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探花为王 第四百一十一章 一个不留

时间:2018-10-15作者:瑞格尔

    第四百一十一章一个不留

    战机稍纵即逝!参谋部拿出作战计划之后,以超高的效率得到了补充完善,并迅速形成决议,送到了迁安临时驻军司令部司令沈君山手上。

    沈君山简单的审视了一下作战计划,然后便在计划下面签上了自己的大名。随后,作战参谋便拿着作战计划,直接去了临时驻军一营。

    一营是迁安临时驻军战斗力最强悍的一个主力营,编制六个战斗都,其中陆战队的老兵就有将近四百人,其余两百人也全是经历过收复迁安之战的赵成安所部汉军。

    虽然这些汉军的战斗力没法跟陆战队的队员相提并论,但战斗力也绝对不是迁安城中那些入营才半个月不到的新兵蛋子可以比拟的。然而即便如此,一营千户营长张俊山接到作战计划时,依然没打算带上这些汉军去执行这份作战计划!

    原本新老士兵夹杂的一营六个战斗都,原水师陆战队队员再次被抽调出来,重新归编,四百个陆战队员重新归编为四个战斗都,剩下的两百新兵原地驻守防线,然后张俊山就带着那四百个老陆战队员,穿着丛林迷彩,摸出了防线,眨眼间便消失在了迁安城外官道旁的密林中。

    十里路的距离,对陆战队员来说,也就是早上出操前的热身运动,没用到两刻钟,张俊山就已经带着四百陆战队员摸到了阿拉善的女真军大营外。

    几个埋伏在阿拉善大营附近负责监控的哨探队队员跟张俊山碰了下头,将大营最新的情报跟张俊山通报了一下。

    张俊山听后,略微沉吟了片刻,旋即又问道“敌酋济尔哈朗所部现在何处?”

    “济尔哈朗所部两千五百人,距此尚有十五里。”

    “十五里?”张俊山微微皱了皱眉,以他们陆战队员长久训练的步行速度,十五里路也只需两刻钟多一点的时间,敌人骑兵速度只会更快,甚至要不了两刻钟,敌军就会出现在战场外围!也就是说,留给张俊山攻击女真军大营的时间,很短,甚至不到两刻钟!

    张俊山皱了皱眉,瞧着哨探队员说道“之前的情报显示,济尔哈朗就已经距此不足十五里了,为何现在还在十五里外?”

    哨探队员轻笑了一声,说道“有道是皇帝不差饿兵,济尔哈朗现在正忙着搜寻吃的东西,哪还顾得了行军啊。”

    张俊山楞了一下,旋即暗喜看来,司令部坚壁清野的计划成功了。恍然地点了点头,张俊山这才又对那个哨探队员说道“这里的战斗一旦打响,济尔哈朗必定会放弃打草谷,全军直指这里,我需要你们密切注意济尔哈朗所部敌军动向,随时禀报。”

    哨探队员肯定地点了点头,低声说道“明白,一营长你就放心吧,敌军的动向全在我们掌控之中呢。”

    张俊山微微点了点头,又回头对身边的传令兵说道“传令下去,全军准备进攻。”停顿了一下,张俊山又说道“让城里来的那些冲锋号手分散到营地四周,这边爆炸声响起,同时吹响冲锋号!”

    传令兵低声应道“是。”转身匍匐着跑去传令了。从城里带出来的十个冲锋号手得到命令,飞快地在山间穿梭,不一会儿便分散到了营地四周。

    随后,张俊山又对身边的爆破组说道“爆破组,上,炸开敌营栅栏!”

    爆破组的什长低声应道“是。”回头对身后两个组员说道“你们两个,跟我上。”说着,抱着一个炸药包便猫着腰向前面不远的敌营栅栏摸了过去。

    爆破组总共十人,只上去了三人。匍匐着摸到敌营栅栏边,将炸药包抵在栅栏的木头桩子上靠好,什长又转头瞧了瞧另外两个组员,那两个组员一起轻轻地点了点头,什长便也点了点头,然后掏出火折子,点燃了炸药包的引线,飞快地往后撤去。

