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探花为王 第460章 视察水泥厂

时间:2018-10-16作者:瑞格尔

    网手机版最新章节阅读请访问的最新 mkenshucc 第四百五十八章视察水泥厂

    遭遇了一次海盗袭击后,孙凯率领的第一支船队,又航行了七天,船队终于在天津卫靠岸登陆。

    而直到船队靠岸,孙凯才拿出了从浦东港口出发时,钦命总理大臣李文博让苏松道商业情报调查科的科员转交给他的上面贴有绝密封印的‘物资清单’。

    出发时,商业情报调查科科员告诉他,这份物资清单只有在天津卫靠岸时才能与随船北上的商业情报调查科科员一起拆开,如果提前拆开,或者绝密火漆封印有所破损,孙凯和随船的商业情报调查科科员都将一起接受军事法庭的调查。

    一路上,孙凯虽然很好奇这份物资清单里到底写着些什么,他对于自己护卫押运的物资,也是有一定的猜测的。两千八百万两国债金,将会走海运解运进京的消息,早就不胫而走,即便不在他这支船队里,也会在后面两支船队的某一支里面!

    跟随船的商业情报调查科科员,共同检查了火漆封印后,孙凯这才拆开了物资清单,抽出来只扫了一眼,脸色就是一变!两千八百万两的国债金,竟然就在他的船队之中!

    还好自己成功的打退了那群海盗的进攻,还好那群海盗也不知道国债金到底在哪一支船队之中,没有继续对自己的船队发动新一轮的攻势,还好自己平安顺遂地在天津卫靠岸了,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如果这么大一笔国债金在自己手上出了岔子,接受军事法庭的调查还是小事,说不定朝廷震怒之下,诛灭自己九族,都是有可能的!

    看到物资清单的那个随船商业情报调查科科员脸色也是一变,急忙拉着孙凯登上其中一支商船,进到货舱,打开了其中一口箱子,箱子一打开,一阵银辉色的光芒便几乎亮瞎了孙凯和科员的眼睛。

    箱子里码的整整齐齐的,全是五十两一锭的金元宝,一箱里面就是两百锭一万两白花花的银子!两千八百万两国债金,总共装了两千八百口大木箱子!

    而除了这打着编码的两千八百口装着国债金的木箱子,随船北上的还有两万匹皇明商贸集团贩运的上号苏织,以及两百件靓衣阁的潮流成衣。

    靓衣阁已经确定了下一步的战略发展规划,就是进京大明帝国的心脏,在京师之中开设最少五家专卖店,在北直隶地区至少开设二十家以上的专卖店。

    如今苏松地区的靓衣阁已经形成了一个品牌效应,靓衣阁的专卖店遍布两府数县,几乎每一个县里都有开设靓衣阁的专卖店,经济繁荣一点的县镇,甚至开设了不止一家专卖店!有些经济大镇上,都开设有靓衣阁的专卖店,更别说浦东新镇这个钦命总理大臣衙门驻地了。

    如今,苏松道地区的靓衣阁无论是专卖店数量,还是销售量,都已经趋于饱和,想要再进一步的提高销售量,难度十分大,因此,靓衣阁便将发展战略规划瞄准了苏松道之外的地方,在整个江南地区开枝散叶,建立连锁专卖店。

    除此之外,首届苏松商品交易展览会期间,靓衣阁跟美第奇家族达成的战略合作意向,将在五年内,在西欧开设二十家以上的专营店。

    如今快一年了,第一家靓衣阁专卖店已经在美第奇家族控制的佛罗伦萨城经营了小半年,第一家工厂作坊也运转正常,每天都将从大明运到佛罗伦萨的上等苏织,裁剪制成成衣,发往佛罗伦萨的靓衣阁专卖店。

    已经任职半年的店长和工厂厂长,如今正在回国述职的半路上,新到任的西欧区市场部总监张永林,是带着西欧区市场发展规划书去的,将要在西欧区将与美第奇家族达成合作意向之初提出的建立二十家以上的专营店的设想变为现实。

    而在开拓海外特别是西欧区市场的同时,江南织造厂又新设立了南直隶市场区和北直隶市场区两个大的市场开发区。跟随孙凯他们船队一同北上的沈万安,就是新设立的北直隶市场部总监,负责开拓整个北方市场,建立起靓衣阁的品牌效应,打响知名度。

