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登天浮屠 第559章 共享?休想!

时间:2018-10-16作者:大宋福红坊

    秦尧慧的思路其实并没有错,“空明幻虚剑”乃是集天墉剑法、御剑术、阵法之大成的一剑,她刻苦钻研天墉术法,日积月累之下,或许终有一日抓住那一丝契机,悟得“空明幻虚剑”。不过修仙练剑一途并不只讲究一个刻苦尽心,有时候机缘、契机、冥冥中的灵光闪现却反而要比努力付出更为重要。这类求仙问道的法门,实在是玄乎其玄,难以明言的。辛途显然在机缘上得天眷顾,先了秦尧慧一步悟得了“空明幻虚剑”。

    两人切磋的是仙家剑术,而非是法宝仙法,所以那种轰轰烈烈五彩斑斓的斗法场面并没有发生,但是两人于仙剑的运用,却是已经到了如火纯青地境界。在最初的轻视之后,真正的体会到对方剑中所含无匹锐利的秦尧慧也不敢托大了,拿出了自己的真正手段。秦尧慧的御剑术霸道非常,起初还只是御一剑,如今却已经御起了十五剑!尤其她是以左手捏诀御剑,而右手却仍持握着一柄神兵利器。

    十五飞剑于辛途来说尚算是麻烦,但秦尧慧所持之剑却足以对他构成威胁了。秦尧慧那柄剑估计也是她自己亲自铸造,虽未注灵但与她的真元契合度一定非常之高,其一剑一剑总是会展开功效各异的法阵,直叫人无法真正伤及其本身。

    相较而言,辛途的招架与应对就显得平淡无奇,中规中矩了。看着就好像是在将天墉城的诸般剑术都演练一遍。三才剑的诡异,晦明剑的刁钻,法剑降魔的端正等等,攻防之间收放自如,剑招剑式衔接紧密,密不透风。

    如果说秦尧慧的剑是那汹涌的波涛,那辛途的剑就是屹立的礁石。倘若周围有观战之人,恐怕他们的注意力通通的都会放在剑意霸道的秦尧慧身上。然而辛途剑中所蕴含的凛然锐利之意,此刻除了秦尧慧之外又有谁能知?

    这自然是辛途故意为之的。既然是切磋就当然应该有切磋的样子。倘若他也学秦尧慧那般霸道激进的进攻,这哪是切磋,瞎子都看得出来是故意找茬。因此辛途微妙的控制着节奏,不与秦尧慧争锋,同时又暗藏锐气,以此作为蒙纱将自己真正的杀心隐藏起来。

    渐渐的,秦尧慧似乎也找到了不错的感觉,她那毕露的锋芒竟然稍稍的内敛,虽然仍然略显得犀利霸道,但是给人一种内蕴浑厚之感。为何?因为秦尧慧此刻已经改变初衷,她觉得或许也可以从对方的剑式剑意中吸取一些精华经验,润泽己身。

    辛途敏锐的从秦尧慧的剑中察觉到了她的变化,暗自笑了。他知道秦尧慧已经真正的在和他切磋了!而这正是他想要的。

    仙剑与俗剑不同,俗剑看剑招看剑刃,而仙剑看剑意看气势。有心与无心的差距是天与地的。秦尧慧如今想正正经经的切磋了,而自己却想着寻机给予她致命一击,这就是差别!有心算无心,就是辛途最大的优势。

    值此之时,两人已经又一次的近身。那十五飞剑已经被辛途乱剑击飞或是斩断,这个时候也无需什么花哨剑招,直接凝气于剑,一剑刺出。冰冷的金色剑光刺人双眼。秦尧慧也是来不及做其他应对,索性也是一剑刺出。但她这一刺却不寻常,剑尖所过,接连展开三个玄妙法阵,串于剑身之上。

    “嗡”的一声,两剑剑尖未抵,剑气便已经相撞,直如两颗彗星相撞,但两处剑尖却似再难推进半寸。不过下一刻辛途便倒飞而出,与半空途中金剑一带,瞬间就飞出十数柄金剑,化作一道道金光直飞而出。那些金剑却不是真元凝剑,而是货真价实的金剑。而辛途所用之法也不是御剑术,而是“空明剑”!

    以实剑替代真元凝剑,以“空明剑”的运法为牵引,简化了繁琐的过程,但招式威力却一点不减。秦尧慧眉头一挑,左手剑指连连挥舞,一柄柄飞剑就从周围汇聚过来,朝着那些金剑迎了过去。只是在相触的瞬间,秦尧慧的那些飞剑就给击的粉碎,四方攒射。

    秦尧慧一蹙眉,便如蜻蜓点水一般连连变了数个方位才避过所有金剑。可以说辛途这一下却是有些乱了她的节奏。实在是秦尧慧只当那些金色剑影仅仅是真元凝剑,哪里想到它们实实在在的是真剑!

