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之名门嫡秀 第055章 回杜府

时间:2018-10-22作者:轩公子

    秋氏作出一副苦口婆心的表情来:“三姐,你是铁了心的要给二世子做妾吗?连咱们杜府上下所有人的脸面都不顾了?唉,一个女孩子,哪儿能这个样子啊?”

    若夕咬着嘴唇不答话,秋氏却又将眼睛瞄向王妃。

    王妃到底是有些不耐烦了,垂下眼睛冷声道:“千金姐拼命要作妾?这也算是人间奇闻了吧?今天本宫心情好,就当着你母亲的面好好教一教你。”

    王妃将手里的杯子往案几上一顿,冷声道:“自古以来,贵族世家的妾也是分上几种的,这第一种,便是由长辈亲自赏下来的妾,这种妾被称为贵妾。入了门就比别的妾有脸面,平日里见了妻可以不行大礼,简单施礼便可。

    这第二种,是为了给贵门世家延续香火而从家世清白的人家接入府里的妾,这一种是为良妾。算是比奴婢高上一等,见了主母还是要跪地施礼,以示尊卑。剩下来的还有一种……”

    王妃故意顿了顿又道“这一种就是由主家从歌坊娼僚里买回来的,颇有几分姿色却又声名狼籍的女子,她们这种人就叫作----贱妾,一辈子都要背着个贱名为奴为婢。杜姐,若您一味地赖在我府上不走,请问您觉得,您会算是哪一种妾呢?”

    这话很明显是在拿着自己和那些贱妾相比,以王妃的身份,说出这样的话来,可算是不堪入耳了。

    杜若夕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这么招惹王妃讨厌,一时之间委屈忿恨一起占领了整个身心,饶是再坚强的女子也撑不住了,她不由得倒在地上哀哀恸哭起来。

    其实杜若夕不知道,王妃并不是讨厌她,而是从骨子里面恨她。

    当她亲耳听到儿子为了这样一个女子愿意放弃爵位的时侯,她已经在心里恨死了这个叫杜若夕的女人。

    儿子的爵位可是王妃用自己的性命冒险换来的啊。就为了这样一个女人,儿子竟然说要放弃它。

    不!这个女人是个魔鬼,她一定会毁掉儿子的全部理智,哪怕我现在撕破脸面也一定要将她逐出门外,杜若夕,你一定不能进我王府的大门,一定不可以……

    哭得全身瘫软的若夕被两个丫环搀扶着上了杜府的马车。

    马车外面,秋氏拉着奇嬷嬷的手连声道谢:“我们家若夕在王府这么些天,真是给府上添麻烦了……啊哟,奇嬷嬷说哪里话呢?女这么不懂事,怎么会不添麻烦?改天我定然要带着杜老爷一起上门道谢的……一会儿还请奇嬷嬷再转告王妃一声,今天的事情真是谢谢她了,要不是她亲自开了口,只怕我一个人怎么也劝不动这个孩子回家……”

    杜若夕听着秋氏在外面说出的这番话,心痛得已经连眼泪都没有了,她现在不惦记别的,只惦记万一元泓回来找不到她会不会着急,怪她言而无信。

    “元泓……元泓……”若夕抱着自己的肩膀止不住失声痛哭。

    车帘一闪,秋氏由丫环扶着上了车,大喇喇地坐到了若夕对面。

    若夕止了眼泪,转脸看向窗外。

    秋氏淡淡地看着她,终于抛开了伪善的面具,嘴角浮起一丝冷笑来:“看来三姐挺不招王妃待见啊?”

    若夕咬唇不语。

    秋氏垂眼看向自己的手指,慢声说道:“若夕姐几时变得这么从容大气的?被人当面拿着与娼妓相比也能无所谓了?唉,我就奇怪了,到底这王府的二世子给你说什么了?让你就这么死心踏地地等着他?哪怕当众受此折辱也不肯走?”

    杜若夕不但闭上嘴唇,连眼睛也一起闭上了。

    秋氏笑了:“啊哟哟,三丫头啊,不是我说你,作为一个女人,脸面最为重要,你一个千金姐上头上脸地贴着人家一个大男人,初时会让他新鲜几日,可是过不了多久他也就会腻烦了,到了那时,你在他眼里可就真的什么都不算了……”

    “是吗?”若夕突然睁开眼睛冷冰冰地说道“这些话,夫人早该去和二姐姐好好说一说的吧?”

    秋氏的脸一下子涨得通红,若夕淡淡地看着她继续说道:“当初杜颜夕主动脱了衣服勾引肖白的事情,难道不是夫人您亲口授意的吗?”

    秋氏恼羞成怒,把手一扬就要照着杜若夕脸上打,若夕一伸手将秋氏的手腕握住,冷着眼睛逼视着她:“夫人忘了吗?你可是这京城贵人圈里出了名的慈母啊,万一一会儿别人看见我这一下车,脸上就多了点伤,您这慈母的名声可就要受损了!”