    得知自己的商船队里就装载着两千八百万两国债金后,孙凯几乎在第一时间就下令,提高了整个编队的战备等级,严禁任何闲杂人等靠近存放国债金的商船货舱。

    与此同时,皇城禁军新一营的三千将士,在代理营统领杜军威的率领下,在三天前就已经借着操演的名义,开进了天津卫。

    杜军威北上的时候,还只是苏松新陆营的副营长。但因为他老子杜斌的关系,朱由检在将新陆营留在京师,作为皇城禁军新一营的时候,直接将杜军威从副营长提升为署皇城禁军新一营营统领,成为了新一营的代理营长,留在了京师之中。

    至于朱由检到底是看中了杜军威的能力,还是有将杜军威故意留在京中为质的意思在里面,就不是外人可以揣度的了。好在杜军威对新陆营中那一套新军编练章程已经十分熟悉,加之上现在又没有什么大的战事发生,所以杜军威这段时间指挥训练新一营还是有模有样的,受到了朱由检好几次的嘉奖。

    杜军威来到天津卫的本来目的,就是押运国债金入京,随同他一起来的,还有户部主事、郎中四个,负责当场清点国债金。

    孙凯的船队刚到天津卫,杜军威就带着户部的人等在了码头上。孙凯查验了船上的‘物资清单后,’直接和商业情报调查科的科员一起,当着杜军威和户部的人的面,将一箱箱装着国债金的木箱子从船上抬了下来,清点确认之后,交给了杜军威带来的三千军士。

    三千军士再次在户部人员清点确认签字之后,才又将刚刚收到的银子装上马车,码放整齐,然后用粗麻绳捆绑加固。

    搬运工作一直进行了一天一夜,中途没有任何休息,两千八百口木箱子才全部从船上转移上了岸。转移两千八百口箱子其实要不了这么久的时间,主要是清点确认比较耗费时间。

    装卸完国库金后,北直隶区市场部总监沈万安也让船员将江南织造厂的两万匹苏织和那一百件靓衣阁的成衣也一起卸运了下来,装车打包之后,连夜便跟着新一营押运国债金的队伍一同出发,往大明京师赶去。

    孙凯卸载完商船队装载的货物后,在天津卫修整了三天,然后指挥着第一分巡舰队的天机舰、天勇舰、天闲舰和天罡舰继续北上,巡视前番以钦差水师行营的名义占据下的辽东湾海域内星罗密布的岛屿。

    如今,李张沈四家已经从名义上申请了对这些岛屿的开发使用权,首批移民和开发所需要的各项物资,也都会在之后的船队中陆续送达。

    比孙凯率领的船队晚了两天,另外两支北上的船队同时抵达了天津卫,在天津卫修整了一晚,第二天便继续北上,他们的最终目的地是高丽。二十条两千料的商船,装满了从大明贩运到高丽的各种物质,只有一条船,是装着开发北方辽东湾岛屿所用的物资和人员。

    从甘陕等地招募来的流民,通过各种渠道转移到了苏松地区,然后集中在浦东新镇,一部分留了下来,作为开发浦东新镇的劳动力,另外一部分则随着商船队北上,转移到了李文博、张金山他们所申请的等待开发的岛屿,作为开发和建设岛屿了主要劳动力。

    孙凯的分巡舰队不仅肩负有巡视这些岛屿的重任,还负有训练岛屿第一批自卫力量和指导建设岛屿防御工事的重任。

    随船北上的陆战队的一些骨干人员被留了下来,就地转岗,担负起了岛屿的自卫队队长、教官等职务。

    如此一来,孙凯在每个岛屿耽搁了至少三天时间,有些岛屿耽搁得更久。将在辽东湾占据的十五个大小岛屿全部巡视一遍,孙凯回到天津卫的时候,已经是三个月后了。在天津卫修整了一晚上,孙凯便又带着编队南下,来到了刘公岛。

    刘公岛是李文博以江南织造厂的名义申请开发的岛屿,而且也是李文博设想中的物资中转储存基地,刘公岛正对着的威海卫码头上,就建有成片的仓储区。威海卫所指挥使董俞时,就是李文博在北方的总代理,不管是物资采购,还是南方货物的集散,都是通过董俞时中转的。

