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登天浮屠 第304章 陆地龙虎帮

时间:2018-10-16作者:大宋福红坊

    “梁大明星,我家帮主诚心诚意邀请你过去商议大事,你这么闭门不见,架子也端的太大了吧?”辛途一靠近就听到一个人大声的嚷嚷,“再说了,现在可不是十天前了!那会儿第三层第四层可都是顶了天的强者,现在还不是也成了路摊货。所以我劝你还是不要太拿自己当回事儿。没错儿!你待在屋里我们奈何不了你,可你总不能一直窝在屋里吧?巴别城的气象一天一个变化,别等到明天第五层的都满地走了,到时候耽误的可是你啊!咱们好说好商量,你开开门,成不成?”

    康准只道自己是倒了血霉了,偏偏摊上这么个破差事。自己好歹是个第四层的,搁当前也是当之无愧的强者好不好?却被派来干这种堵门的破事儿,能不憋屈?虽然康准也很清楚,帮主找上梁幼蔓多半是看中了她手下的“铁血女骑”!当然在他眼里,“铁血女骑”的战力根本不值一提,自从这个势力加入青草社之后,作为领的梁幼蔓又不在,‘铁血女骑’的展就变得非常的缓慢,更别说壮大了。帮主甚至说,“铁血女骑”更有可能是青草社为了挟持梁幼蔓的人质。

    “铁血女骑”真正有价值的是它“隶属于青草社”这个事实。

    青草社以团结著称!

    “团结”一词别人喊得响亮却未必能够做到,但是青草社却实实在在的做到了。凭着团结一致,它一次又一次的逼退军方和其他敌对势力的冲击,最后甚至逼得军方做出决定:放弃白鲨村!

    竟然让军方这等庞然大物低头,青草社的能耐当真令人咋舌。

    而这,也就造成了白鲨村被军方以及其他势力包围,孤立的局面。

    值得一说的是,此“军方”已经不再是“联邦军方”了。辛途不在的这段时间生的最大最轰动的事情无疑就是联邦解体……貌合神离的“n夫n妻”家庭终于彻底离婚了!

    继续说青草社。随着青草社的不断壮大,人员显然已经趋于驳杂,一些有心人并不认为它依旧像之前一样团结,甚至已经有些人暗中联系了青草社的一些成员,但少部分人的反水显然并不足以影响到大势,如此“铁血女骑”这个依附于青草社而地位却尴尬的势力的价值就体现了出来。

    正好这个时候梁幼蔓又从浮屠界中回来,某些有心人当即拍板决定:拉拢梁幼蔓,策动“铁血女骑”反出青草社,以此作为击溃青草社那可笑的团结的突破口!

    且不管此刻梁幼蔓在“铁血女骑”之中是否还有话语权,但她至少是明面上的“铁血女骑”领不是?

    届时只需要在让那些已经被策反的人公然反出青草社,并煽动青草社其他成员,运作的好的甚至可以让青草社伤筋动骨。

    这便是所谓的心理战!

    康准还算是脾气稍微好点儿的,可就在他磨嘴皮子劝诱梁幼蔓的时候,站在他旁边的一个裹着兽皮头插五色鸟羽的女人却一脚蹬出,踹在门上。这一脚当然不可能将屋门踹开,却也出一声沉闷的轰响,好似直砸到了人的心窝里一般。

    “操!给你点颜色你还真把自己当个人物!你tm别给脸不要脸!明星了不起啊?也不知道被多少肥猪操过,当了婊子就别竖牌坊,恶心的老娘隔夜饭都要吐出来了。老娘再给你一次机会!五声之内你要是再不出来你就死在里面吧。敢出来?老娘就扒光你的衣服绑在村口,谁上来操一炮老娘倒贴钱!谁tm嫌你洞太松操不爽老娘亲自上阵,妈了个巴子的!”

    一群人哑口无言,纷纷暗自抹把汗:毒舌姐就是毒舌姐,彪悍到了一定境界啊。

    康准往左跨开一步,远离这个随时可能暴走的杜麝。虽然同为第四层,可是康准对这个杜麝还是很忌惮。唉,偏偏和这个女人一起办事儿,好事儿都容易便坏事儿。

    “一!”杜康已经高高竖起了一根指头。

    “吱呀”一声,刚才被杜麝狠踹一脚也踹不开的门轻轻的打了开来,一个穿着一身睡衣,披散着一头乌黑秀的高挑美女靠在门框上,睡眼惺忪,犹自张开红润欲滴的小嘴儿打了个哈欠,然后好像很用力的睁开水润迷蒙的眼睛,眺了门外众人一眼,媚态美态十足。门外众人凡是带把的都觉得自己的骨头都酥了脆了。

    “骚货!”杜麝嘀咕着说了一声,一点没有刻意的放低声音,然后就昂头说道:“梁大姐,请吧!”康准还算圆滑一些,拱拱手道:“梁小姐,我家帮主有要事请你过去相商,还请你赏脸移驾。”感情刚才人家一直再睡觉,自己刚才那一顿说道岂不是白费口水。唉,这口憋闷气注定没法泄了。

    “大清早的在这里嚷嚷个没完没了,饶人清梦。”梁幼蔓双手环抱在胸前,手臂托起那一对浑圆饱满的胸脯,更显挺拔傲人,“你们家帮主?谁啊?白鲨村小小那么多帮会,帮主可不值钱。他让我去我就要去吗?不好意思我可没空。”

    “今儿你就是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杜麝冷笑一声,两条一红一青的细蛇就从兽皮大衣中缠着手臂游了出来,吞吐着猩红的信子。康准笑道:“梁小姐的信息恐怕有点落后了,你说的那是十天前的白鲨村。现在的白鲨村只有两个帮主,一个在木兰帮,一个在6地龙虎帮,除此以外再无其他。我们帮主便是6地龙虎帮的帮主。不知道这份份量,请不请得动梁小姐。”

    “6地龙虎帮?我刚刚从浮屠界回来,拼死拼活精疲力竭,一回来就睡过去了,还真不知道白鲨村什么时候有一个6地龙虎帮,这份量轻重还真不好掂量。要不你们给我说说?要是能吓到我,兴许我就陪你们去了呢?”

