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之名门嫡秀 第052章 巧言令色

时间:2018-10-22作者:轩公子

    “虐待?”秋氏满脸错愕“老爷明鉴,妾身几时虐待过三姐啊?妾身向来待她如同己出,怎么舍得去虐待她?”

    “哼哼,好一个贤良的妇人啊。”杜老爷冷冷一笑道“你且和我说上一说,我家若夕现在她人哪里?”

    “她……她已经……”秋氏拿出帕子掩了脸,大声哭道“老爷您是知道的,前番若夕做了错事被您给罚了,从那儿以后她的心里就不畅快,总觉得没脸见我们。我前番解了她的禁足她也不肯出园子,这四下里丫环婆子可是都看着的,这个丫头性子倔,自己关了园子的大门不叫我们进,我几次三番去找她,她都不肯开门……老爷若是不信,只管把这些下人婆子们全都叫来,当场问一问我说的是不是实情?”

    不等杜老爷再开口问话,那几个婆子已经都上前了一步,七嘴八舌地道:“可不是,太太每天叫我们按时给三姐送饭,可是这三姐肚子里窝着气,这饭是吃得有一口没一口的,任我们再怎么劝也不理。”

    秋氏偷着看了杜老爷一眼,伸手抹了一把自己的眼泪,哭得更加委屈了:“饶是我在外面喊哑了嗓子,她只闭门不出,我又没有办法。原想着,这个孩子向来心气儿高,这一回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失了脸面,自然会一时想不通,待她过些日子气平了一些,我再好好去劝她。谁成想,那一天早上送饭的婆子把门一开,这屋子里干干净净的,却是连个人影都没有。我这才慌了神……”

    杜老爷冷哼了一声,道:“她不吃饭,你便由了她去?连个大夫都不知道给她请一个吗?”

    “老爷您这话可不是冤枉死我了吗?我这听说三姐不肯吃饭,就连着找了几个郎中过来给她诊治。奈何这三姐性子倔,不但不见郎中,还口中说着:我现在不想见人,你们全都出去,只叫我死了便好……”

    秋氏话还没有说完,早就又有一个婆子迈步上来应道:“可不是,我就可以做证,当时我看出三姐不对劲,赶快去禀了夫人,叫去请个郎中来,当时还有几位夫人也在场呢。”

    秋氏看了那婆子一眼,等着她继续说。

    那婆子会意,赶快添油加醋地说道:“当时那几位夫人还说呢,这孩子家不吃饭十有八九是家里人给娇惯得紧了,怕是饿她几顿她自己就开口吃了,范不上请郎中。我还听得清清楚楚的,夫人跟她们几个说:‘你们这几个全当是说别人家的孩子,饿着了你们不心痛,我家这个三丫头我可舍不得再叫她饿着,可一分也不许怠慢了,赶快请个好郎中去。’我这就得了令,赶快去请郎中过来,无奈这三姐性子太倔了,这郎中都到了门口她都不肯开门,只关着门呜呜地哭。我这才叫郎中回去了。”

    杜老爷听着面前这几个女人众口一辞,把话说得有鼻子有眼,心中倒有几分松动,脸上却还是绷得紧紧的,厉声问道:“你们几个可全都和我说实话,若是有人敢胡乱编排半个字,我定然剥了她的皮。”

    此话一出,惊得那些婆子们都低了头噤若寒蝉。

    秋氏赶快向前跪了两步,掩面哭道:“老爷心若明镜,我们这些妇人们能有什么见识,哪个有胆子敢来骗你?您若是真心不信,现在就乱棍将我们几个打死好了,反正三姐的事情,我是有莫大的责任,由着我心下这般自责着生不如死,倒不如直接死了干净!”

    秋氏一边说一边站起来就要往一旁的柱子上撞,被几个眼快的婆子死死拉住,这额头还是结结实实地撞在了柱子上,破了好大一块油皮。

    杜老爷心下微有不忍,却也没有开口去劝她,只皱着眉头厉声道:“我只叫你将事情给我原原本本地讲清楚,你何苦就这么要死要活的?我且问你,知道若夕走失了,你又是如何做的?难道就不曾派人出去寻她?”

    秋氏接了婆子们递过来的帕子按住额头,又自哭道:“发现这三姐不见了,当时就把我给惊得差点晕过去,看着这床上院子里全都没有打斗过的痕迹,若是有人入院行凶,这院里院外总该有些痕迹的吧?我虽然不敢开口说,心里却也狐疑,难不成是三姐她一时臊得离了家?丫环婆子们有叫报官的,可是这万一三姐是自己离家出走的,报到官府那里,闹得满城风雨的可不就折了咱们全府的体面?”