    秋氏被噎得声结,强咽了气将脸转到一边,铁青着面孔再也说不出话来。

    唐雅欣坐在花园里等了半天,却不见杜若夕来,向着身后的丫环问道:“姨母这是叫杜姐说什么去了?怎么这么半天都不回来?”

    丫环噤了声不敢答话。

    唐雅欣有点奇怪,再次追问道:“怎么了?难不成她们两个要聊什么秘密的事情,故意不叫我知道?”

    丫环想了半晌,这才怯着胆子说了一句:“杜姐适才被她主母接走了,说是她主母不同意她给二世子做妾。”

    唐雅欣吃了一惊,忽地一下站起来抓住丫环的手臂连声问道:“你说什么?若夕她是要给谁做妾?”

    丫环吓得颤了声,将适才在前厅偷听到的一切告诉了唐雅欣,唐雅欣听得直了眼睛。

    “那个杜姐一心要给二世子做妾,可是她母亲不允,于是她就跪地不起,是王妃把话说得很难听这才逼得她走的……”

    唐雅欣脚底下飘飘忽忽地就往园子外面走,心中又是委屈又是愤怒,原来若夕也是爱着元泓的,为什么她从来不肯告诉自己?自己曾经不止一次和她说过自己喜欢元泓,为什么她还要和元泓在一起?还要一心给元泓做妾,杜若夕,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你到底有没有拿我当朋友?

    “大世子最近觉得腿上怎么样?有没有感觉好一些?”鱼叟问道。

    “药浴再配上针石疚治的确是起了不少作用,尽管眼下感觉下肢还是有点麻木,但是气血好象流通了不少。”元澈道。

    “嗯,不错。”鱼叟点了点头,转手拿了一个大酒瓮放在桌子上。

    “五毒蛇泡的百花酒,药力强劲,可以以毒攻毒,大世子可以每天喝一些,对畅通气血会有好处的。”

    “神医费心了。”元澈双手接了那酒瓮子道。

    鱼叟咧嘴一笑,也不说话,大喇喇地出了门。

    五毒蛇?百花酒?听着这个名字倒是很厉害,元澈将酒瓮打开,给自己倒了一大杯出来,闻一闻味道,倒也香甜,不似那毒物百虫的腥浊之气,倒是百花的香味很是浓烈。

    元澈尖着嘴唇尝了一口,味道还不错,入了喉便似通利了百窍一般。

    这般好酒倒也不可多得,等泓儿回来与他一起尝尝,话说他现在走到哪儿了?按说早该到家了吧?

    元澈又给自己倒了一杯,刚要再尝一口,身后突然伸出一只手来一把夺了杯子倒进自己的嘴里。

    “躲着喝酒也不叫我?”唐雅欣把空杯子往桌子上一顿“嗯,挺好喝的,再给我倒一杯。”

    元澈皱了眉:“这是药酒,不能乱喝的。”

    “药酒我也要喝,快点给我倒。”唐雅欣向来不讲理。

    元澈无语,又倒了半杯给她:“怎么了?有心事?”

    “嗯。”唐雅欣仰着脖子一饮而尽,长长地叹了一口气道“你被朋友骗过吗?”

    “没有。”元澈答得很干脆。

    “是因为你没有朋友吧?”

    “对。”元澈嘴角一翘。

    唐雅欣哑着嗓子又给自己倒了一大杯:“可是我有朋友,我一直那么信任她,可是没有想到,她竟然背着我爱着我喜欢的男人。”

    元澈不免失笑,眼看着唐雅欣又喝了一大杯,又在伸手去抢那个酒瓮。

    “别再喝了。”

    唐雅欣虎着脸瞪他:“几杯酒而已,何必这么器?”

    元澈摇了摇头:“其实,他们两个本来就是一对儿,只是眼前刚挑明了而已,你又何必介怀?”

    唐雅欣有些吃惊:“你知道我说的是谁?”

    “你说的是若夕和泓儿对吗?”

    “大木头,有的时侯你真的不该这么聪明。”莫名其妙的,唐雅欣就红了眼圈,把下巴放在手臂上直着眼睛看手里的杯子。

    元澈有点于心不忍,抬手倒出两大杯酒来,一杯递给唐雅欣:“来吧,我陪你喝一杯。”

    唐雅欣抬手抹掉自己的眼泪,声咕哝了一句:“我并不是说她不能去喜欢他,只是她不该瞒着我,我把自己喜欢的人告诉她了,她为什么就不肯把喜欢的人告诉我?”

    这算什么逻辑?元澈真是不理解。

    “并不是所有人都喜欢告诉别人自己喜欢谁,有的时侯人们更喜欢把自己喜欢的人藏在心里,不让别人知道。”

    唐雅欣有点听不懂,托着腮帮子冲着元澈眨了眨眼睛:“大木头,你会吗?”

    “会什么?”元澈喝完了杯子里的酒又给自己倒了一杯。

    “会有喜欢的人吗?”唐雅欣冲着她眨了眨眼睛。

    “唔?酒不错,赶快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