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之名门嫡秀 第090章 一对男士长腰带

时间:2018-10-22作者:轩公子

    “唔……”六王爷斜着一双富贵金鱼眼看向芳官,嘴唇一翘问道:“怎么了?芳官,我适才听人说你不舒服,连台都上不了了?”

    芳官低头道:“承蒙爷您惦记着,适才一阵心头火,痰堵了嗓子,怕是今天唱不成了。”

    “哟?一阵心头火?可是为了什么啊?你走近点,叫爷替你看看。”六王爷一边说一边就伸着手冲着芳官走过去。

    六王爷身量不算高,却肩膀宽厚,人也壮实,见芳官想要躲,伸出手就要来抓他。

    “啊哟,爷!”芳官一把掩了自己的领子,红着脸道:“大白天的,爷您开什么玩笑呢?人家这都倒了嗓了,您还逗人家。”

    六王爷看他恼得娇柔可爱,倒是比那女子还多了几分妩媚劲儿,不由得又邪邪地一笑,将手里那把折扇往后腰一别道:“爷哪儿是逗你啊?爷这是心痛你,来,把你那嘴张开来给爷瞧瞧,却是哪里倒了嗓了?”

    芳官一个闪身就往一边躲,六王爷左右扑了两回扑不到,渐自的就没有了耐性,沉着脸骂了一句:“芳官,这是干嘛呢?给你脸了是不是?别忘了,是爷捧的你。这一时倒是会给爷端起来了,给爷过来服侍着,唉,我说你听见没有?”

    眼看着六王爷板了脸,芳官也不敢多倔,呆着脸正要凑过去。只见一个厮急忙忙地跑进来,冲着芳官道:“角儿,适才一个爷找你呢?问你下一场还唱不唱了。”

    “哪一个啊?”六王爷不耐烦地应了一声,又把手冲着芳官的脸蛋摸了过去:“告诉他,角儿倒了嗓,今儿个不唱了,单陪着爷我聊天儿呢。”

    芳官一闪身子问那厮道:“是哪个爷找我?”

    “说是靖王府的。”那厮答道。

    芳官眼睛一亮:“你只与他说一句,下一场便是我的戏了,叫他别走……六王爷,下一场就是我的戏了,我这会儿得先打扮一下去。”

    六王爷脸色一变,道:“适才不是还说倒了嗓吗?这一回又要唱?”

    芳官赶快陪了满脸的春风道:“适才是倒了嗓,这不是陪着爷您聊了一会儿就好了吗?来捧的都是客,我也不能让人家干等着不是?爷,您不是也最喜欢我这出《游园》吗?怎么了?今儿个反倒不想听人家唱了?”

    芳官故意把嘴一嘟,半嗔着笑道:“奴家这一回就是特地给您唱的,您还不许了?”

    六王爷闻成此言,脸色略缓,把手一摆道:“去吧。”

    芳官欢天喜地地上了台,抬头一看雅字阁里那位芝兰玉树般的君子,心下喜不自胜,将那浑身解术使出来,拼全力唱了一出好戏,直惹得台下喝彩不止。

    雅阁里的元泓还是照旧手托着下巴,强撑着不叫自己睡着。台上那位阴柔娇美的男子兀自有意无意地将眼神照着他瞟过来,元泓心下哭笑不得,一偏眼神却见一旁的雅阁里有一对不怀好意的眼睛,暗暗地斜了自己一下,便又向着一旁看去。

    元泓低下头,用个茶杯子掩了口,表面不动声色,心中却暗道:大哥的话果然不虚,原来老六还真是有这个包伶儿的喜好,好好的天家子弟竟然断袖分桃……想起断袖分桃几个字,元泓心底又止不住恶寒。

    芳官这一出戏唱得精彩,底下的人打赏不断。

    伙计到了六王爷的雅阁里,六王爷不动声色地将一锭大银一甩,引得那伙计大喊:“天字阁内有厚赏喽。”

    台上的芳官向着六王爷的方向一笑,弯脸福了福。

    待到伙计进了福字阁,元泓低头想了半晌,咬了咬唇,苦笑着将个黑檀匣子放在了托盘上。那伙计惊了一下,道:“爷,您这是赏的什么啊?”

    元泓不说话,暗示那伙计将匣子打开。

    伙计将匣子打开,里面是一只上好的碧玉男士发簪,玉质温润通体莹亮,一看就是上好的货色。那伙计惊得眼前一亮,大声道:“福字阁的爷也有厚赏喽!”

    台上的芳官掩口一笑,眼尾微撩,冲着元泓又是弯腰一福。

    元泓的后背上又是出了一层鸡皮疙瘩,强忍着干呕又开始喝茶。余光中瞥着天字阁里那一位的眼神更加狠毒地削了过来。

    **

    若夕将案子上香炉里的香料拨了拨,叫那香料燃得均匀了,又将油灯上也添了点油。

    元泓从帷幕后面走出来,慢声道:“常日里总是见你绣东西,怎么却象是老绣不完一样。”

    若夕笑着应他:“多绣点东西手就灵了,心思也就活泛了,要不然常日里总是闲着作什么?’

