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之名门嫡秀 第092章 争执

时间:2018-10-22作者:轩公子

    “二傻子,你竟然敢打我?!”六王爷爬起来,跳着脚挥拳就照着元泓冲过来。

    元泓护着芳官躲了两下,一不留神这衣服的前襟就被六王爷抓在手里用力地一扯,袍角翻起,露出里面的半截腰带来。

    六王爷直了眼睛盯着那腰带上的荆棘花纹饰,回头瞪了瞪芳官,又看了看元泓,一声怪叫:“你们连这腰带都要系成一对儿了?”

    元泓把他的手往旁边一甩,别了脸不说话。

    元泓身后的芳官吓得缩着脖子不敢吭声,脸上又是惊又是羞好象还有一抹喜。

    六王爷的脑子彻底被气得脱了线,拍着大腿就号起来:“我说芳官啊,昨儿你服侍爷的时侯,爷还夸你这腰带子好看呢,没成想连这腰带你都要系和他一样的了,你还说你这心思不是随着他去了?啊哟,我说你这个没良心的贼啊,你亏了爷这么痛着你宠着你了啊……”

    六王爷兀自张着嘴大号,丝毫不顾周围围的人越来越多,元泓连尴尬带恶心,转身就要往门外走。却被芳官一把拉住了袖子,一双美目盈盈含泪地盯着他道:“爷,要走,你带着奴儿一起走。”

    元泓还没有说话,六王爷已经冲了过来,一把拉了芳官的袖子连声道:“芳官,你别走!你可不能走,你可是爷爷我的心肝宝贝儿啊,爷我从来没对哪个人这么在意过,你要走了,爷这个命可就没有了哟……”

    六王爷舍了脸面不要命地来扯芳官,芳官只一心想要随着元泓去,一边硬要挣了六王爷的手,一边双手死死抱住元泓的胳膊娇声道:“爷您便放了奴家去吧,您对奴家的好,奴家心里记得,可是奴家这个心已经随了二世子去了,您可别再难为奴家了……”

    “不行,我不放,我死也不放。”六王爷半吊子脾气发作,死死地抱住芳官就是不撒手,任是什么人劝都不行。

    芳官是一心要跟着元泓,只用胳膊死死地抱着元泓的手臂,这会儿是怎么说也不行了。

    不一时三个人就扯成一团,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

    突然人群之中传来一声暴喝:“泓儿!你这是在干什么呢?!”

    只见王妃领着春娥并一帮下人推开人群走了出来,瞪着元泓怒声骂道:“泓儿,你怎么在这里胡闹?”

    六王爷一见王妃过来,立马象是得了救星一样,一边死命扯着芳官一边大声嚷道:“啊哟,靖王妃您来的正好,您来给我评评理,这是我养的官儿偏要跟了您儿子走,天底下哪儿有这样的道理啊!”

    芳官此时也急了眼,一边死命挣着六王爷的手,一边娇声哭道:“哪个是你养的官儿的,只你在这里捧了我几场罢了,我感念着您的恩情,也拿这身子服侍过您,还了您这份情了。这位爷英俊潇洒的,我就是一心爱着他,偏生他也一心爱着我,您就算是可怜我一下,成全了我们行不行?”

    王妃听了他们两个人说的话,连恶心再生气头晕眼花得几乎就要晕倒,李春娥赶快从后面一手扶了王妃,又拿一双眼睛看向元泓,只等他自己开口来解释。

    偏元泓就是红着脸只由着身边的两个人一味拉扯,却是垂着眼睛偏着头一言不发。

    王妃气得几乎吐血,用手指着元泓骂道:“泓儿,你这逆子,还不赶快松了那戏子,赶快随着娘回去?”

    元泓将手扯了几下,偏那芳官只一味地拉他拉得紧,死活就是不松手,元泓满脸无奈地看了王妃一眼,声嗫嚅道:“我……他……”

    王妃气得抓狂,冲着身后的人一声厉吼道:“你们几个还站着干什么?还不赶快把那个戏子给我扯到一边儿去。”

    几个王府的下人一起上前,把那芳官死拉硬扯地从元泓的胳膊上掰下来甩到一边,救了元泓就往回走。

    元泓走到王妃身边,垂了头叫了一声娘,王妃恨得直咬牙,跺着脚低声斥了一声:“还呆着干什么?还不赶快走?!”