    来到刘公岛的时候,之前停靠在天津卫的六条货船,已经在天津卫装载了从京畿附近采买的各种物资,停靠在刘公岛等候孙凯多时了。

    而另外两支前往高丽的商船队,也早就从高丽返航,停靠到了刘公岛码头。

    在刘公岛修整了两天,视察了一下刘公岛船舶修理厂、刘公岛岸防炮台等建筑设施后,孙凯这才领着三支商队组成的大船队,浩浩荡荡南下,向浦东码头开去。

    ……

    浦东新镇,苏松道钦命总理大臣李文博正带着上海、华亭、青浦等松江府的地方官员,正在视察城北沿江新建的水泥厂。

    水泥厂的厂长是韦洪明推荐的当地的一个老船工,名叫周启德,已经五十来岁了。

    水泥的制造工艺流程其实很简单,只需要将原材料,主要是石灰石,研磨成灰,经高温烧制后,粗加工的水泥也就算是大功告成了。

    制造工艺虽然简单,但这个东西却是基础建设中必不可少的工业原材料,硬化路面,甚至是砌墙、修建防御工事等等都离不开它。

    很早之前李文博就已经将水泥的制造工艺流程写了出来,并且在苏州的时候,还让人秘密进行了试制,试制最终也成功了,但李文博却一直没有新建水泥厂。

    直到不久前,李文博提出了浦东新镇交通建设规划图后,才利用苏松道地方开发发展专项债券募集的资金,新建了这座日产两千斤的水泥作坊。

    日产两万斤,就是十六吨,年产值连六千吨都不到,这么点大一个水泥作坊,在后世,一个搅拌站一年的用量都不止这些。

    但放在这个年代,特别是在上海、华亭、青浦这些地方官员眼中,已经是十分了不起的一个产能了,甚至还有官员私下里议论说,这灰不溜秋的东西到底有什么用!

    一个月前,水泥厂就已经建成投产,三天前,李文博就带着这些官员来视察过一次了。当时,厂里的工人当着李文博他们这些官员的面,用水泥加水,加砂石混合的搅拌物,预制了一块预制件,又用水泥拌砂浆砌砖,砌了一堵墙。

    水泥的凝固时间是二十四小时,基本上一天之后就已经完全凝固了。但李文博为了防止万一,还是等到三天后的现在,才又带着刘知县他们前来检验水泥的效果。

    水泥混砂石的预制件,是一块红砖厚的预制板,一个身材粗壮的大汉站在预制板旁边,当着众人的面,抡起大锤,大喝一声,将大锤使劲的砸了下去。

    “砰!”的一声巨响,火石迸现,大锤被猛地反弹了回来,连带着大汉身子都踉跄了几下,才重新站稳了脚跟。

    众人低眼朝大锤撞击的地方望去,却只见预制板上出现了一个浅浅的白坑,预制件的水泥混合物竟然只脱落了一小块地方!

    上海知县刘钦文吃惊地走上前去,伸手想要提溜起壮汉手中的大锤,使出吃奶的力气才堪堪将大锤提起了不到一尺的距离,只坚持了一小会儿,脸上便已经变得通红,急忙又放下大锤,干笑着对壮汉说道“兄台力气好大啊。”

    “县太爷过奖了,小人别的没有,就有一把子力气。”壮汉拱手说道。

    刘钦文笑了笑,又说道“你再轮着砸一下我看看。”

    壮汉微微点头,说道“县太爷您让开些,小心伤着你。”

    刘钦文急忙让开了几步,壮汉这才又大喝了一声,抡起大锤,又猛地一下砸了下去,大锤与预制板再次撞击在一起,发出“砰”的一声巨响,火石迸发,将大锤又反弹开来。

    众人见状,不由得暗自咂舌不已,互相对视了一眼,眼中写满了不可思议。

    李文博轻笑了一下,说道“诸位大人,这就是水泥的奇妙之处。诸位大人当时也看见了,只是将这水泥和砂石加水搅拌,干涸之后,便成了坚硬无比的人造石。”

    停顿了一下,李文博又说道“这还只是水泥的用处之一,大家跟我来。”说着,李文博又带着刘钦文他们来到了之前用砖砌成的墙壁面前。

    “那天大家也看见了,这堵墙是当时水泥厂的工人用水泥加沙子搅拌后,用红砖砌成的,下面我们来现场检验一下它的结实程度。”李文博说着,朝一旁的两个水泥厂的工人微微示意。

    两个工人轻轻点头后,走上前去,一起用力去推那堵墙,那墙却好像生根了似的,纹丝不动。连推了好几下,几乎将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了,依然也没推动那堵墙。

    当时砌的是二八墙,水泥凝结之后,想要凭人力推动,绝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幺四墙可能还好点,力气稍微大点的人,一用力,说不定还真能把墙给推倒了,二八墙却绝对不是一两个人就能推到的。

