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之名门嫡秀 第009章 眉来眼去

时间:2018-10-22作者:轩公子

    屏风上蒙着的月影绫绡上绘着一副山水图。屏风后面的二世子呆呆地看着若夕那般玲珑的身段,一双如潭水般幽深的眼底渐渐地升起一丝温软。站在他身边的左轻寒微微一怔,心下暗奇,他随侍少主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看到他的眼睛里浮出这样的光芒来。

    “姑娘是杜府的二姐?”王妃问道。

    “回王妃娘娘的话。”杜若夕答道“我是杜府的三姐杜若夕。”

    “哦?”王妃不免好奇“那前几日嫁入相府的又是……”

    “是我的姐姐颜夕。”杜若夕答道。

    王妃有点愕然,但也不便多问,又开口问道:“姑娘喜欢香料?”

    “是。”杜若夕道。

    “姑娘身上的香囊可是自己缝制的?可否让本宫一阅?”

    杜若夕将腰间的香囊解下来交到嬷嬷手中呈了上去。

    王妃将那香囊奉在手上细细地抚了两把,赞道:“好细的针脚,三姐的女红做得好生精致啊。”

    杜若夕看着王妃一双葱白玉手细细地抚着手上的香囊,突然觉得心中异样,她赶快收回目光,盯向面前的杯子。

    王妃道“三日之后,我府上要开赏花宴,可否请姑娘赏光一聚?”

    杜若夕微微一怔,并未立即作答,因为前世的自己虽然与靖王府没有打过太多交道,但也听说过靖王为人跋扈,在朝中树敌颇多,自王妃得那一场怪病之后,王府日渐衰落。要说王妃这一场病来得也是甚为诡异……

    “杜姐……”看若夕半天不说话,一旁的嬷嬷忍不住提醒道。

    杜若夕猛然惊醒,这才声答道:“此事女不敢擅自作主,还要先回府上禀请父母才好。”

    “哦?”王妃的神色一黯,自言以王府正妃这么高贵的身份,亲自开口邀请你一个三品吏部侍郎的女儿入府,可是多大的荣耀?你不高高兴兴地谢恩,却还要推脱一番,也未免有些不识抬举了吧。

    屏风后面突然传来茶盏磕碰的一声脆响,王妃敛了心神,微微笑道:“也好,杜姐仍是千金贵体,定然是不会轻易抛头露面的,明日本宫亲自给府上下了贴子,邀请令尊令堂一同前来可好?”

    “这……”杜若夕虽然心下还有犹豫,但也不好再硬生推辞,只得低头应道“女子代家慈家严谢过王妃盛情。”

    王妃淡然颔首,脸上的神情反倒不似适才那般温热了。看着面前这位姑娘一身素服,看上去娇娇怯怯的样子,想着她是官员家的女儿很少出门,一时遇到王府这样的排场有些拘泥,也就和颜悦色地与她说了些闲话,平日读的什么书,做些什么之类的。

    杜若夕全都一一做答,神色不卑不亢,又闲话了几句,便领着青儿和琐儿施礼告辞出来。

    王妃并未多言,只让嬷嬷叫了府上的马车送三个姑娘回府,自己守着面前的菜品不免有点心下索然,对着屏风后面说道:“泓儿,出来吧,陪为娘吃口饭。”

    元泓慢慢地从屏风后面走出来,径直走到窗前,目送着杜若夕上了王府的马车,又一直目送马车走远。

    几天前见到她的那一次,她险些被人算计,反倒把那个想要害她的人捆在树上一顿鞭笞,又用手段逼着那贼人反咬了别人一口。当时看她那般柔弱,不想内心却又如此智慧沉稳,一再伪装着坚强,却偏要强忍着眼底那深深的委屈。

    今天再见,她却依然一副女子的娇柔模样,走街串巷,恬然自处,想来那事在她心中已经顺利平复了吧。

    元泓嘴角一勾露出一个不易察觉的微笑来。

    她和自己记忆里的那位女子为什么如此相象,就连眼神都这么相似。

    王妃皱着眉头看向儿子,心中五味杂陈,儿子看来真是长大了,象是对这个姑娘动了心,要说这模样家世倒也说得过去,只是这个姑娘看上去也实在是太过冷清孤傲,泓儿怎么就看上她了呢?

    “都站着干什么?还不赶快服侍着二世子入席用膳?”王妃强掩着满心不悦道。

    两位嬷嬷赶快服侍元泓入席,一个将大帕子铺在元泓的膝盖上,另一个夹了菜品放到碟子里双手呈给元泓。

    王妃看着这个冷冰冰的儿子心中更加郁闷,低头把着手上的青玉镯子看,看了看镯子再抬头看看儿子,被他脸上那副拒人千里的表情刺得眉心生痛,忍不住又湿了眼角。

    肖白吃完午饭要先一步回去忙公务,颜夕非要留在娘家陪母亲几天,仗着她有身孕,肖白对她有求必应,又多吩咐了几句这才出门。

    一脚踏出门槛迎面看到杜若夕正由两名丫环扶着从马车上下来,双方躲闪不及,照了个对面。

    “姐夫好。”倒是杜若夕先一步行了个万福。

    “妹……妹好。”肖白的神色很是尴尬,勉强回了个礼又问“适才不见妹妹,原来你是出去了。”

    肖白一边问话一边打量着那驾马车,五匹骏骑并驱,车帘上一个大大的靖字,看来是靖王元靖府上的车驾。

    “是啊,闲来无事就出去转转,姐夫这是要去哪儿?不留下来陪姐姐多住几天吗?”杜若夕故意问道。

    “不了不了,府上还有公务要办。”肖白硬挤出一个笑脸来“太阳底下太毒,妹妹早些回屋吧,我先走了。”

    “姐夫走好。”杜若夕冲着肖白微微一笑。

    肖白从厮手里接过缰绳翻身上马,神色匆匆快马离开。

    “哼,自己亏心了吧?跑得那么快?”青儿盯着肖白的背影直耸鼻子。

    若夕看着肖白的背影看了一会儿,突然感觉有点不妥,一回头却见大门下面颜夕正板着脸满眼恶毒地看着自己。

    若夕瞥了她一眼,也不说话,低头就往院子里走。

    颜夕将身子一横挡在若夕面前,斜着眼睛冷笑道:“妹妹这么着急走,可是心虚了?”

    若夕笑道:“妹妹我有什么好心虚的?”

    “这光天化日的,直眉瞪眼地盯着自己的姐夫看,好象不太妥吧?”颜夕眼角一挑,脸上的表情好象是自己家的南墙头已经被人当面挖走了一整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