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探花为王 第424章 授勋

时间:2018-10-15作者:瑞格尔

    第四百二十二章授勋

    搭建观礼台,确认授勋流程,进行彩排……

    经过五天时间的准备,江南军第一次立功授勋典礼,终于在崇祯三年二月二十日上午,在迁安城西大校场内,如期举行了。

    迁安驻军司令部,除了被抽调去了山海关的三个战斗都,以及担负值班任务的一个百人都外,其余人员,加上受邀前来观礼的迁安城中富户商贾,以及普通民众,共计两万余人,齐聚大校场,共同见证了迁安驻军司令部这历史性的一刻。

    参与典礼的迁安驻军,包括暂编一二三营,以及新兵营,共计一千五百余人,除了一个新兵都一百人是迁安保卫战后新招募入营的新兵,两次战役都没能赶上,只能算是打酱油的外,其余一千四百多名迁安士兵,都将至少获得一枚迁安保卫战纪念章。

    卯时刚到,应着初春的朝阳,迁安城中的富户商贾,以及普通民众,共同见证了这一神圣而又庄严的时刻的到来。

    迁安驻军司令部参谋长张进担任立功授勋典礼仪式的司仪。从大校场东侧骑马入场,来到主席台前,勒住马头,张进以右手轻靠左胸,在马上行了一个标准的江南军军礼,朗声对迁安驻军司令沈君山报告道“司令员阁下,迁安驻军立功授勋典礼准备完毕,是否现在进行,请指示!”

    “按计划实施!”沈君山立在主席台上,回了一个礼,大声说道。在他旁边,就是江浙闽广沿海诸府靖边巡阅钦差李文博,李文博的右手边,则是顾绛,再两侧,则是赵成安等迁安驻军的各级军官,以及城中的商贾巨富。

    “是!”张进大声应道,行礼之后,勒转马头,大声说道“迁安驻军立功授勋典礼,现在开始!”说着,停顿了一下,张进又大声说道“第一项,校阅式,开始!”

    随着张进的话音落地,校场上的鼓手开始敲响了放在校场四角的四面牛皮大鼓,“咚咚咚”的震耳欲聋的鼓声中,迁安驻军暂编第一营整齐列队,踏着鼓声,从校场东侧入场,排着整齐的方阵,从校场前方走过。

    最前面三人骑马,中间一个是千户营长,右侧是副营长,左侧是营参谋,三人后面一排六人,也是骑马并行,手上擎着绣有“迁安驻军第一营”字样的红旗,迎风招展,猎猎作响。再后面便是六人一排,并肩列阵的步兵方阵。

    在快要抵达主席台时,最前面的千户营长开始起头“狼烟起,预备唱!”随着千户营长起的头,身后的人跟着一起大声唱了起来“狼烟起,江山北望……”

    这首《精忠报国》,无意中从李文博嘴里流传出来之后,渐渐的就演变成了江南军的军歌,不仅苏松总兵府的苏松新陆营军中传唱,钦差水师行营官兵之中依然要唱。现在更是通过水师行营陆战队,流传到了迁安和遵化两城,两城的驻军和新兵营的官兵也全都要唱。

    有人觉得这是一种形式,但即便是形式,它也极大地鼓舞了一批又一批的官兵,极大的提高了官兵的士气,增强了官兵的凝聚力和战斗力。而且更主要的是,这首歌几百人齐声喝唱,所带来的震撼效果,也是极其惊人的!

    至少,校场上前来观礼的迁安城中的普通民众,就已经被眼前这响彻云霄的歌声和鼓乐声所深深的震惊,久久不能自拔。

    迁安驻军第一营踩着鼓声,踏着整齐划一的步伐,昂首挺胸地走过了观礼台,然后在校场西侧列队。紧接着,驻军第二营又踏着鼓声,从东侧走进了大校场,同样唱着精忠报国,昂首挺胸走过了观礼台。

    迁安驻军现在就编成了三个营以及一个新兵营,四个营列着方阵,踏着鼓点,唱着精忠报国,走过观礼台,前后也就两刻钟不到的样子。

    虽然只是短短的四个方阵接受校阅,但整齐划一的步伐,精神抖擞的面貌,昂首挺胸,齐声高唱精忠报国的样子,依然给前来观礼的商贾巨富和普通民众留下的深刻的影响。

    见过的军队和军人,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但不管是大明军队也好,还是女真鞑子的骑兵也罢,从来没有一支军队,像眼前的这支军队一样,纪律严明,军姿雄壮巍峨,让人一见心惊。也难怪这支军队能够以少胜多,当面击退鞑子三千余人,斩杀缴获不计其数!

