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之名门嫡秀 第086章 只唱给爷一个人听

时间:2018-10-22作者:轩公子

    想到这里,李春娥又偷着看了自己的丈夫一眼,看着那桂兰玉树般的英俊面容此时一旦放松下来,倒有了一股子世家贵公子的风流倜傥,心中不由得又喜欢了几分。

    两个人回了家,也没有多说话,当夜元泓宿在房里,只是躺在床上看书,看累了就又径自睡了过去。春娥也没有多说话,第二天清晨依样服侍了他穿衣洗潄用完早饭,便送他出了门。

    临出门前元泓又回过头来交待了一句:“我申时就回来了,你和娘准备一下,我们一起去看戏。”

    李春娥心里又惊又喜,高兴地应了下来。

    “泓儿说要去看戏?”王妃有点吃惊地看着对面的妆镜。

    “是啊,娘,他今天临走时特地交待我的,叫我和您说一声,申时左右他就回来了,然后就带着咱们两个一起去。”李春娥一边帮王妃挑着花簪在头上比量一边说道。

    “这倒是也新鲜。”王妃对着镜子笑道“这块木头啊,终是要开花了,我就说嘛,这男人啊就是开窍得晚,哪一时心犀动了,也就知道心痛自己的女人了。”

    “娘……”李春娥羞红了脸颊,翘着手指将一枚花钗比到王妃的发髻上来“娘,您看这个好不好看?”

    “好看,那就这个吧,还是我家春娥有眼光,这个花钗刚好就配了我今天这身衣服了。”

    李春娥甜笑着,将那枚花钗别在王妃的头发上,婆媳二人在镜子里相视一笑,似一对母女般亲昵无间。

    申时已过,元泓回了府,先到后宅里换了身衣服便到前堂来给母亲请安。

    “哟,泓儿,今天穿的可是绛红色的长袍啊?往常可从来没有见你这么打扮过。”王妃看着自己儿子今天这身打扮倒真是有点意外。这个冰山一样的儿子,往日里穿的衣服不是青就是白,向来素净得很,今天这绛红袍一穿,人倒是又多了几分精神。

    “怎么了?娘觉得我这么穿不好看?”元泓低头看身上那件绛袍,又快走了几步到镜子前面仔细端详着自己,身上那件绛红色长袍是暗纹吴中绸的,袍角又加了一只金线飞蝠作点坠,看上去倒也添了几份风雅俏皮。

    腰带是明黄色的玉,头顶那盏玉冠倒是平淡了些,元泓对着镜子看了一会儿,道:“你们把我房里那顶紫金冠拿来,貌似那一盏配这件衣服更好一些。”

    王妃看着自己儿子的这个样子有点哭笑不得,与李春娥二人相视一眼,都觉得元泓今天这个样子矫情得有点淘气了。

    不一时下人将那束发的金冠取了来,元泓叫人对着镜子给自己戴好了,又回头问向母亲:“娘,这样是不是更配一些?”

    王妃掩口一笑:“我这个当娘的早晚看自己的儿子都是好的,你倒不如问你自己的媳妇。”

    元泓冲着李春娥一扬眉毛:“春娥说说,我今天这身装扮如何?”

    李春娥也自掩了口笑:“夫君今日这身装扮是极好的,只是今天本就是看个戏,又不是去参加什么正统的大宴,夫君这样的打扮会不会太亮眼了些。”

    元泓兀自转了身,将嘴角一勾道:“亮眼方才是好的,时间不早了,赶快走吧,晚了怕是又会错过一场了。”

    一行人进了雅阁,戏已经开场了一半,今天演的果然是那一出千里送京娘。

    元泓眯了眼睛看向台上,向着身边的伙计问道:“这一出是谁唱的?”

    “回爷的话,”那伙计恭敬地答道“这唱生的是明官,这唱旦的是叶官,今天这两个角可是我们这里撑台面的人啊。”

    “唔……”元泓眼底似乎闪出一丝不悦“那芳官呢?哪一出戏是他唱的?”

    “爷是问芳官啊,他今天已经唱了两场了,眼下是已经没有他的戏码了。”

    “哦。”元泓眼里的失望更明显了。

    “这明官和叶官的戏也是极好的。”李春娥将那戏本子奉到王妃面前道“别看这个明官和叶官岁数都不大,却都是这梨园里的老戏骨了,这一出千里送京娘就数他二人唱得最好,一会儿娘您仔细听听。”

    王妃接了那戏本子笑道:“我这平日里都不爱听戏的人,往常也就是入宫陪着太皇太后看两场,要说这宫里的戏班子可是极好的,但是唱来唱去也就是那几出,我听着也就腻了,你说的这一出,我倒是没有听过,一会儿可得仔细听听,到底有没有你说的那么好。”

    李春娥将那戏本子掩了笑道:“可不是,往常我也曾随我母亲到宫里去,点来点去的,那宫里的戏文只有那么几出,也难怪,宫里的忌讳多,似这牡丹亭,西厢记,再如这送京娘都是不许在宫里演的,就连那长生殿也都一并触了忌讳,唱来唱去不还是就那几出吗?偏生是这戏园子里,什么样的戏文都让唱,反倒养出了不少好角儿呢,一会儿娘仔细听听,他们这唱腔又会和宫里的不一样了。”

    婆媳二人只顾着说话,却见戏台上鼓点一响,生角上场,果然一副清朗俊逸的好相貌,一亮相便引得满堂喝彩。

    李春娥手指台上道:“娘,你看,这个便是明官了,是不是好一副俊逸的举止,那相貌也是上等的?”

