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之名门嫡秀 第016章 他喜欢她?

时间:2018-10-22作者:轩公子

    “我今天感觉好了许多,鱼叟这个人虽然说脾气有点古怪,医术却是着实不错的。”白衣男子笑眯眯地看着眼前的弟弟。

    兄弟二人有着极为相似的五官,只是哥哥元澈脸色更加瘦削惨白一些,而元泓的脸颊看上去略饱满红润。

    “今天出去了?”元澈微微一笑,示意侍儿将自己推到棋盘前面,那只松鼠从案几上跳到地上,三步两步地蹿上元澈的膝盖,找了个合适的位置卧好。

    “是。”元泓于棋盘对面坐定。

    元澈用修长白皙的手指拈起一枚黑子落在棋盘上。

    元泓接过侍儿递过来的茶水淡淡地抿了一口,拈起一枚白子落下。

    几个回合之后,元泓明显处于下风。

    “有心事?”元澈抬头看向弟弟。

    元泓看着眼前左右跳动的烛火,脸上浮起一丝复杂的表情:“父王前天进宫,到现在刚回来,怕是又对陛下说了一些不该说的话了。”

    “许是皇祖母留他说话呢?元泓,你不要太担心了。”

    元泓无语,低下头细细品茗,竹帘外的鱼叟貌似是喝得多了,一边砸药一边大声哼唱着不知名的曲子,倒使这过于清静的王府里面多了几丝人气。

    此刻的外苑,靖王正将怀里的夏姬搂得紧紧的,触摸着怀中这具软玉温香的躯体,靖王感到特别满足,这种满足不仅是食色男女云雨之后的那种满足,而是心里的踏实。

    这个女人的娇柔与美好让他感觉到自己还不老,他还可以轻易地征服一个如此年轻的女人,还可以让她在自己身下嘤嘤喘息着开口求饶,连声娇唤着:“王爷你轻一些,奴家可受不了你这般威武……”

    所以靖王还是不老的!

    想到这里,靖王嘴角一动,一双铁臂将怀里这个女人缚得更紧了。

    女人慢慢地睁开眼睛,白嫩嫩的清水鹅蛋脸上眉心一颗胭脂红痣分外撩人,一双媚眼狎长,配着那双斜斜入鬓的眉毛更加撩人。

    女人舒了舒手臂,抬手轻轻地抚了男人的面颊,眼底浮起一丝复杂的神情。

    隔壁的已经被乳母哄着睡下了,这一会儿不知是哪一个突然哼哼着醒了过来,逗得那一个也一并呓语不止。

    女人的嘴角一动,伏在身边男人的怀里又自睡了过去。

    夜风渐凉,若夕蜷着身子躺在被子里,还是感觉到一阵阵地发冷,她起身看了看躺在一旁榻上的琐儿。

    琐儿的眼睛紧闭着,睡得很沉。

    青儿病着是不能进主人房间的,听说她的烧已经退了下去。若夕总算松了口气,如今这合府上下,能与自己一心一意相互照应的,也只有青儿琐儿这两个从和自己一起长大的丫环了。

    若夕给琐儿掖紧了被角,复转身上榻。

    安国公女儿唐雅欣的母亲郭氏是靖王妃的表姐,两家人向来亲厚,接到贴子,唐雅欣就急着催促母亲给自己找赏花宴上的穿戴。

    连着试了好几套都不满意,郭氏就在一旁皱了眉头:“欣儿,你姨母家你不是经常去吗?怎么今天倒是这么隆重?”

    “娘,您知道什么啊?”唐雅欣一边对着镜子比量手里的两套衣裙一边答道“这一次的赏花宴可非比寻常,整个京城的名媛千金都要去。我可不能太含糊了。”

    郭氏笑了:“你当真是为了和那些名媛争个高低呢?还是专冲着你元泓哥哥去?”

    “啊哟,娘,看你都说了些什么啊?”唐雅欣娇俏的脸上瞬时飞上两朵红云,低着头嘟了嘴。

    “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为娘早就知道你喜欢你元泓哥哥,可惜他……”

    “娘,你又想说什么?”唐雅欣一口打断娘亲的话,满脸的不高兴。

    郭氏叹了口气,满目怜惜地看向女儿:“你的心意为娘明白,可是你也要知道,元泓的家世虽好,样貌也是这京城公子里数一数二的,可是到底那个脑子他有点……”

    “娘,我不许你再说!”唐雅欣虎地一下就板了脸“元泓哥哥根本就不傻,他从来就不傻,是你们这些人全都看不懂他。”