    另外两个组员也几乎同时点燃了炸药包,飞快地往后撤去。撤退了五六丈,便同时扑在了地上,恨不得将脑袋都死死地埋在地上。

    而几乎就在这时,“轰隆!轰隆!”三声间隔极短的爆炸声传了开来,爆炸声中,火光直冲云霄,木栅栏的木头桩子更是被炸得飞上了半空中,空气中也瞬间弥漫开一股浓浓的白色烟雾,阻隔了视线。

    “兄弟们,冲啊,杀光女真强盗,为乡亲们报仇!”白色硝烟后面,传来了张俊山嘶声裂肺的叫喊声。随着张俊山的声音,刺耳的冲锋号响了起来,漫山遍野,到处都是冲锋号声。

    冲锋号声本来就尖锐嘹亮,十个号手从四面八方同时吹响冲锋号,聚集在一起,其声势更是浩大,扣人心扉。一瞬间,就好像有千军万马在同时发起冲锋一样,从气势上,就已经能够压倒一切敌人了!

    军营里,阿拉善正在为没法弄到足够多的粮草而大动肝火。突然间响起的爆炸声和喊杀声,顿时让阿拉善脸色一变,豁然站了起来,一脚踹开面前禀报的小兵,大步走出了营区。

    营区内,留守的五十名骑兵正在慌乱地牵过战马,翻身上马,而那五六十个伤病员,也在手忙脚乱地从什长伍长手中接过弓箭弯刀等等。

    阿拉善见状,不禁大声叫道“列阵!列阵!”十几个还没骑上马背的女真骑兵听到阿拉善的命令,集合到了他身后,站成了一排,紧紧地望着喊杀声传来的方向。

    “弓手准备!弓手准备!”阿拉善大声下令道,眼神冰冷地盯着前方,前方爆炸形成的硝烟依然还没散去,但硝烟之中,阿拉善已经能够看到无数个黑影正不停地往这边靠近,“冲啊!杀啊!”的喊杀声更是不绝于耳。

    营地四周的山野间都传来了“滴滴答滴答”的冲锋号声,阿拉善心中升起一股不妙的感觉,好像四周的山野间全是敌人一样。

    硝烟中的敌人还没冲出来,几个黑不溜秋的东西就从硝烟中扔了出来,冒着丝丝青烟,从半空中落了下来。

    什么东西?阿拉善心中的一个念头还没转完,他身后一个旗兵便大声叫道“危险!”往前一扑,将阿拉善整个人都扑到在了地上。

    紧接着,还没落地,半空中黑不溜秋的手榴弹便陆续爆炸开来,就好像一枚枚炮弹在人群中爆炸一样,四下纷飞的弹片,瞬间覆盖了一大片地域。

    正处于弹片覆盖区域之中,刚刚集结起来的十几个女真骑兵,仅有少数几个人反应过来,及时地趴在地上,总算是侥幸地逃过了一劫,而剩下那十二三个女真骑兵却瞬间被纷飞的弹片在身上拉开一道道口子,把他们的胳膊、大腿,又或者是脑袋,直接从身上卸了下来,然后被弹片带走……

    虽然阿拉善及时地被身后的旗兵扑到在地,但他所在的地方,正好有一枚手榴弹落下,四下纷飞的弹片被他背上的旗兵挡下了不少,但依然有两片炙热的弹片擦着阿拉善的大腿飞过。

    阿拉善初时还不觉得,直到爆炸声过后,才突然感觉大腿上火辣辣的疼痛,动了一下身子,想要让背上趴着的旗兵起身,没想到背上的旗兵却一动也不动。阿拉善转过头去,却见趴在自己背上的旗兵双眼紧闭,脸上已经没有一丝血色。

    阿拉善反手伸到他鼻梁下感受了一下,却一丝鼻息都没感觉到,阿拉善心中一痛,撑起身子,背上的旗兵就直愣愣地翻过身去,仰面躺在这里地上,鲜血瞬间就流在了地上……

    阿拉善没有再去多看一眼那个为保护自己而送掉了性命的族人,撑起身子想要站起来,却只觉着大腿上一疼,整条右腿都好像失去了知觉一样。

    四周传来了密密麻麻的枪声,间或还有爆炸声传来,营区内的女真族人已经越来越少,阿拉善环顾四周,到处都是被汉人用火铳追着打的族人,仅有极少数骑在马上的骑兵,冲出了营区,顺着官道往永安方向奔去。

