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探花为王 第400章 收复迁安

时间:2018-10-15作者:瑞格尔

    第三百九十九章收复迁安

    带头投降的县令朱运泰已经死了,坐在他身边的大金国大人牛录额真阿齐拉也已经死了。冲进县衙的明军虽然只有五个人,但从刚才他们使用的那种近距离爆炸的火器来看,也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

    更主要的是,女真人占城后,为了更加容易控制住城内的汉人,无论是县衙的衙役也好,还是军营里的汉军也罢,全都不许装备弓弩之类的远程兵器,更别说在明军中占据了很大一部分比重的火铳了。

    如此一来,即便迁安县衙的捕头陈明国想要下令缉拿顾绛他们五人,也有些无从下手了。更何况,他要真那样下令了的话,那他的好日子基本上也就到头了。

    女真人能够占领迁安,主要还是运气的成分居多,即便跟随朱运泰投降了女真人,但陈明国心里还是认为,这天下还是大明国的,女真人即便取了个伪号大金,占了迁安遵化等城,迟早还是得退出关外,该回哪回哪去。这迁安城啊,早晚还得回到大明国手中!

    在明知道大明军队已经破城了的情况下,还下令抵抗,除非是他陈明国疯了,头上吃饭的家伙不想要了,否则只要是个正常的人,都不会干这种蠢事!

    想到这些,陈明国盯着顾绛瞧了几秒钟,将手上的腰刀一扔,跪了下去,磕头说道“小的迁安县衙捕头陈明国,拜见大人。”

    顾绛瞧瞧地松了一口气,他们只有五个人,县衙的衙役少说也有三四十个,真要动起手来,即便他们占据了武器装备的优势,却也不一定就能够保证把这些衙役都给收拾了,更何况还要控制住前来参加朱运泰的小少爷满月酒的这些商贾富豪了。

    陈明国带头放弃抵抗,顾绛总算是也松了一口气,瞧着陈明国说道“陈捕头,你能够迷途知返,弃暗投明,很好,我会上禀钦差大臣,为你请功。现在,你马上带着县衙差役,控制住县衙各个进出院门,紧守门户,封印府库,以防乱兵趁虚而入。”

    “小的领命。”陈明国磕头说道,爬起来,又瞧了一眼院落里的这些商贾巨富,然后又问道“大人,这些商贾要如何处置?”

    “先关进大牢,等城中战乱平息之后,再由钦差大人亲自决断。”

    那些商贾巨富一听,顿时脸色大变,进了大牢,想要再出来,不脱层皮是绝对不可能的了。有见机得快的,急忙跪倒在地,大声叫道“大人饶命,大人饶命,小的没有从贼,小的没有从贼啊大人。”

    陈明国刚刚投诚,正是需要好好表现的时候,哪会让这些商贾巨富再在院落里聒噪?手一挥,便带着衙役上前,连推带拉地将一干商贾巨富全都带了出去。

    等陈明国带着衙役把那些商贾巨富带出去后,顾绛又回头对身边的一个陆战队员说道“老九,你马上带着朱运泰和女真鞑子头的首级,前去城中,招降赵成安所部,然后带着他们,直插城东,接应老七他们,务必要保证顺利打开东门,迎接大部队入城。”

    那个陆战队员微微点了点头,三两步走到朱运泰身边,手起刀落,一下子斩下了朱运泰的首级,一手拿了,又转身走到阿齐拉身边,同样的手起刀落,斩下阿齐拉还残存的半个脑袋,提着他的金钱鼠尾辫,大步往县衙外走去。

    老九一人手提两个血淋淋的首级,从县衙里面走出来的时候,守卫县衙的几个衙役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颤,连看都不敢多看老九一眼。

    走出县衙,翻身骑上一匹高头大马,老九又回头喝道“尔等紧闭县衙大门,有任何乱军胆敢闯入,格杀无论!”

    几个衙役急忙应了声是,然后便将县衙的大门紧紧地关上,又不放心地多加了两道横梁。

    老九瞥了一眼县衙大门,这才纵马狂奔而去,一边狂奔一边大声叫道“官军收复迁安,狗贼朱运泰,鞑子头儿阿齐拉皆以授首!”