    校阅式后,接着进行的就是纪念章的授予仪式。三级纪念章是属于广泛授予的那一种,只要参与过收复迁安和保卫迁安的战斗,都能够获得。

    参加过两次战斗的老兵,还能够同时获得两枚纪念章。当然,能够参加过这两次战斗的老兵,获得的勋章,最差也不可能是三级纪念章了。

    由于这三级纪念章的获得者人数太过众多,在这种立功授勋典礼上现场授勋,基本上是不可能的。就连二级纪念章的授予,都是采取部分现场授予,还有一部分,则是在典礼之后,由营部长官再行授予的方式。

    “下面进行纪念章授予仪式!”张进骑在马上大声说道,从兜里拿出一份文件,展开大声念道“大明帝国崇祯陛下二年正月十九,经过一天一夜的浴血奋战,英勇的大明军队终于从女真鞑子的手中,重新夺回了迁安城!”

    停顿了一下,张进又激动地大声念道“正月二十七日,女真鞑子镶蓝旗所部三千一百余人,在鞑子头济尔哈朗的带领下,企图重新攻占我迁安城。经过三天两夜的浴血奋战,我英勇的迁安驻军,终于打退女真强盗,斩获女真首级五百三十一人,俘虏一百一十三人,取得了辉煌的迁安保卫战的胜利!”

    激烈的掌声响了起来,校场西侧的迁安驻军则在各自营长的带领下,整齐高呼“正义必胜!明军必胜!”“正义必胜!明军必胜!”

    在迁安驻军的整齐呐喊声中,观礼的迁安普通民众也跟着喊了起来,一时间,“正义必胜!明军必胜!”的口号声响彻云霄,经久不息。

    过了好一会儿,口号声才渐渐平息了下来,张进这才又继续大声地念着稿子“为了纪念两次迁安战役的胜利,表彰为收复迁安和保卫迁安做出流血牺牲和英勇献身的明军将士,依据钦差大人颁布的勋章授予条例,特授予以下官兵收复迁安二等纪念章一枚!”

    停顿了一下,清了清嗓子,张进才又继续念道“迁安驻军一营一都王磊!一营一都牛二柱!一营二都张敬山……”

    二等纪念章的人数虽然比是个人都能得到一块的三等纪念章的人数要少得多,但收复迁安之战,还是评选出了将近八十名二等纪念章,包围迁安之战的二等纪念章获得者就更多了,将近一百七十人,两次战役总共就是二百四十多人获得二等纪念章。

    两百多个人,张进每一个人都要念到,花费的时间也不短。而真正在现场立即授予其二等纪念章的,只有其中一小部分,收复迁安之战的二十人,保卫迁安之战的三十人,总共五十人,每十人一组,分批上台,接受授勋。

    这五十个人,事先就已经接受过好几次彩排了,听到张进念到他们的名字,便整齐列队,齐步走到主席台上,先面对校场上的官兵和观礼人群,整齐地行了一个军礼,然后转身面对主席台。

    主席台上,李文博等人已经离开座位,来到他们面前,一人对着一个站好,随后,又有十个从青馆中临时找来的,去掉了满身铅华,素颜朝天,穿着江南织造厂为江南军设计制造的军常服的‘女兵’,捧着搭着红绸的托盘,托盘上放着纪念章,走到了李文博他们身旁。

    李文博等人转身从托盘上拿起纪念章,十个‘女兵’转身下台,而他们则将纪念章佩戴到了王磊、牛二柱等人的胸口。

    王磊、牛二柱等人昂首挺胸,目不斜视,直到纪念章佩戴好后,这才后退了一步,朝李文博等人行礼,再转身朝校场上的众人行礼,随后才向右转,列队从主席台左侧走了下去。

    二等纪念章之后,就是一等纪念章。授予仪式,都是大同小异。纪念章之后,便是一二三等功的个人军功章授予仪式。

    “在两次发生在迁安城外的战斗中,我们涌现出了许多为了取得战争胜利而做出流血牺牲的英雄人物,迁安驻军司令部副司令赵成安赵大人,便是其中的佼佼者!”