    阿拉善暗自叹息了一声,手在四处摸了一下,正好摸到一把不知道是哪个战死了的族人佩戴的腰刀,“蹡踉!”一声拔出了腰刀,腰刀雪亮冰冷,几乎可以照出人的影子来。

    慢条斯理地伸出左手手指在刀刃上轻轻滑过,阿拉善冷眼环视了一圈端着火铳,虎视眈眈地盯着自己的汉军,眼中闪过一丝轻蔑的神色,突然间横起腰刀,架在脖子上,用力一拉。脖子上好像突然间多了一张嘴,发出呼呼地声音,阿拉善的意识渐渐沉重,身子缓缓地往后倒去……

    “是条汉子,但你不应该跑到我们大明的国土来,烧杀抢掳,做出令人发指的强盗行径!无论你多么英雄了得,在我们大明人眼中,你永远都只是个强盗!而强盗,只会受人唾骂,永远都不可能得到我们的尊敬!”

    张俊山冷眼瞧着自刎而死的阿拉善,冷声说了一句,停顿了一下,又冷声下令道“传令下去,速战速决,一个不留!”

    “是。”传令兵心中一惊,急忙应道,转身将张俊山的命令传达了下去。

    敌营内本来就只有一百多多个鞑子兵,其中还有一大半是伤病员。用炸药包炸破大营木栅栏后,几乎没用到一刻钟,战斗就已经结束。

    除了有十来个骑在马上,夺路而逃外,剩下的九十八个鞑子,包括阿拉善,全都交代在这里了。

    九十八个首级直接被装上了一辆平板车,剩下的无头尸体则堆成了一座小山似的,堆放在了正对着大营正门的空地上,旁边还插着一根破旗杆,上面用鲜血写上了“犯我大明者,以此为例”九个鲜红醒目的大字,隔着老远就能看得到。

    而在尸体的下面,张俊山又直接让爆破组的人放了四个炸药包,然后将导火索弄得很长很长,直接拉到了大营外的山林间,一个哨探队的队员,就伪装隐蔽在那里。

    做好这一切之后,张俊山这才下令撤退,带着九十八个斩首功,飞快地顺着官道,往迁安方向撤退。

    而几乎就在他们前脚刚刚离开,济尔哈朗的两千大军的前锋就踏进了大营!

    就在张俊山发动攻击,吹响冲锋号的同时,十几里外的济尔哈朗隐隐听到空气中传来的冲锋号声,心中一惊,急忙集合了一个千人队,由甲喇额真额林都率领,快马加鞭地往迁安方向挺进。半路上就遇到了从大营逃出来前来报信的十几个阿拉善麾下的骑兵。

    领队的甲喇额真额林都留下了几个骑兵做向导,带着他们飞快地往大营赶去,其他几个骑兵则被派去向济尔哈朗禀报。

    一路紧赶慢赶,额林都赶到大营的时候,也还是晚了一步,只看到了大营中堆积如山的尸体。额林都眼神冰冷地扫了一眼堆积如山的尸体,隐藏在大营外的哨探队员正要引燃导火索,没想到额林都却突然又下令追击,直接穿过大营,顺着官道追了上去。

    张俊山他们才刚刚撤离不到七里,距离前沿阵地都还有将近八里路,便听到身后官道上传来了密密麻麻的马蹄声。

    张俊山脸色一变,急忙下令道“兄弟们,加速撤退,敌人追上来了,只要跑回阵地,我们就安全了!”

    正常情况下,步兵肯定是跑不赢骑兵的。不过好在水师陆战队的日常训练中,从来就没有缺乏过长跑训练,每天早晚课基本上都有二十里三十里的长跑,区区几里路,就跟开胃菜似的,听了张俊山的命令,所有人全都加速跑了起来。

    张俊山一边跑一边还在大声地吼道“兄弟们,加紧跑,跑得快,回到阵地,就有酒肉吃,有赏银拿,跑慢了可就没命了!兄弟们,加把劲啊!”

    张俊山他们的速度很快,但额林都他们骑兵的速度,却更快。虽然双方有五六里的距离,但等到张俊山他们望到阵地前沿的铁丝网时,额林都所部的骑兵也已经追到了他们身后不到一里了。

    “弓手准备!”额林都在马背上一边冲锋一边大声下令道,他身后的骑兵几乎同时张弓搭箭,瞄准了前方的明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