    不多时,老九便已经来到了迁安城东的汉军校场营区。

    城中还没发生爆炸时,赵成安就已经回到了营区,然后以有军情禀报为由,独自一人去了女真监军骁骑校营帐。

    赵成安也是个果断狠绝的人,既然已经决定了弃暗投明,心中便没有任何迟疑。赵成安孤身一人前来,那个女真骁骑校也不疑有他,直接让他进了营帐。

    随后,赵成安便以禀报机密军情为由,走到了女真骁骑校身边,拔出一把短匕,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下子刺进了女真骁骑校胸口。

    女真骁骑校至死也没明白,之前唯唯诺诺胆小怕事的汉人佐领,竟然胆敢行刺自己,吃惊地瞪大了眼睛,到死也不瞑目。

    “某乃堂堂汉人,羞与尔蛮夷为奴!”赵成安轻轻地在女真骁骑校耳边吐出了一句话,拔出短匕,随即又走到一旁的兵器架边,拿起一把腰刀,拔了出来,走到骁骑校的尸体边,手起刀落,一刀便斩下了骁骑校的首级。

    之后,赵成安便一直盘腿坐在女真骁骑校的营帐之中,身边就放着那把刚刚斩下了女真骁骑校头颅的腰刀。他已经做打算,朝廷官军能够收复迁安,自然是再好不过了。如果朝廷军官没能像顾绛所说,收复迁安,那他便决心一死谢国。

    没过多久,城中便接连响起了两声惊天动地的大爆炸,随后,营区中顿时慌乱了起来。赵成安虽然没有走出营帐,但他也听到了营帐外来来回回嘈杂无序的脚步声,可以猜想得到,肯定有营区的汉军往他的营帐里去禀报,然后发现他并不在营帐中了。

    既然城内的明军已经发动了攻势,那自己再待在这里等死也不是那么一回事了。这样想着,赵成安长身而起,将钢刀插回刀鞘,挂在腰上,大步走出了骁骑校的营帐。

    两个汉军迎面脚步慌乱地跑了过来,看到赵成安,不由得楞了一下,旋即上前行礼说道“大人,不好了,城北城西两个地方发生爆炸并起火,大金国的人让我们赶快前去救援。”

    赵成安瞧了那个汇报的汉军一眼,旋即大声下令道“此时天色已晚,城中接连发生爆炸,定是有敌军混入,为了预防万一,给敌人可趁之机,传令下去,所有官兵原地固守,不许随意走动,也不许大声喧哗,有胆敢不听号令者,就地格杀!”

    一个杀字出口,两个汉军顿时感到一股浓烈的杀气扑面而来,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寒颤,急忙躬身应道“是。”转身跑去将赵成安的命令传达了下去。

    慌乱的营区顿时又恢复了一丝秩序,所有人都拿着兵器,待在营区之中,心中有些忐忑不安地听着城中各处渐渐传来的枪声和爆炸声。女真人以精于骑射而自豪,不屑于使用火器。城中传来的枪声爆炸声,多半是明军所为。

    也就是说,很有可能朝廷的官军已经进城了?所有汉军心中不免有些忐忑地想到,要是官军真的进城了,那城头上的大王旗岂不是又要变换了么?也不知官兵会怎么处置他们这些投敌的汉军。

    而他们的头头,汉军佐领赵成安,却冰冷着脸,一言不发地坐在军帐之中,他不说话,他手下那些都头总旗之类的小官,自然也大气都不敢出一口了,心中不免忐忑不安地想到,也不知这位赵大人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老九一边纵马狂奔,一边大声呼喊道“官军收复迁安,狗贼朱运泰,鞑子头儿阿齐拉皆已授首!”不多时,便来到了城东军营。

    守卫军营的一队汉军拿着红缨枪,立在拒马阵后面,心中忐忑不安地望着纵马而来的老九。老九在营区门口勒住了马匹,将手上的两颗首级往拒马阵前一扔,冷声说道“官军收复迁安,狗贼朱运泰、阿齐拉皆已授首,尔等还要负隅顽抗吗?”