    “行了,你们退下吧。”李文博摆了摆手说道。那两个工人低头应了一声,“是。”然后退到了一旁,大口喘息着,一边抬起衣袖擦拭着额头上的汗水。

    “你们也可以上去试试。”李文博笑着对刘钦文他们说道。

    刘钦文等人,皆是地方官文官出身,读书写字还行,力气嘛,恐怕还没常年锻炼的李文博的力气大。听了李文博的话,几人相互对视了一眼,然后刘钦文便朝跟随自己前来的衙门差役微微扬头示意。

    那个差役抱拳朝李文博等人鞠躬行礼,然后走到墙壁边,大喝一声“呀啊!”身子猛地加速朝墙壁上撞了过去。

    李文博见状,心中不由得吃了一惊,双手推在墙上,跟大力冲撞,单位面积瞬间承受的力度和瞬间压力都是不一样,推不倒的东西,在猛力撞击下,说不定就会被撞倒!

    然而李文博的担心也是多余的,那个衙役大力冲撞之下,身子猛地一下撞在墙壁上,然后被反弹了回来,墙壁却依然纹丝不动,那个衙役从地上爬起来却不由自主地揉了揉撞得生疼生疼的肩膀。

    揉了几下,那个衙役后退了几步,又要往前冲撞上去,刘钦文脸色顿时变得有些难看,冷声说道“够了,你想一头撞死在墙上么?”

    那个衙役有些尴尬的停了下来,退到了一旁。

    李文博在一旁笑着说道“行了行了,只是做个试验而已,刘大人也不用太在意。”说着,停顿了一下,李文博又说道“刚才你们也看见了,这墙还只是用水泥和沙子加水搅拌后砌成的,就已经这样牢固,如果在这外面再用水泥加水抹上一层的话,将会更加的结实,不借用工具,单凭人力是很难破坏的。”

    停顿了一下,李文博又说道“其实,水泥的用途还不止这些,有好多东西,比如红砖、卵石等等,只要加入水泥,再加上水,凝固之后,就能变得结实无比,甚至比普通的石头还要坚实耐用!”

    说着,李文博又回头对水泥厂的厂长周启德说道“周厂长,你们厂里不是有一段路是用水泥浇筑的吗,带我们去看看吧?”

    “好的总理。”周启德点头说道,又朝刘钦文等人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说道“诸位大人,请随我来。”

    李文博、刘钦文等人跟着周启德,一边朝厂子东侧走去,一边听周启德介绍水泥厂的一些基本情况。

    “我们水泥厂每天的产量大概是两万斤左右,如果按照总理新颁布的度量衡单位,就是一万六千公斤,十六吨。刨除掉人工工资,原材料消耗以及机械磨损等,出厂价是每吨十二两银子,也就是说,工厂每天的产值大概是两百两银子,估计年产值七万五千两。”

    说着,周启德停顿了一下,又说道“厂子现在的规模还很小,但是我们已经将周围四十多亩地全部承包了下来,只等工艺成熟后,就进一步增加投资,扩大产能。”

    “小步慢跑,先把工艺流程熟悉了,多培养一些熟练工人,以后才能发展得更好。”李文博微微点头说道。

    “是,总理说的极是。”周启德点头说道。

    “水泥厂的灰尘比较大,每天一定要做好工人的清洁工作,让食堂多做些肺片、猪血、鸡血、鸭血之类的食物吃,有利于清肺。”李文博又嘱咐了一句说道。

    即便是在后世,在水泥厂上班的工人,也是最容易苍老和生病的一小嘬人,更何况是现在这种情况下了。

    周启德急忙点了点头,说道“是,小人一定谨记总理教诲,让食堂多做些润肺的食物吃。”

    说话间,一行人已经来到了一片由混泥土浇筑而成的巨大操场上,一个工人正在用蒸汽机水泵抽着水冲洗着操场。

    “诸位大人请看,这块操场方圆四百米,全部是用水泥混泥土浇筑而成,厚三寸一分(10厘米),长宽各两百米,总共消耗混泥土四千方,其中水泥八百吨,是我们将近两个月的产量,砂石两千多吨,四百多立方水,耗时两个半月,耗工两千一百五十个。”

    说着,周启德又停顿了一下,说道“工资支出两千一百五十两,伙食支出三百七十五两,水泥成本九千六百两,砂石成本三千二百两,共计支出一万五千三百二十五两。这就是这块大操场的所有费用支出。”

    听到周启德报出的一长串的数字,除了李文博,所有人都不由自主地吓了一大跳,就这么一块操场,竟然就花费掉了一万五千多两银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