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登天浮屠 第271章 击退!

时间:2018-10-16作者:大宋福红坊

    天墉城以修剑闻名于天下,其剑即蕴含着修仙者的仙灵飘逸,同时又兼具世俗江湖的杀伐狠辣。施展起来,让对手仿佛在看一段动人剑舞,然后在如痴如醉之间命丧黄泉。而这个陵端呢,仙灵飘逸之气不足,但杀伐狠辣之气却极盛。这一出手便是毫无回旋余地的致命杀招!

    辛途通晓天墉城多种剑术,对于陵端这一剑自也熟悉。此乃“连天”,是“三才剑”的一个变式,剑招简单,运劲也没什么考究,但对于真元的运用要求却极高,讲究一个“去三存七”。用得好,这就是杀招;用不好,它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扫剑。

    但很明显的是,这个陵端在这一剑上真元的运用却拿捏的非常恰当,几乎达到了入微的程度。

    在陵端看来,对付辛途和风晴雪两人根本就不需要用多厉害的招式,就更不用说御剑攻击了,只需要“三才剑”便绰绰有余了。

    “不能保留实力,否则必死无疑!”辛途心头想到,当即取出玄丝剑。由于玄丝剑是以这个世界的低品质修仙练器材料锻造,虽然锻造手法是“舶来品”,但仍然对真元里具有很好的兼容性。这是辛途早就已经尝试过的。

    令辛途苦恼的是,之前与陵禄交战,为了抵抗陵禄的真元爆冲击,辛途消耗了许多真元。“真元”与“体力”不同,后者能够自行的恢复,但是前者只能通过打坐调息,运行大小周天吸纳天地灵气才能恢复。所以此刻辛途体内的真元只有三分之一。

    而风晴雪经过之前的消耗,所剩下的真元想来也不是很多。

    “断!”

    就在辛途准备凝聚真元御剑攻击的时候,旁边的风晴雪娇喝一声,手中的巨镰寒光绽放,从上而下力劈而下,锋利的镰刃勾勒出来的一线寒光正好与陵端的那一剑垂直相撞。

    当嗡!!

    一声怪异的相声自撞击点扩散开来,沙尘四起。

    “再吃我一剑!”陵端“哈哈”一笑,忽的身形一个弧形的挪移,瞬间就来到了辛途的侧面,再次劈出一剑!次乃“切山”,“三才剑”第二变式,与“连天”不同,这一剑重劲力而轻真元,力量越到则威力越强。

    陵端的进攻能如此紧密的衔接,但是风晴雪却做不到。真元不足以至于气息断续,刚才承受那一剑“连天”两退三步,此刻连身形都没有稳住,如何去接这一剑“切山”?

    辛途一咬牙,索性将玄丝剑替换成黄金明火枪!

    以往辛途总会保留一支明火枪以备不时之需,但是这一次却将双枪都持在手中。道理很简单,倘若被陵端一剑杀死了,哪里还需要“以备不时之需”?

    两者相聚也就是三剑的距离,所以根本就不需要瞄准,辛途直接开出一枪!也亏得辛途的反应在近距离交战的时候足够快,才在“切山”劈下来之前开枪!

    开枪的同时辛途也侧扑向一边,针扎着闪躲。

    想来这和辛途多次的进入“子弹时间”有关,以至于使得辛途渐渐适应了紧急时刻快反应的感觉。只是仍不及“子弹时间”那种使时间流见面一般的奇效。

    啪!

    一阵烟雾炸开。

    陵端猛的一旋身,同时“切山”一剑也偏了。可饶是如此,剑芒依旧切过了辛途的左手腕,扯出一道血线。左手上的黄金明火枪骤然脱手——这可是有子弹的一把!

    辛途瞳孔一缩。此时此刻黄金明火枪离手和自杀有什么区别?危急时刻,求生的欲望榨出了辛途身体内的潜力。扑倒的过程中,辛途忙将右手的黄金明火枪收回脑海空间,同时弹出蛛丝!原本射极快的蛛丝此刻在辛途眼中却缓慢异常。

    “快!快啊!”

    和人过招厮杀,无论高手敌手,谁能抢占先机,谁就是最后活下来的那一个。此时此刻,辛途知道自己只要能够先一不夺回自己的黄金明火枪,就算不能杀死陵端,但至少也能够伤到他。如此近的距离,瞎子都不可能会射空。

    陵端能够本能的感应到辛途所持法宝的危险,一个旋身便和那颗铅弹擦肩而过。“咔嚓”一声,陵端的护身法宝“清灵洗魂玉”便破碎了。陵端这样的实力,黄金明火枪的威慑力自然不至于会让他动不了,但是却能够让他头皮麻。虽然躲过去了,但陵端却恼怒非常。

    尤其对方还有一件一模一样的法宝!

