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锦绣田园:农家小地主 第二十章 吃不起的盐

时间:2018-10-21作者:甜味沙琪玛

    拿着手里的一文钱,李氏撇撇嘴,冷哼一声,“手里还有钱没?”

    宋青苑淡淡一笑,摇摇头,“没有了,买碎布头了。”

    “败家玩意儿!”李氏横了宋青苑一眼,“衣裳也洗完了,你该告诉我咋弄药材了。”

    “行!”宋青苑痛快的点头,接着又提出要求,“你先把箱子里的衣裳洗了,我就告诉你。”

    “你个死丫头,你耍我呢!”李氏怒骂,一个爆栗打在宋青苑的脑袋上。掐着腰,指着宋青苑,“死丫头片子,越来越不服管教了。”

    宋青苑顺势倒在炕上,捂着头,“娘,我的头被你打坏,什么都不记得了。”宋青苑抿起嘴角,扭过头,不肯在看李氏。

    “好你个丫头片子,你还威胁上我了。”李氏喘着粗气,怒气中烧。

    宋青苑板起脸,“这不是威胁!”

    “真正的威胁是我告诉奶,你被她收走了私房钱,对她不满意恨的牙痒痒,所以拿我这个帮她找出你私房钱的人出气。”

    “还有你因为恨她,偷吃家里的鸡蛋。”

    “这才是真正的威胁。娘!”宋青苑面无表情,眼里带着淡淡的怒气。她这个娘,两句话不和就打人的毛病,真是糟糕透了。

    该下剂猛药了。

    宋青苑神色严肃,一抹厉色在眼中闪过,李氏看到顿时气的跳脚,“好啊!你你我生你养你,给你吃给你穿,你竟然敢和我瞪眼睛了。”

    李氏气的眼睛发红,想动手,又顾及着宋青苑的威胁,生生指住了。她这个闺女本来就像她,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尤其是撞到了头之后,主意更是正得很。她要是真的在动手,估计她还真有可能去周氏那里告状。

    想到周氏打人的劲,李氏脖子缩了缩。她怕疼!

    明明气的牙痒痒,还拿她没办法,一时之间,李氏像只泄了气的皮球,颓废的坐在炕上。

    宋青苑估摸着火候差不多了,又坐了起来,放缓了态度,柔声道,“娘,奶打你疼不疼?我看了都心疼。昨天帮你挡的那两下,我到现在还疼着呢。”

    李氏闻言哼了一声,扭过头,不说话。

    昨天她是帮她挡了两下,可也把自己攒了那么多年的私房钱,找出来给了周氏,弄的她现在一文钱也没有了。

    她这个闺女可倒好,手里有了钱不给她,还让她洗衣裳自己赚,谁家的女儿这么对自己的娘亲,李氏想想都觉得委屈。

    “娘,你被奶打知道疼,我被你打也知道疼啊!你都知道疼,咋还把这种手段用在自己亲闺女的身上。”宋青苑神色伤心,委屈的看着李氏。

    “你委屈,我还委屈呢。”李氏使着小性子,“我又不像你奶,往死里打。”

    “我都没用劲。”李氏小声嘟囔。她又不傻,还能往死里打闺女咋的。

    “娘,我要是真做错了事,犯了像爹那样的错,你就是打死我都行。可是像咱们平时这样说说话,你就动手,我是真的伤心了。”

    “娘,你把我的心伤到了”宋青苑神色凄凉,落寞的盯着地。

    李氏也盯着地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扣着手指盖。

    两人谁也不说话了,气氛一时僵硬住。

    过了半晌,李氏站起来,“我去洗衣裳”撂下一句,就走了。

    宋青苑捂着脸,无声的笑了。渣娘改造第一步,戒打,暂获成功。

    到了晚饭的时辰,家家户户的屋顶上陆续升起来缕缕炊烟。

    宋家的宋诚忠,大郎,三郎从镇上下学归来,出去转悠的二郎,被宋青苑以糖块为耳,支出去采花瓣的四郎也陆续归来。

    洗手吃饭!一家人围坐在两个桌子上,宋家的饭还是一如既往的简单,窝窝头,配着水煮白菜,还有一大盆炖的土豆。

    简单单调,淡而无味。穿越过来这些天,宋青苑就没在宋家的菜里吃出过咸味。

    早就听说过古代盐贵,但是现在却切切实实感受到了。

    宋家的盐都掌握在周氏的手里,每次做饭的时候都要去周氏那里现要。甚至有的时候周氏不放心,还要亲自去放盐的,而且每次都只有那么一点。

    一大盆的菜,只有一点点的盐,怎么可能有味道。

    从周氏把持盐的态度,宋青苑不用问也知道,这里的盐价肯定不低。

    “这都吃饭了,我爹怎么还没回来?”宋青苑看了一圈,没有看到宋诚义的身影。

    “你爹这些天不回来了,跟你爷在县里住。”周氏说着又开始发起了窝窝头。照着周氏这个势头,发放窝窝头这个工作她还得做一段时间。

    窝窝头挨个发了过去,到了李氏那的时候,周氏道,“老二媳妇,去把今天的鸡蛋捡回来,一共四个,少一个你就不用吃饭了,直接给我滚回李家去。”

    李氏眼里闪过一丝慌乱,“娘,那少不少,得问鸡去,我哪知道啊!”

    “你比鸡都清楚!”周氏没好气的道。李氏刚嫁进宋家那两年,家里鸡下的蛋,一天比一天少,后来她才知道全是被李氏偷吃了。

    自此她养成了隔三差五,摸鸡屁股的习惯,就是为了防李氏偷吃。

    “娘,让我吃完饭在去呗?”李氏讪笑着打着商量。

    “麻利地,别磨蹭。拿不回来就别吃饭。”周氏狐疑的看着李氏,心里升起了怀疑。

    “哎,我这就去”顶着周氏快要吃人的目光,李氏硬着头皮走了出去。

    越过李氏,周氏继续发着窝窝头,今天宋青苑就没了特殊待遇,跟其他女眷一样也只得到了一个窝窝头。

    宋青苑也不在意,中午的时候她已经吃过一个,现在还不是很饿,拿着窝窝头,咬了一小口,问道,“那我爹住哪?”

    早上走的时候,她知道宋诚义是去县里的码头干活,说白了就是出苦力,干一天活挣一天钱,没听说过出苦力的还供住。

    “驿站房间多,平时没啥人,我们去县里都是在那住。”宋诚礼接话道。

    “哦~”宋青苑秒懂。驿站主要是接待官家人。

    榆林县,地处偏北,不是重镇,更不是进京的必经之路,平常从这里路过的官家不多,驿站很多房间都空着。

    这样就方便了员工家属。看来以后去县里也算有个落脚的地了,宋青苑暗暗的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