    再去看“屠苏”,却已经不见了他的踪影。秦尧慧瞬间将自己的感知释放到极致,立即就在左后侧方扑捉到一股凛冽磅礴的剑意!秦尧慧不会陌生,这是太虚剑!下一刻金光璀璨,一柄巨大的金色剑柱直接从后侧笔直贯了过来。

    秦尧慧也是兴头上来了,若非时间不够她真想怒吒一声“来的好”,右手所持之宝剑一丢,瞬间在秦尧慧身前画了一个大圈,拖拽出一个个剑影,匪夷所思的就结成了一个巨大的圆形法阵。秦尧慧自然非常了解太虚剑的特性,闪避已是多余,对抗又来不及,即如此干脆就硬接下来,以彼之力还施彼身。

    此刻秦尧慧所展开的法阵和最初的那个极为相似,但结构纹路更为复杂,也大了数十倍,将秦尧慧身前一大片地方都覆盖了,看着倒是像极了一朵巨大的野菊花。下一刻,辛途的那柄金色巨剑就插进了那朵“湛蓝色野菊花”的正中心!

    这法阵却也是神奇的很,金剑灌入其中惊人直接被吞纳进去,并没有从另一面贯穿而出。辛途见了立即一催真元,金剑瞬间爆开,化作无数小小的飞剑,毫无规律的四下游走攒射。密集的金剑甚至将辛途的身影都给遮蔽了起来。

    法阵后面的秦尧慧眉头一皱,稍微有那么一些不对劲,可具体哪里她又说不上来。也就在这个时候她感觉到“乾坤斗转”已经快要支撑不住了,惊讶于对方这一剑威力的同时,秦尧慧立即将“乾坤斗转”逆转。

    当即,便有另一股金色剑刃从法阵当中吞吐攒射而出,两股金剑洪流就好像是两群沙丁鱼群一样撞击在一块,乱作一团。

    “好机会!”

    辛途等候的不就是这样的机会吗?可偏偏就在这个时候,辛途突然感知到一股存在感极强的气,就在这一瞬间的功夫,辛途果断选择放弃行动!他可不想为自己的冒险而买单。不管自己感知到的是谁,辛途都不打算再对秦尧慧下手了。

    “啪啪啪!”

    就在辛途将杀意收敛的下一刻,清脆的掌声响起。有了这一打岔,切磋显然是没办法再继续下去了。辛途和秦尧慧不约而同的拉开距离,远离金剑肆虐的区域,然后又在那掌声传来的地方相聚。

    秦尧慧看着那鼓掌的人,“是你?”那鼓掌的人笑道:“秦小姐真厉害啊!真是叫我大开眼界,不佩服不行啊。不过我这不请自来,还请秦小姐不要见怪呐。”秦尧慧眉头紧蹙,扫了那领路的秦家亲信,那亲信忙道:“小姐,这是老太爷的指示。”

    辛途看了那鼓掌之人一眼,心道还真巧,竟然是旧识。这鼓掌的人可不就是尚家的那位尚封禅吗?嘿!自己那明媒正娶的老婆尚丽蓉可还是他的堂妹呢。不过此时真正叫他在意的却不是尚封禅,而是随尚封禅一起来的青年,依稀记得他叫洪都虎。

    刚才那一股极强的存在感恐怖就源自这个人!辛途在注意洪都虎,洪都虎也在主意辛途,还一脸友善的对辛途点头。

    尚封禅和秦尧慧寒暄过后,就看向辛途,道:“秦小姐,这位先生是?”秦尧慧道:“我的一个朋友。”显然没有过多介绍的意思。尚封禅笑道:“原来如此。哈哈,这位先生,实在是不好意思打扰了你们,实在是刚才那一剑太精彩了,一下子没有忍住。见谅见谅。”

    辛途道:“无妨。”便对秦尧慧道:“秦小姐,既然你有客人,那我就先告辞了。这一次实在是太感谢你了,让我受益不浅。”秦尧慧道:“屠先生客气了。该是我道歉才对,好好的一场切磋却给一个无聊的家伙破坏了。下次再找个机会如何?”

    秦尧慧一点不给尚封禅面子。刚刚觉得这场切磋有点意思了,却突然给人打扰了,搞的她有些不上不下。

    辛途道:“那我下次再来打扰秦小姐。”说完,辛途就客气的向众人告辞而去,心里的惋惜自不用多说了。秦尧慧抱着膀子道:“说吧,什么事?”要不是因为爷爷,秦尧慧根本甩都不想甩尚封禅。尚封禅却不以为意,笑道:“秦老大概已经和你说过了吧?关于辛途的。”

    秦尧慧心头一动,“什么事?”

    “秦小姐你说呢?”

    “建木”一事,他们竟然也知道?还是说……“是你告诉我爷爷的?”说着秦尧慧将那亲信挥退了。尚封禅道:“是。也不是。不过,秦小姐难道就打算在这里和我谈论这么重要的事情?”

    秦尧慧道:“不然呢?”尚封禅叹息一声,道:“秦小姐,在下怎么也算是救了你一命,你不感谢也就罢了,何必这么拒人千里之外?”秦尧慧道:“你?救我一命?”尚封禅道:“刚才那个屠苏,可是准备对秦小姐下杀手呢。若不是我们恰好赶到,恐怕秦小姐就没空这么和我在这里闲聊了。”

    秦尧慧摇摇头,道:“无聊!说吧,别浪费彼此的时间了。你来找我究竟为了什么?”屠苏会杀我?他能杀我?简直笑话!尚封禅耸耸肩,“好吧!那我就直说了。秦小姐想要嫁入辛家,恐怕还得我这边助推一把。而我们要的,就是共享‘建木’!”

    “休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