    “凡夫俗子,仗着不知道从哪里的来的仙家法宝,也敢和我交手?!”陵端心头冷笑一声,“就要让你知道,法宝再好,人没用也还是渣。”脚一顿地,手中的本命宝剑再周身饶出一条光带,然后从上而下径直贯下!

    “三才剑”第三式“穿地府”,剑光由天而来,笔直贯地,仿佛要将地府都贯穿一般。

    能够将“三才剑”一式一式的拆分开来,然后再连续施展,更难得的是每一式都威力无穷,这个陵端就算不是天才只怕也相差不远——也是,没有一点资质与本事,又如何能够成为天墉城二师兄?

    噗!

    骤然间,一道黑色的闪电从辛途的背后蹿出,犹如出洞毒蛇,而且是刺向陵端的下体。都是性命攸关的时刻,哪里还管得了无耻不无耻,阴险不阴险。

    辛途偶尔也觉得自己有些奇怪。明明很在意陌生人的生死,但是一旦自己的生命受到威胁,却又有点不管不顾,甚至用无所不用其极来形容也不为过。脑海总有一个连他自己都觉得很自私的想法:“我连自己的命都要保不了,我哪管别人三七二十一?”

    正是千钧系于一之际,异形尾巴竟然突然收到了阻滞,寸步难进。

    “他竟然还有一枚‘清灵洗魂玉’!?”辛途脸色大骇。

    这个陵端竟然骄傲而怕死,连护身法宝都准备了两枚。

    此刻黄金明火枪已经握在了辛途的手中。陵端竟然还有一枚“清灵洗魂玉”,那就算黄金明火枪打中了,也不能伤及陵端啊。

    “难道我就要死了吗?”

    看着越来越近的一点剑光,辛途突然觉得类似“子弹时间”的反应似乎也不是好事。因为太漫长了!如果是换作别人,只怕什么都感觉不到便已经死了,而自己却要慢慢的,一点点的看着死亡的来临,自己却什么也做不了。

    这种绝望,这种无助,简直能够将人逼疯啊!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辛途隐约听到一声娇喝,然后辛途那双漆黑的眸子内便寒霜一片。

    这个时候,风晴雪终于反应了过来,为了救辛途她显然也是下了狠劲儿,巨大的镰刀横扫起来,寒光大炙,仿佛遍地都是霜华,寒心彻骨。同样是简单的招式,同样释放出了强劲的威力!

    就在“穿地府”即将贯穿辛途的时候,镰刀尖锐的尖锋勾在陵端的近身处,一声“咔嚓”,“清灵洗魂玉”的保护屏障顿时破碎。

    陵端又惊又恼的怪叫一声,“穿地府”的准头也偏了。

    噗!

    径直贯入辛途的左肩。

    啊!

    这一声既是痛苦的惨叫,也是愤怒与兴奋的吼叫。辛途甚至庆幸,幸好是左肩,倘若是右手那就彻底完蛋了。

    同时辛途也运转“天涌清灵诀”,以抵抗自剑上涌来的真元。

    辛途猛的抬起右手,黄金明火枪直指陵端。

    陵端头皮一麻,甚至都弃自己的本命法宝“清鸿剑”不顾,“呜哇”的一声叫,脚踩七星步,身形瞬间就虚幻起来。

    啪!

    黄金明火枪威力爆。

    噗!

    一声入肉飚血的声音想起,陵端的右胸口绽放一朵妖艳而鲜热的血花。

    陵端喷吐出一口血,身体倒飞出去。落地之后陵端心头一颤,只觉得胸腔中竟然有什么在吞噬自己的灵魂神识,哪还顾得了其他,连忙运起真元涌向那东西,默念“天墉清灵诀”守住灵台神识。

    吞一颗“清灵去厄丹”,陵端咬牙切齿道:“好,很好!你们给我等着!”

    丢下一句狠话,陵端飞身而起,直接就跃上了屋顶,转瞬消失不见,竟然连自己的清鸿剑都忘了。

    “咣啷”一声,风晴雪镰刀落地,人也趴在地上大口喘气,脸色苍白如纸。

    辛途虽然受伤,但是真元损耗不大,相较而言反而伤的更轻,拔出清鸿剑,竟然可以存入脑海空间,随即忙扶起风晴雪,道:“他一定去找天墉城其他弟子了!趁他们追过来之前,我们必须赶紧离开江都!走,立即回去,先和大家汇合再说。”

    “那苏苏呢?”

    “不用担心,我知道怎么找到他!”

    于是,辛途便搀扶着风晴雪朝着欧阳宅而去,刻不容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