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之名门嫡秀 第062章 这对母子都太有心计

时间:2018-10-22作者:轩公子

    青苹守在门外,她们酒席还没散,就着忙要把所有的话悉数带给若夕,若夕倒是着实没有想到张夫人会来,心里暗暗吃惊,还没有继续开口细问,却见张夫人已经由两位丫环陪着进了自己的园子。

    “姑母……”若夕迎了出去,一把挽了张夫人的手就迎到了自己的房里。

    “若夕,这阵子可还好吗?”张夫人双手握着若夕的手问道。

    “我向来很好,姑母近来如何?姑丈也是和你一起来的吗?”若夕高兴得眼圈都红了。

    “一起来的,他这会儿在前厅与杜老爷说会儿闲话,若夕,你前番在王府……可见过王妃了吗?”

    若夕知道张夫人为什么这样问,低下头声道:“与姑母您猜的一样……”

    张夫人不再开口,眼底浮起一丝心痛来。

    若夕反手拍了拍张夫人的手背:“姑母不必为我担心,元泓他对我很好,从一开始我就没有存太大的心思,我可以慢慢来。”

    张夫人伸出手来替若夕捋了一下她鬓边的头发:“孩子,以前的事情,算是告一段落,以后再不会有人提,可是以后的路只怕也是不容易,你可一定要照顾好自己。”

    若夕将张夫人的手按在自己的脸颊上道:“姑母放心,我会照顾好自己的,将来我还要孝敬你和姑丈呢。”

    “好孩子,姑母哪里图你孝敬,姑母就盼着你过得好。”

    “姑母……”

    毕竟是在杜府,张夫人不便多停,若夕将张夫人送到门口这才含泪惜别,回到自己房里想起张夫人往日对自己的好来又不免垂泪,正自忧伤,却看到人影一闪,那个人从帷帐后面走了出来。

    若夕背过身子偷着拭了泪,低声嗔他:“又是这般神出鬼没的,一点声音都没有。”

    元泓走过来轻轻地偎住她的身子:“张夫人送走了?”

    若夕低头嗯了一声,突然心头一亮,抬头看着他的眼睛问:“张夫人今天过来,是你安排的?”

    元泓看着她微微一笑,淡淡地嗯了一声,把下巴偎在她的额角上舒服地叹了口气。

    那一天听说杜老爷给各府下了贴子,他就去找张夫人商量这件事情,虽然说是为了给若夕恢复名声来设的宴,但是秋氏是什么样的人他心里太清楚了,今天请张夫人来,一来防着那妇人当众雌黄,二来也是逼着她把当初污蔑若夕的事情一一说清楚。

    今日一看,张夫人果然不负所托。

    若夕心头一热,娇声怨他:“你早就有了谋划,怎么也不提前来和我说一下?适才听说秋氏又在众人面前信口胡说,真是气得我不行。”

    “傻丫头。”他笑着抚了抚她额边的碎发,心中暗道:我既然有心要恢复你的名声,这些事情怎么可以不考虑在前面?

    他永远都是这么淡淡的在暗地里替自己谋划,若夕看着他突然心头一暖,忍不住抬头在他脸颊上亲了一下。

    元泓明显愣了一愣,这么久了若夕可是第一次这么主动亲他。

    他勾了勾唇角,搂着她的手臂又紧了紧:“到了明天,京城贵圈里的人就全都知道你离家的来龙去脉,至于秋氏的为人大家心中也都有了判断,今后她再敢胡说什么,张夫人和我断然都饶不了她,你从今以后都不必再惧怕她那张嘴。过几日,我会再去求母亲成全我们。”

    若夕眼底一黯,她直觉感到这件事情不会简单,但是如今元泓心头正热乎着,自己当然不能给他泼凉水,于是低下头轻轻地嗯了一声,道:“王妃如今心里解不开这个结,我这个名声也是刚被洗清了,你只与王妃好好说一说,千万不要逼得她太紧了。”

    他心底一软,伸手抚了抚她的头发,想起唐雅欣说过若夕是被母亲赶出门的话心中又是一痛。尽管这件事情后来没有得到任何人的证实,但还是在他心里起了梗,娘真的曾经这么对待若夕吗?她的心里到底是有多厌恶她?

    若夕,以后我不会让任何人为难你,谁都不行,如今你的名声已经被洗清,我明日就去和母亲说明一切,早点把你迎娶过去。

    看他不说话,她静静地偎上他的肩膀:“泓,别让自己太累了,有的事情本就急不得。”

    元泓伸手抚着她的脸颊:“这几日王府事儿实在太多了,所以不能及时来看你,我在帮着父王谋划为西凉请兵的事情,还要张罗着大哥的婚礼……”

    “婚礼?”若夕有点奇怪“陛下不是刚刚下旨赐婚吗?怎么这么快就急着要举行婚礼了?”