    停顿了一下,张进这才又继续说道“在保卫迁安的战斗中,赵副司令率领三营以及新兵营,坚守在战场的最前线,抵挡住了敌人的数次猛烈冲锋,并在紧要关头发起反冲锋,与敌人激战在一起,死战不退,为迁安保卫战的最后胜利作出了巨大的贡献!赵副司令也因此身受重伤,性命几乎不保!”

    说到这里,张进又停顿了一下,然后才又说道“根据勋章授予条例,特授予迁安驻军副司令赵成安个人一等功!我仅代表迁安驻军司令部向赵副司令表示热烈的祝贺!”说着,张进带头鼓起掌来。

    现场顿时也响起了热烈的掌声。掌声中,脸上留着一道疤痕的赵成安穿着崭新的陆军常服,昂首挺胸地走上了主席台,来到了李文博面前,先向台下的士兵和观众行了一个军礼之后,然后又转身朝李文博行了一个军礼。

    李文博转身从‘女兵’手上的托盘上拿起一等功军功章,一边给赵成安佩戴上,一边说道“赵副司令,我替迁安城中的数万百姓感谢你,感谢你为收复迁安和保卫迁安所做出的不可磨灭的贡献。”

    “大人,您言重了,属下乃是土生土长的迁安人,保卫迁安,就是保卫属下的家园,就是保卫属下的亲人,老婆和孩子。”赵成安恳切地说道,“所以,应该是属下,替迁安城中的父老乡亲,谢谢大人,谢谢你们从鞑子手中为我们夺回了迁安。”

    “迁安是大明的国土,它上面生活的每一个人,都是大明的子民,女真鞑子狼子野心,想要侵占我们大明的土地,奴役我们大明子民,任何一个有血性的大明好男儿,都绝对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我所做的,只不过是顺天应人,做了我应该做的而已!”李文博朗声说道。

    赵成安退后了一步,朝李文博行了一个军礼,朗声说道“大人,末将亦愿追随大人,驱逐鞑虏,复我大明河山!”

    赵成安行礼之后,这才转身,从主席台左侧走了下去。

    过了一会儿,张进才又说道“下面,请钦差大人训示!”

    李文博走到主席台前面,右手握拳轻碰左胸,朝校场上迁安驻军的明军和迁安城中的平民行了一个军礼之后,这才清了清嗓子,说道“诸位来宾,迁安军中的兄弟们,我是李文博。今天,我很高兴我还能够站在这里,跟大家说话,给大家立功授勋!”

    说着,略微停顿了一下,李文博才又说道“在刚刚过去的收复迁安之战和迁安保卫战中,我们无数的军中兄弟,抛头颅,洒热血,与鞑子强盗浴血奋战,至死不退,为的是能够让我们的亲人,让我们的老婆和孩子,摆脱遭受女真鞑子强盗奴役的悲惨命运!为的是能够让我们的家人和朋友,避免沦为任人宰割的鱼肉!”

    说着,稍微停顿了一下,李文博才又语气激昂地说道“我们今天,之所以还能够站在春日娇媚的阳光之下,堂堂正正,抬头挺胸的做人,能够在这里观礼我军将士的立功授勋典礼,是因为有无数的大好男儿,为了保卫我们这座城市,为了守护我们共同的家园而流血牺牲,甚至献出了自己的生命!”

    “今天,能够出现在这个表彰大会上,站在主席台上,接受荣耀与掌声的将士,只是这两次战斗中表现突出,作战勇敢的一小部分!而除了他们之外,还有更多的人永远都不可能再站在我们的面前,朝我们微笑,向我们敬礼!”

    停顿了一下,李文博用尽全身的力气,几乎是大声吼叫道“兄弟们,亲人们,请让我们铭记功劳簿上那一个个鲜红的名字,他们每一个人,都是为国为民,流血牺牲的大英雄,让我们向英雄,致敬!”说着,李文博庄严地行了一个军礼。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