将她的手托在唇间一吻,默默微笑着又不说话。

    若夕将头靠在他的肩膀上,心里越来越安稳。

    “最近杜府一切都好吗?”他问她。

    “嗯,里里外外的事情都打理齐了,下人们得了规矩管起来也容易。只是眼下父亲的身子还不太好。”

    “慢慢调理着吧,会好起来的,那个毒妇如今如何了?”

    说到秋氏,若夕又怔了怔,道:“我只每天叫人看住了她,饮食和用度上也没有苛待她,只是不许她随处走动,怕她到父亲面前惹着他生气。”

    “你啊,还是心底太善良,似这般妇人得着那样多的好处都不知道感恩,可见骨子里便是个不知魇足的,这样的人留着就是隐患,不如彻底将她降身为奴或者直接驱去府外干净。”

    “断然赶她走,怕是父亲那身子受不了,毕竟处了二十几年了。”若夕道。

    “嗯,傻丫头,记得照顾好自己。”

    若夕搂着他的脖了又勾了勾唇角,两个人又这么搂了一会儿,元泓道:“我该回去了,过几天再来看你。”

    “嗯……身上有伤,走路心些。”

    **

    靖王爷打了元泓一顿又不解气,过几日不知道是在外面又听了什么难听的话,晚上下了朝又追到园子里要与他再理论一番。

    王妃嘴里说着儿子该死该打,可是眼看着王爷又发了牛脾气,也赶快去拦。

    “你且拦着我作甚,我就今天打死了这个畜牲,叫他好的不学,却学着狎妓养官儿了。”

    王妃当即就啐了一口:“胡扯些什么?养官儿是养官儿,几时狎过妓?你这个当爹的胡骂,叫外人听了去,你儿子这名声也就再臭上一笔了。”

    “我呸!”王爷把手里的大棒子一掂道“哪怕是狎了妓也比这断袖的名声强。”

    王妃哭笑不得,只得一味劝道:“行了,王爷,你也别恼,左右不过是个伶儿而已,眼前泓儿护的是挺紧,等过几日我们偷着将他赶出去便好了,眼下您也消消气儿,可别再让气伤了身子。”

    “偷着赶?我何故要偷着赶?我这会儿就把那伶儿抓出来,一把掐死了事!”靖王爷这牛脾气一范,二话不说就往后苑里面冲。王妃自己拦不住他,赶快叫几个下人跟着他,切莫叫他一会儿伤着了二世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