    秋氏额头上的帕子被血染透了,她把这个帕子随手扔到自己裙子旁边,又接了一块帕子捂住额头,继续戚戚哀哀地道:“我这一个女人平日里本就没有什么大主意,刚巧老爷您又不在家,颜夕大着肚子我也不敢去惊动她,身边连个可以商量的人都没有,只好派着下人们四处给打听着。后来听街上的人说,三更半夜的看到有个姑娘拿着包袱翻了墙,象是跟一个过路的商队走了。我心下寻思着难不成这就是三姐吧,这就赶快找了人四下里的打听着。”

    杜老爷黑着脸不说话,仔细思量着秋氏的话,却是一点漏洞也找不出来。

    秋氏捂着脑袋继续表演:“可是这人海茫茫的,我们又到哪里寻去?只得暗地里叫人四处打听,为了打听三丫头的下落,府上这段时日着实地没少花银钱,直到前几日,这才打听出来三姐她……她竟然已经……”

    秋氏捂着嘴角哭得泣不成声。

    杜老爷板着脸问:“若夕她怎么了?”

    “老爷,都是我不好啊,都是我这个当娘的做的不好,一个没有看住,这才叫咱家若夕死于非命了!”秋氏仰面大嚎。

    杜老爷不耐烦地看了她一眼道:“你这都是听谁说的?”

    “前几日一个船夫捎信儿过来,说是河边漂起一个女子的尸首,年龄身量也和三姐有点相似,我和刘管家赶快过去看了,这一见尸首才发现……那丫头身量与咱们家若夕相妨,只是那张脸也不知道是落水的时侯被什么东西给撞了一下,硬是血肉模糊的什么也看不清了。我这当时吓得就差点晕倒,给了那船家足够多的银子,高价从那船家手里将尸首买过来,如今装敛整齐了,就等着老爷回来您再看她一眼,我们再给她下葬!”

    “什么?”杜老爷眉头一皱,满脸嫌恶地问道“你把那尸首给买回来了?”

    “是啊,三姐她……”

    “还不赶快把她给抬出!”杜老爷气得直拍桌子“没来由的做这么晦气的事情,随便买了个尸首就回来,那尸首在哪儿呢?赶快给我抬出去!”

    “老爷,您这是……”秋氏睁大眼睛故作不解。

    杜老爷咬着牙道:“我们家若夕活得好好的,一点事儿都没有,你从哪儿弄个尸首进宅子的?还不赶快给我拿出去?”

    秋氏满脸惊喜:“如此说来,我家三姐她……她没事?”

    杜老爷脸色铁青道:“没事没事,她没事,你别再给我废话了,赶快的把那个……那个给我抬出去了!真是晦气!”

    身后的婆子们赶快跑着向门外招呼道:“快些叫上几个厮,把那尸首连棺材一起都给搬出宅子去,还有那停尸的地方也赶快给收拾干净了,咱们家三姐没事儿了,那个根本就不是咱们家三姐,快去快去!”

    刘管家带着一帮男丁去收拾棺木和尸首。

    秋氏已经折了身又跪到了杜老爷面前,仰着脸满目热切:“老爷适才说什么?三姐没事?老爷您是怎么知道的?”

    杜老爷叹了口气道:“我在路上遇到个故人,他告诉我说若夕如今在他府上,毫发无损。”

    秋氏心里“格登”一声,自己果然料得不错,这个丫头的确提前一步去告了自己一个黑状,幸亏自己早有准备。

    秋氏马上堆放出满脸红光,喜极而泣,双手合十胸前,流泪祝祈道:“如此这般,我便可以放心了,姐姐啊,你在天有灵,保佑我家若夕有惊无险。感谢姐姐在天有灵,感谢观世音菩萨,感谢姐姐……”

    秋氏拿着额头叩在地上,突然眼睛一翻,整个人软绵绵地向后倒了过去。

    杜老爷吃了一惊,赶快上前一把抱住她连声叫道:“秋儿,你这是怎么了?唉,你们几个都愣着干什么?还不赶快请个郎中去?”

    许是这么多天来处心积虑一直没有睡过一个好觉,又或者是今天的表演实在是太过卖力,秋氏这一觉醒来,天色已经接近黄昏。

    秋氏睁眼就问:“老爷呢?”

    如月道:“老爷在书房呢。”

    “他说了什么没有?”

    “他只说让我们好好服侍着您把汤药给喝了。”

    “他就没有说别的?”

    “没有。”

    秋氏想了想,披衣下了地,对着镜子仔细地整理起自己的妆容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