    “我要的东西,你可给我绣好了?”元泓一翘嘴角。

    若夕脸色一红:“哪有个大男人叫我给你绣这个的?你常日里都不讲究这些的,如今这偏生是怎么了?”

    元泓照着她的下巴上一拂,佯怒道:“又在偷懒?故意不给我做的?”

    若夕抿着嘴一笑,从一旁的妆匣里取出两条男子的长腰带来递到元泓手上:“按你要的绣好了,我且看你怎么系在腰里去。”

    元泓将那腰带托在手上,对着上面绣着的粉色荆棘花纹仔细地看了一会儿,突然自己也感觉好笑,暗自背过身去偷着笑了一会儿。

    若夕看不懂他的神色,便取了一个大帕子将那两条一模一样的腰带包了替他装到怀里:“你可仔细收好了,要是丢了,我可不再给你绣。”

    元泓握了她的手道:“这阵子我没过来,你这边还好吧。”

    “放心吧。”她随手帮他展了展衣领“府里的一切都好,如今秋氏在偏苑里,我也不叫她再入内宅了,父亲如今病成这样,怕是见了她又要添气。”

    “嗯,这样也好,似这般毒妇,一放出来怕是又会惹事,杜老爷的情形,如今也是不能再生闲气了。”元泓道。

    “你那府上如何?”若夕问道。

    元泓眼珠子一转,故意逗她:“你是问我娘,还是问她,还是问我和她?”

    “又来了?”若夕又垂了眼睛赌气。

    元泓赶快握紧了她的手:“都好都好,放心吧,我如今不与娘硬倔,也不给她难堪,却也不与她亲近,合府上下都好着呢。倒是你这边,只怕最近我一忙起来就顾不得你了。”

    若夕低着头想了一会儿,还是决定把那件事告诉元泓:“泓,有件事情我想告诉你,是关于我们府上多出来的那两万多两银子。”

    “哦?怎么回事?”

    若夕道:“前番时日,我找人去问那毒妇这些银子是怎么回事,初时她还不肯说,后来我叫下人故意饿了她几天,她这才说了。原来这些是她收的贿赂……”

    “哦?有这等事?”元泓心下一惊“杜老爷可曾参与其中?”

    若夕道:“我怕的就是这个,后来又连吓带逼的,这才算是问清了,早前是一个县丞的夫人找上了她,想叫她托着父亲在吏部走动一下,给安个职,后来这件事情没有央及到父亲,她倒是托着肖白给办了,中间收了人家两万两银子。”

    “唔……”元泓沉思了一会儿道“这件事情还真是不太好,别看这件事情是她托着肖白办的,可是人家当初可是求到了杜老爷的府上,万一哪天被人说出来,先牵扯的就是你们杜府,何况中间与对方联络的不是肖白本人,而是秋氏,秋氏又是杜老爷的正室妻子,万一扯出来,杜老爷的名声定然会先受损的。依着老爷子那个身子骨,是断然不能再有一点风声惹到他了。”

    “可不是。”若夕也急红了脸“我这几天也不敢和父亲说起这件事来,只一味地瞒着,可是这银子已经到了手里,事情也已经做下了,那银子放在府里不踏实,想要还回去都没有门路,可要把我给愁死了……”

    元泓想了想道:“依着我的想法是,你那些银子依着原样给封存了就好,这件事没有人提起最好,万一有人提起来,咱们再说对策,眼下我觉得还是先让杜老爷离了官场是非的好。”

    若夕低头不语。

    元泓又道:“如今杜老爷已经五十多岁了,又自大病这么一场,精力也有些不济,不如让他上疏一封病函,只说想先在家里养病多养些时日,朝里的事务都先不要去管。等把身子养好了,再把这件事情告诉他,顺便问他该怎么办。”

    “这个主意倒是也不错,只是父亲如何肯依?”若夕道。

    “那你就照这么给他说……”元泓附在若夕耳边又是低语几句。

    **

    “张阁老不见人?张夫人怎么会这么说?”杜老爷倚在榻上问道。

    “前几天我去看望姑母,原想着顺便再问侯姑夫一声,不想姑母说了,年底这帮子言官又到了瞎聒噪的时侯了,可把姑夫烦得不行,这几日也在家里躲病呢,饶是谁来了都说不见。”若夕一边把果子递到父亲嘴边一边道。

    “有这等事?”杜老爷奇道“我只说这几日病好些了就赶快回去呢,不想连张阁老都躲了,今年又有什么事情叫这些言官们好聒噪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