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登天浮屠 第392章 宰了火影?

时间:2018-10-16作者:大宋福红坊

    “三藏,你暗中盯住他,如果他没有危及木叶的行为就随便他干什么,如果有……带他的脑袋来见我。”站在空无一物的原火影大楼废墟上,志村团藏仰头看着火影岩,那只原本故作平淡的左眼骤然喷出灼热的精光,“火影!哈哈,老夫的时代,终于就要到来了!你们几个死人,就在那里好好看着吧,我志村团藏的正义,很快就会笼罩整个忍界!木叶村,将成为忍界唯一的忍村!”

    嗯,等到那个时候,就不再需要那么多火影雕像,找个机会把它炸了,然后重新雕刻一个,只雕刻自己!这个从第一次忍界大战以来便坚挺的活着的老头忍不住的做着自己的霸主梦,一颗苍老的心仿佛一瞬间焕了年轻的活力。

    一个飘忽如同影子一样的家伙悄无声息的远离志村团藏,去执行他的命令去了。不得不说,团藏老头的确是个老奸巨滑的家伙,眼光尤为刁钻毒辣。他一眼就看出了辛途有问题!不过更重要的是,辛途的面貌并不存在他的记忆中。不用怀疑,木叶村成百上千的忍者,每一个忍者的样子都清清楚楚的刻在他的记忆中。别的忍者或许同样如此强悍的记忆力,但是他们绝对没有那个权限去接触所有忍者的资料,也只有志村团藏,既有这样权限又有这样的记忆。

    既然知道辛途有问题,为什么团藏老头不拿下他呢?正如他的指令所提到的,只要他不做出危害木叶的举动,让他在木叶溜达又有什么关系?就算他把纲手杀了——嗯,那真是太好不过了——然后他也可以随便编个理由欺骗民众。志村团藏玩弄政治可是精明着呢。

    而这个时候,辛途还以为自己蒙混了过去呢,却不知道一个尤其擅长跟踪与隐匿的家伙如同影子一样缠上了自己。此刻,他正和日向雏田一起,护送(监视)着千手纲手走向纲手的住处。这一路上三人都小心的躲避着木叶的忍者。这是千手纲手的意思,她不想让别人知道她受了重伤。由日向雏田搀扶着纲手,辛途负责观察周围的环境。当人在这个过程中,日向雏田根本没有给辛途一点好颜色,考虑到火影在场她没有恶言相向,但是那双仿佛拥有杀伤力的眼睛可没少往辛途身上捅。

    辛途对此全然不在意。论眼睛的杀伤力,那双眼睛能够比得上写轮眼?他现在正在思考着另外一个重大的问题:如何让今晚的行动利益最大化!

    此次行动的最初目标:杀死6上光。现在是因为这样那样的变故失败了。不过看起来,6上光的那个“我身复现”血继限界似乎并不是无限分身的。从刚才6上光那掩饰不住的悲伤神情来看,已经死亡的那个6上光多半是永远的死去了。换句话说,现在自己或许只需要面对两个6上光了!这算是今晚最好的消息了。

    至于后续计划,显然也要腰斩了。其实辛途的计划说来也简单,就是杀死6上光,然后吞噬对方的“相”之后利用“我身复现”复制出一个自己来。如果完成任务后不用立即离开,辛途就留下来,慢慢的整死那群家伙。反之,就留那个分身在忍者世界,自己悄悄的离开,然后随便他们怎么折腾去,都和自己没有关系。在现实世界,自己还有一堆旧账新账没有清算呢!

    而当下,既然这个计划已经失败了,辛途自然要做其他考虑了,不然完全对不起自己提心吊胆一晚上啊。要知道刚才那种情况,自己稍微有一点点的大意那就是粉身碎骨的下场啊。那么,究竟如何将今晚利益最大化呢?

    “喂?喂!”突然一声大叫想起来辛途的耳畔,辛途立刻回神,扭头看向瞪大着白眼的日向雏田,“怎么?”日向雏田“啧”了一声,一脸厌恶,对这个趋炎附势的家伙她是一点好感都没有,简直差了我家面麻(名人)十万八千里,算了算了,宇智波家的人,我干嘛和他一般见识,“到了!你还要往哪里走?”