    郭氏苦笑不语,这个元泓空长了那般清秀俊逸的样貌,可是自从九岁那年不知道被什么东西吓了一下之后就终日呆傻,一句话也不说,见了谁都目无表情。

    这整个京城里谁人不知靖王的嫡世子是个傻子?只有唐雅欣这个傻丫头啊,打就喜欢元泓,这么多年了,不管元泓变成了什么样子,她都还是在心里喜欢着他,处处维护着他,这般痴情任性,实在是让人没有一点办法。

    “欣儿,为娘知道,有些话说了你也不爱听。但是有的事,你必须要知道。姻缘是一个女人一辈子最大的事儿,万一选错了人,那就会断送了一生的幸福。你元泓哥哥虽然有那般出类拔萃的样貌与家世,怎堪他的心智至今也只是象个孩童一般,这样的男人是担不起你一辈子的幸福的。”

    “娘,元泓哥哥他真的不象你们想的那样,其实他最聪明了。”唐雅欣板着脸说得很是认真“你们这些人只是不懂他而已。”

    “好吧好吧,就你懂。”郭氏知道自己再和女儿怎么争论下去也是说服不了她的,元泓已经在她心里了,无论自己再说什么都没有用,只得随手拿着手边的衣裳帮着女儿比量:“明日欣儿想要穿哪一件呢?这件水粉的吧,衬你的肤色,哦,对了,还有一件鹅黄的也是刚做的,我让她们拿来让你看看。”

    郭氏看着镜中女儿那娇俏的容颜心中不免忧虑,安国公私下里一直想让女儿入宫为妃,女儿却在心底里喜欢元泓。

    外人只道靖王是皇亲国戚,身份尊贵,靖王镇守西北手握兵权是这朝中一等一的人物,然而安国公和郭氏却是知道的,如今这个靖王府也只是个表面风光而已。

    靖王位高权重,又有太皇太后一力庇护着,这靖王府看上去依然是风光无限,其实骨子里面已经如同那强驽之末,后继无力了。

    靖王今年已经四十有六,可是傲气依然不减当年,常常在陛下面前说要增兵西北如何如何,陛下碍着太皇太后的情面对他这个叔父表面敬重,前几次都以国力空虚要以养息民生为上一再推托,但是心里已经对这个桀骜不驯的叔父十分不满了,可笑这个靖王依然毫不自知,动不动还在陛下面前端起个皇叔的臭架子。

    眼看太皇太后已经这么大年纪了,全力去保又能保得了他们靖王府几年的荣光?靖王连年征战在外,万一他一走,这偌大的王府还能靠着谁?

    大世子幼时意外常年坐在轮椅上,差不多就算是个废人了。

    嫡世子元泓前几年又闹出不少事情来,都说他有些呆傻,自然难以为官,要说到经营田产,只怕这世子出身的人物哪个又会是那块材料?

    常日里王府的所有田产家业全靠着王妃一力操持。将来靖王一走,这偌大的王府空顶着爵位,守着那些封地却无一分兵权在手,只怕也要就此没落下去的。

    嫁入世子府,往好了说,能守着个俊美夫婿吃穿不愁,可是要想人前人后的荣光体面,那可就别提了,莫说这二世子是现在这个样子,哪怕他是个心智健全的,一个空有头衔却无实权的二世子又能值上几何?

    另一边,当今的陛下即位不久,后宫空虚,而且从就认识雅欣,对她也很是喜欢,以雅欣的样貌家世,入了宫自然会是前途无量的。

    唐雅欣年纪,看不透这其中缘故,只一味地喜欢着元泓,却不知道父母给她看好的才是最好的路。

    眼下看她这般混沌不开,自然也是劝不醒她的,还是等她再大一点,一丝一丝点醒她,彻底叫这个丫头对元泓断了心思,乖乖入宫才好。

    郭氏一边想着一边就稳下心思帮着女儿打扮,心下却已经想好了,明天见了表姐就与她说破,女儿唐雅欣将来是要入宫的,先要直接断了这靖王妃母子二人的心思,以后再慢慢地劝回自己的女儿来才好。

    唐雅欣当然不知道母亲私下里的心思,第二天一大早打扮好了,就兴冲冲地随着母亲到了靖王府。

    刚一下车子,只见前面不远处的地方驶来两个车驾,车帘上各写着一个杜字。

    马车是由四马并驱,想来是朝中大员的车驾。

    车子在不远处停下,从前面那辆车子里一先一后下来两名女子,那名年纪大点的,反倒先下了车,转脸把手递给后面这种年轻的华服女子。这名女子的腰身似乎略显丰膄,一手扶着这妇人的手下车,另一只手护住自己的肚子,这般形态倒象是有了身子的样子。

    唐雅欣暗自疑惑为什么这名女子有了身子还要到人这么多的场合里来,却见那名年长的妇人已经向着后面那辆车上下来的素衣女子甜甜一笑道:“三丫头,快点过来扶着你姐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