    康准的脸色也有些挂不住了。

    杜麝道:“废什么话!请吧!”杜麝目光灼灼的看着梁幼蔓,手柄上的两条蛇已经昂起了三角形的舌头,猩红的豆大眼睛死死的盯着梁幼蔓。

    梁幼蔓打了个哈欠,似乎一点都没有将眼前一群人放在眼里。

    突然,梁幼蔓的眼睛一亮,身子也站直了,而不是依靠在门框上。

    杜麝以为梁幼蔓服软了,只觉得无趣的撇了撇嘴,不屑的“哼”了一声,开口刚要说话,梁幼蔓却抬手招了招,“这里这里!”不愧是曾经的大明星,变脸变得比翻书还快。此刻的模样,分明就是翘以盼的少女等到了心爱的情郎一般,羞中带切,切中带欢,仿佛她眼中只有一个人,而其他人尽是云烟。

    一群人下意识的顺着这位曾经的大明星的视线望过去,就看到一个相貌普通穿着也随意的青年站在那儿,唯一值得注目的就是那个家伙肩头上方悬停着的一只金色小猫,能够无凭悬空的多半是不凡之物。

    正在啃着一颗和它头差不多大的红苹果,忽然看到那么多人盯过来,呜呜一声就多到了辛途的脑袋后面,憨萌的模样很是惹人爱。

    那个杜麝眼睛一亮,一下子就喜欢上了柿子金,心里想着等解决了眼下这档子破事儿就将那只金色小猫咪抢过来。

    辛途被这么多人齐刷刷的盯着,稍微有点不自在,摸了摸鼻子,还是硬着头皮从人群中穿梭过去,绕过康准和杜麝来到梁幼蔓面前。梁幼蔓幽怨的说道:“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走,我们屋里说话去。”然后对康准道:“不好意思我朋友来了,就不能招待你们,还请见谅。替我给你们帮主带句话,就说大人不计小人过,不要和小女子一般见识哦。”说完就拉起辛途的手往屋里走。

    梁幼蔓话语是好似在表达歉意,可是那眼神那笑容却分明在说:我男人来了,我才不怕你们呢!

    杜麝叫道:“这可由不得你!”说完便探出手去,抓向梁幼蔓拉着辛途的那只手,可谓是出手如电,显然是打算用强的。辛途暗叹一声,轻扯了一下梁幼蔓的手,杜麝一手抓空。杜麝一愣,显然没想到以自己的出手度竟然被对方躲过去了。随即一股恼火窜起,心念一动,与自己心意想通的红色蛊蛇就嘶吼一声,怒张蛇口,一口咬向梁幼蔓。只要这一口咬中,到时候她求都要求到自己来。

    可是让杜麝瞠目的是自己的蛊蛇竟然也一口咬空了!?

    杜麝不蠢不傻,瞬间就知道遇到高手后了。

    康准眼力也有,几乎和杜麝起闪身后撤几步,拉开和辛途的距离,两张脸都布满了凝重。康准道:“这位朋友,6地龙虎帮请这位梁小姐过去有要是商量,还请朋友行个方便。朋友放心,我们帮主绝对没有恶意,相反我保证对梁小姐还大有好处。”

    辛途看了看他,又看了看梁幼蔓,梁幼蔓摇摇头,表示自己不想去,辛途便道:“她既然不想去,你们怎么还要硬来不成?请客哪有这么个请法。这样的诚意实在让人怀疑你说的话。请你们走吧!正好我也有紧要的事情要找她。”

    杜麝道:“小子,难道你以为有点能耐就能够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吗?真当我们6地龙虎帮是软柿子随便捏吗?真当我们一群人是泥巴捏的?”

    “6地龙虎帮?”辛途皱眉,杜麝以为他心生忌惮,却没想到他说,“白鲨村什么时候有这个帮会了?你知道?”梁幼蔓忍着笑意,一脸迷茫,“我也纳闷。刚刚才听到。不过看他们的样子,应该是个了不得的帮会吧?”

    气煞我也,气煞我也!

    杜麝牙齿咬的咯咯想,“好,很好!”说完一招手。

    顿时一片兵刃高举。

    辛途眉头皱的更紧。怎么都是一群不讲理的人呢?

    剑指一挑,一道流光一闪,玄丝剑便悬在了辛途身边,剑意凛然,蓝光流溢,“要打架?”

    6地龙虎帮的一群人当即就僵住了……

    不久之后,杜麝康准两人脸色阴沉愤懑的回到总部,觐见6地龙虎帮帮主。

    如果辛途在这里就一定会认得,这个所谓的帮主,可不就是昨日在红石平台上无意撞到的那个人吗?

    “人呢?”依旧一身黑衣的女子低头擦拭着一只硕大的手枪,那黝黑口径都快赶上机枪的口径了。

    在帮主面前杜麝也没脾气了,“本来很顺利,可突然跳出来一个人搅局,人……没请到。”

    下一刻,一根粗硕的枪管就插入杜麝杜口中,“没请到你们回来干什么?”

    一旁的康准直接跪在地上,很难想象一个七尺男儿会这么惧怕一个女人,“那个人会御剑,很强,我们打不过,又不敢妄自动手凭白树敌。请帮主恕罪!”

    “御剑?”

    康准忙递出一张照片。

    帮主扯了扯嘴角,“呵,有意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