    几个人挽着元泓出了园子,元泓回头看了一眼,只见六王爷象个螃蟹一样四肢用力把芳官整个人缠在怀里连声说道:“我的心尖儿,我的肉儿哟,你可千万别随着他去啊,爷往后一心痛你宠你,你可千万给我回心转意了吧,啊哟,我的心肝祖宗哟……”

    那芳官死活挣不过他,眼睁睁地看着元泓走远,哭得撕心裂肺的:“爷,我的爷……您可别走啊,您这一走奴儿也活不成了啊……”

    身后吵闹声不断,元泓垂着头跟在王妃身后,王妃气得肩膀发颤强撑着由李春娥挽着上了车,还是气得身子直打晃。

    李春娥回头看了丈夫一眼也不多话,只向下人们吩咐道:“你们几个好生服侍着二世子回去,切莫再让生事了。”

    元泓呆着脸低头站着一言不发。

    王妃侧躺在榻上,捂着胸口直叹气。李春娥一边给王妃捶着后背,一边拿眼睛看向元泓,只盼着他能开口替自己解释。

    可是元泓只一味地呆着脸就是一声也不吭。满屋子人偏是没有一个先开口的。

    唐雅欣瞪大眼睛看着眼前这诡异的一幕,忍不住开口问道:“二世子,你真的为个戏子打了六王爷?”

    “欣儿!”元泓一声厉斥“不许乱讲话。”

    唐雅欣掩了口退到一边去,还是忍不住“扑”的一声笑了出来。

    元澈干咳一声,转了轮椅往前走了几步,道:“主母,您莫再伤心了,想来泓儿今天只是一时贪玩与六王爷闹了点误会而已。”

    王妃气得直摇头:“你只说他一时贪玩闹了误会,怎么不说这戏园子里那么多人,今天全都看着了,咱们家的嫡世子为了个戏子与人争风,这传出去,可叫咱们靖王府的人如何去见人?”

    元澈看了元泓一眼,有点不厚道地想笑,但还是强忍了下去,虎着脸冲元泓道:“泓儿,无论如何你惹的事情都不应该,还不赶快给主母道个歉?”

    元泓干咳一声,别了脸还是不说话,心里暗暗腹诽大哥,全是他出的馊主意,此时还要来装好人。

    元澈又干咳了一声,提了提声音道:“泓儿!我和你说话你听到没有?”

    “嗯。”元泓含糊了一声,道“娘,我下回……不会了。”

    “下回!你还敢说有下回!你……”王妃气得直了身子,用手指指着元泓的脸大声骂道“你给我说清楚,你和那个戏子到底是怎么扯到一起去的?你和六王爷又是如何起了争执的?”

    “孩儿只是……喜欢听他的戏而已。”元泓答得云淡风轻。

    王妃把身旁的案几一拍,利声骂道:“混仗!你当为娘的眼是瞎的?你哪一回听戏不是强撑着精神头儿去的?戏听了一半人都快睡着了,此时单独去找他,还说是为了听戏?”

    唐雅欣又忍不住“扑”的一声笑了出来,看到满屋子人的表情又强忍了笑,低头看向自己的鞋尖。

    元泓偏着脑袋继续不说话。

    元澈赶快劝道:“主母,泓儿说了他只是一时贪玩而已,怕是被别人给误会了。这件事情咱们也不必再做深究。主母今天您也累了,雅欣,还不赶快和春娥一起早点服侍主母休息。泓儿,适才父王还找你呢,你今天回来的早,有封文书没有看,你这会儿去南苑问问父王文书里的细节,许是和城防有关的呢。”

    “是。”元泓得了个台阶,赶快施了一礼走出门去。

    这边唐雅欣和李春娥也赶快连哄带劝地服侍着王妃休息。

    回了房,元澈自脱了衣服去净房洗潄。

    李春娥将王妃服侍好躺下了刚一回房,进门就看到床边的案几上放着个碧玉的头簪,一旁的椅子上和着衣服搭着一条绣着荆棘花的腰带。

    想起来白天看到的那个伶儿头上的那个簪子,竟然和元泓头上这个是一对儿的,正是前几日他叫人送到府里来的那一对儿。再看这腰带上绣的粉色荆棘花儿,想起白天六王爷骂芳官的那几句:“昨个服侍爷的时侯,爷还说你这腰带子好看,原来竟然是和他系的一样的。”

    李春娥感觉到后背重重地翻起了鸡皮疙瘩,怪不得元泓对男女之事没有兴趣,难不成他真的是有这龙阳之好?

    看看白天那芳官哭着喊着死活要去跟了他的样子,明明是对他痴情的要命,他若不是对那芳官也存了心思又何故要与他戴一样的头饰系一样的腰带?难不成他们两个……

    李春娥想到这里,只觉得胸口一阵阵地憋闷发堵,适才在王妃面前自己还是强撑着不多说话,只等着丈夫亲自解释,可他就是不肯开口,若不是心里果然存着事情,他何故连一句解释的话也没有?

    想到这里,李春娥的眼眶就湿了,难得自己对他一往情深,原想着自己对他百般体贴服侍,慢慢地就能将他那心思掰回来了,到了今天才知道,原来他是个这样的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