    “因为安国公催得急。”

    想起来雅欣逼安国公的话元泓又想笑,也亏得是雅欣这么烈的性子,硬是把大哥那样的人也给暖热乎了,确是把安国公那样的人也给逼得就范了。

    元泓自顾自地斜着嘴角笑,抬眼看到若夕正在看自己,眼神脉脉。

    “王府里里外外那么多事情要你忙,你要自己注意身体,不用担心我。”若夕说。

    元泓捉住她的手腕,渐渐的又热了眼睛。

    若夕被他看得身上发软,用手掌推了推他的胸口:“二世子早些回去吧。”

    “哦?”元泓勾唇一笑,垂眸看着她的眼睛就是不肯动,她羞红着脸,照着他的脸颊上轻轻地吻了一下,他这才满意地一笑又从窗子里跃了出去。

    “哀家的身子一到这个季节就是这个样子,也亏得你天天往宫里面跑着照应,府上这阵子事情那么多,你哪件不得支应着?往后有事情忙了,就不必再来看顾我这个老婆子了。”太皇太后倚在榻上,将一块丝帕掩着口。

    “太皇太后说哪里话呢,我这府上的事情再忙,哪里有您的身子要紧,听说济州府福寿堂的梨膏子做得好,我特地叫府上的人去买了来,一会儿拿给太后尝尝。”王妃一边给太后轻轻地捶着背一边说话。

    太皇太后微微一笑:“这帮孩子里面啊,就数你最有孝心,人又仔细又能干,她们几个啊,全都赶不上你。”

    王妃有点不好意思地垂了头,一旁的惠太妃就笑了:“这话若是太皇太后说了别人,我们这心里面可是一万个不服气,可这话说了靖王妃,我们几个可就没话可说了。靖王妃身居宫外,有了什么好东西,都要及时给孝敬上来,自从知道太皇太后身子不好,便日日进宫里来请安,这份孝心,实在是难得的很。”

    王妃抿嘴一笑,抬眼和惠太妃的眼神微微一碰:“我这常日里再有这个心,也不能时时事奉在太皇太后身边,倒是姐姐您几位常日里不离左右的,可不是比我尽了十倍的力都不止呢。我这个会使巧劲儿的,在太皇太后面前反倒得了脸面不是?”

    一句话说得满屋子人都笑了,满屋子的人都是有了点年纪阅历的,各有各的贵气稳重,表面上是打趣,实则相互之间的面子也给拢了,想说的话也不知不觉就可以圆了。

    惠太妃道:“听说靖王府上最近有件天大的喜事?”

    王妃就笑了:“可不是,安国公的女儿雅欣马上就要下嫁我们大世子了,这几天我这忙叨叨的就在张罗这件事呢。”

    太皇太后笑道:“这个雅欣,从我就看出来她是个有福的,大大咧咧的性子,生得又美貌,加上她爹娘一味宠着她,这胆子也向来大得很,娶了这么个儿媳妇上门,以后可有你这婆婆受的了。”

    靖王妃笑着逗趣:“太皇太后您这是吓唬我呢?您别忘了,她可是我看着长大的,她那个性子我要是管不住,可是什么样的儿媳我也不敢娶了。”

    惠太妃笑道:“太皇太后这是打趣你呢,要知道越是这种性子敞亮的女子,越是好相处的,就怕那种表面看着好看,骨子里尽是心眼儿的,迷惑着自己的男人尽挑着给婆婆家惹事儿,那才一百个麻烦呢。”

    王妃低着头不说话。

    太皇太后呷了一口茶道:“这澈儿的事情定下来了,泓儿的事情又该如何办?你这个当娘的可有什么主意没有?”

    王妃还未开口,一旁的惠太妃又插了嘴:“泓儿可是嫡世子,澈儿都娶了个公主,那泓儿娶的女子身份可万不能低了去。”

    “有道理。”太皇太后放下杯子来轻声道“将来你家泓儿可是要世袭爵位的,他的正妻身份定然不能低,哪怕不是个公主,也最少得是个郡主,这才配得上他的身份和门第,你们这常在贵妇中走动的,留意着谁家有合适的姑娘没有啊?”

    王妃笑着看向惠太妃:“太皇太后都发话了,惠姐姐您还要把您家里那个如花似玉的外甥女给继续藏着不成?”

    看到太皇太后疑惑的眼神,王妃又笑着说道:“太皇太后您是不知道,惠太妃的亲外甥女李春娥生得那叫一个花容月貌十分招人痛的,人品也贵重得紧,今年已经十六岁了,尚未许下人家,我看中了人家的家世样貌,前几天和惠姐姐商量着让她给我说合说合,惠姐姐还给我打哈哈呢,您老人家可来给我评评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