    “嗯,还不错。”王妃看着台子上的人点了点头道“还是不如我那儿子好看。”

    李春娥皱了眉:“娘今天是太高兴了,怎么说话也这么不择言来,哪儿有拿着世子爷和戏子比的?”

    王妃自知失言,赶快笑着打岔,一旁的元泓却将肩膀一耸盯着台上的生角轻笑一声:“戏子有什么不好?我倒是觉得戏子也都挺不错的。”

    王妃和李春娥都以为他是为适才那句话吃了心,赶快笑着打岔叫往戏台子上看。

    戏文唱了有一半,婆媳二人看得热火朝天,这宫外的戏果然是比宫里的要精彩不少,一回头却发现元泓不知道什么时侯已经出去了。

    王妃奇道:“世子爷是几时出去的?”

    一旁的丫环道:“世子爷出去有一会儿了。”

    “他没说干什么去?”

    “世子爷没说,奴婢只是听到他嘴里咕哝了一句芳官什么的。”

    “芳官?”李春娥奇道“适才不是说了,今天已经没有他的戏了吗?”

    “这个奴婢就不知道了。”

    “莫去管他。”王妃碰了碰儿媳的手道“许是今天的戏不对他的胃口,他坐得闷了便出去走走,唉,别说今天这段戏还是真好看,这个扮宋太祖的还真是要身段有身段要嗓子有嗓子,明儿个来咱们还点他的戏……”

    元泓出了戏园子直接就往后园走,一名厮迎过来拦在园子门口道:“这位爷,请止步,这里面是伶儿们住的地方,外人不得入内。”

    元泓干咳了一声,道:“那个叫芳官的可是住在这里吗?”

    “爷是找芳官啊?”那厮闻言将元泓从头到尾仔细打量了一眼,狐疑着道“您是他的……什么人啊?”

    元泓心下又是一股恶寒,顿了顿这才开了口:“我是来捧他的。”

    “哦。”那厮的眼神立时变得意味深长起来。

    元泓背过身将一枚银子往那厮手上一甩道:“替我传个话进去。”

    “是是是,爷您在这儿等着,我这就马上去,马上去……”那厮一转身跑得比兔子都快。

    不一时,一位阴柔美貌的男子便随着那厮到了园门口,柔声问道:“是哪位爷要来捧我啊?”

    元泓慢慢地转过身,看到眼前这个男子今天御了妆,那眉眼间依然是有着几分不阴不阳的邪媚,虽然看着有点别扭,但是不得不说,这男人的确长得很是好看。

    那芳官看了元泓一眼,低下头浅浅一笑:“这位爷,昨个儿咱们可是见过的?”

    元泓向前走了两步道:“昨儿个我听过你的戏,还不错,今儿怎么就不唱了?”

    芳官将粉色的袖口掩了掩唇角,妩媚地一笑道:“爷不知道,我们这些当伶儿的不能一直唱,一天唱个两场便是极限了,若是硬要唱下去,怕是要倒了嗓。”

    “哦?”元泓又向前走了一步,盯着芳官的眉眼看了看道“这么说,我今天是听不到你再唱戏了?”

    元泓的个子很高,芳官只到他的肩膀,此时芳官抬起眼眸照着元泓那张英俊帅气的脸上淡淡一扫,巧笑着道:“原来爷是想听曲儿啊?那就进来吧,奴家今天单唱给爷一个人听。”

    他的声音也娇得不象个男人,说完话就将手把元泓的手臂一挽,扯着元泓就往园子里走。

    青石径旁边一个圆石桌,面前一份瓜果配了几样茶点。一侧的芳官妩媚着身段,娇柔地抛起云袖,轻声唱道:

    “原来姹紫嫣红开遍,

    以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

    良辰美景奈何天,

    赏心乐事谁家院?

    朝飞暮卷,

    云霞翠轩,

    雨丝风片,

    烟波画船。

    锦屏人忒看的这韶光贱!”

    嗓音柔媚撩人心神,元泓用手肘支起自己的下巴,强撑着才不让自己睡着,那美貌的男子唱完了这段,上前款款行了一个礼,娇羞着问道:“这位爷,奴家唱得可还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