    “这里?”辛途看了看周围,冷冷清清的,不见一个人,显然都因为骚乱而转移了,道路边的路灯一闪一烁,似乎线路出了问题,一边是一条河流,另一边是一栋五层高的公寓,辛途不由得有些诧异,堂堂第五代火影竟然住在这么差的地方吗?日向雏田道:“当然是这里,不然你以为呢?真不知道你这个人,这个时候你竟然还开小差?”纲手摇摇头,道:“雏田,不可太失礼。”说完歉意的对辛途一笑。若辛途真的是木叶忍者此刻多半会心潮澎湃,可惜他不是,不过他也不能太无视对方,“火影大人您客气了。的确是我的失误。”

    日向雏田轻声嘟囔一声“现在知道谁是火影了?”千手纲手的住处就在这层五层公寓的最顶层最右手边的位置,位置可说是相当的差。可以说,这是辛途看多的最烂的“领导人住处”了,想想看连当初6家的厕所都比这里大上两倍啊。

    门一开,一股浓烈到呛鼻的酒气就喷了出来,辛途多五官都挺敏锐,差点就咳嗽起来。而日向雏田却是深深的嗅了一口,惊喜道:“哇,这难道就是东村菊次郎家的菊花露?好香啊!”那亮晶晶的双眼,就好像看到了美女的色狼一样。本来纲手脸上还有些窘迫,听到日向雏田的话后松了一口气,心想似乎遇到了同道中人了。

    辛途很识趣的道:“火影大人我在外面守着,如果有什么事情请不要客气,尽管吩咐。”日向雏田睨了辛途一眼,这回倒是没说什么了。纲手看了辛途一眼,笑道:“这是辛苦你了。”辛途道:“这是在下应该做的。”

    然后,房门轻轻的关上了。

    辛途门神一样站在门外,警惕的看向四周,看起来真像一个对主人忠心耿耿的忍者。而实际上呢?辛途正聚精会神凝听着身后屋内的动静。别看他一路上都好像存着心事,但是实际上他一刻都没有放松警惕。他并不清楚自己的易容有没有骗过纲手和日向雏田,虽然纲手现在身受重伤,但是人家怎么也是火影,没有点真本事能走上这个位置,被一群混在厮杀和阴影中的忍者认可?那么漂亮一人,那么大两团肉球……不被生吞活剥了才怪。

    杀死火影,能够汲取到多少相力啊?能不能一举突破第七层?还可以获得纲手的医疗忍术知识——这东西辛途可是相当垂涎的!可是辛途不敢贸然动手。更别说旁边还有一个实力不俗的日向雏田。即便要有所行动,也要小心再小心。

    “啊!”突然房间内传来惊喜若狂的声音,是日向雏田的,“难以置信,竟然是十年份的菊花露。这种酒市场上根本就买不到啊!可以吗可以吗?我可以尝尝吗?”

    辛途翻了翻白眼,可突然他心头一动,“纲手明明身受重伤,日向雏田不让她静心调养,却嚷着要喝酒,这可能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竟然不可能,那又是为何?是故意说给自己听的吗?事有反常必有妖,辛途的心一下子就提了起来。

    屋内。

    日向雏田欣喜若狂的对着对面的纲手道:“真的,火影大人您真是太好了,爱死你了!”可实际上呢?她同时在一张纸上写下一句话:“火影大人,他没有什么动静?怎么办?要不要掉暗部或者通知其他人过来?”纲手一边用虚弱的语言回答雏田,一边书写文字,“我也只是怀疑,并没有确切的证据。这个时候的木叶最为脆弱,我又受了伤,不能随便调动任何力量。”

    “那就叫静音前辈过来?”

    “不行!她现在要代替我安抚受惊的群众。志村团藏是个手腕强势的人,没有静音在我担心一些激进的百姓会闹事,到时候志村团藏下手是不会客气的。”

    “既然如此,火影大人你放心,我就算拼了性命,也会守护你的安全!”写完这句,日向雏田夸张的开口说道,“啊,好喝!不愧是闻名火之国的名酒,难怪连大名都喜欢。”

    “不必太过紧张,或许是我太过心疑了,哎,今天晚上实在是生了太多点事情。”写到这里,纲手脸上浮现出浓浓的悲伤。日向雏田也不知道怎么安慰了,或者说她就是一个不会安慰人的家伙,所以她只能挠挠头,“火影大人,您的伤不要紧吧?”纲手回道:“我的体内侵入了一种非常古怪的查克拉,严重干扰了我自身查克拉的运转和活力,我需要安静的环境将那种查克拉排出或者封印,否则无法康复。”

    “啊?怎么会……这么严重……这可怎么办?那个可恶的老头子,现在又不知道在干着什么阴险的事情。”日向雏田赶忙写道,“既然如此火影大人请您尽快疗伤。总之我会盯着外面那个人的,赌上我的性命,绝对不会给他任何机会!”

    “再等等看。雏田,如果到时候真的有什么变故,你不要勉强,保住自己最重要。这是身为一个不称职的火影,对你的唯一的要求!你能答应我吗?”

    日向雏田迎上纲手坚定的目光,眨了眨眼,颓然道:“我知道了。”后面画了一个难过的表情。纲手笑着摸了摸她的紫色头。可日向雏田心里却在咬牙切齿,“八格牙路!谁敢对火影大人不利,看老娘不把你打成肉饼!”

    门外,辛途听着屋子里两个女人毫无营养的对话,唇线微微弯起,“看来我的机会来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