    几个汉军互相对望了一眼,却没有一个人敢开口说话。

    老九冷哼了一声,又大声说道“赵成安呢,让他出来见我!”、

    一个汉军急忙转身跑进营区,向赵成安禀报去了,不多时,赵成安便急冲冲地来到了营区大门口,瞧了一眼地上扔着的两颗血淋淋的头颅,脸色不由得一变,急忙喝令道“打开营门,请上差入营。”

    几个汉军这才手忙脚乱地打开营门,搬开了拒马阵。

    赵成安上前几步,朝老九躬身行礼说道“上差,请入营。”

    老九斜了赵成安一眼,冷冷说道“不必了,奉参谋长军令,命尔即刻领军,前往东门,迎接大军入城!”

    赵成安一愣,旋即躬身应道“下官遵命。”直起身来,转身大声叫道“传令,所有人即刻出发,前往东门,接应朝廷官兵入城!”

    几百名汉军很快便集合了起来,听了赵成安的命令后,所有人都瞧瞧的松了一口气,还好,是迎接官军入城,不是与官兵交战。如此一来,他们也就可以放心了。

    几百名汉军虽然人不是很多,战斗力也还要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但在迁安县城里,却依然是一股不容忽视的力量,女真人的骑兵,在迁安县城里,也仅仅有不到两百人而已。

    在赵成安和老九的带领下,三百多名汉军赶到东门时,几个陆战队的人正与汉军、女真人混战在一起,以寡敌众,正在猛攻城门。

    然而区区几个陆战队员,又怎么可能轻而易举的就攻破有三十来个女真兵,四五十个汉军守卫的城门呢。即便陆战队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又占据了火器的优势。但等到城楼上的女真人反应过来时,他们依然渐渐的落在了下风,被十几个女真骑兵用箭射的抬不了头。

    “趁着对方还不知道你们已经反正,直接冲过去,控制住那十几个女真兵。”老九在赵成安身边低声说道。

    赵成安微微点了点头,手一挥,带着手下的汉军大步冲了上去,那十几个女真兵还没反应过来,赵成安他们便已经冲到了城门洞里,跟那十几个女真兵混合在了一起。

    “兄弟们,杀鞑子,报国恩!”赵成安大声喝道,一刀砍翻了身边一个女真鞑子。他身后的汉军也纷纷出手,几刀便砍翻了几个女真兵。

    守卫城门的汉军还没明白过来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楞了几秒钟,直到一个女真兵反手将他们中的一个砍翻在地,又听到赵成安在那高喊“兄弟们,杀鞑子啊!”这才纷纷回过神来,转身朝自己身边的鞑子挥刀砍去。

    混乱中,老九高声喊道“陆战队,不要恋战,先打开城门!”冲到城门边,用力抬起横杠,横杠很粗很重,足足有一人合抱那么大小,至少有好几百斤重,老九一人根本抬不起来。

    而就在这时,一个女真兵反应过来,大声叫道“不好,他们要打开城门,放城外的敌人入城!”说话间,几下跳到老九身后,高高地举起弯刀,猛地向老九后背上劈了下去。

    凌厉的刀锋一下子将老九的后背划开一道深可见骨的口子,老九咬紧牙关,全然不顾背上传来的疼痛,依然用力抬着横杠。

    那个女真兵收回弯刀,高高的举起,又要朝老九背上砍去,就在这时,只听见“砰!”的一声枪响,那个女真兵脑袋上冒出一团红色血光,直愣愣地往后倒去。

    “九哥,我们来了。”几个陆战队员冲到老九身边,合力抬起横杠,用力一掀,将横杠掀在地上,然后用力拉开了城门。

    城门一开,城外的陆战队员顿时大声呐喊着冲了进来,也不去管那些与汉军混杂在一起的女真兵,直接往县城里面冲去。

    不管是汉军也好,还是女真兵也罢,全都楞了一下,旋即才又回过神来。东门的女真兵本来就只有不到三十人,眨眼间也就被赵成安的汉军全部给砍翻在地。城门处,终于没有了一个女真兵。

    赵成安一边约束住汉军,一边找到了重伤的老九,关心地问道“兄弟,你没事吧?”

    老九虚弱地抬了抬手,说道“赵,赵大人,烦请你马上下,下令关闭城门,不许放任何一个女真鞑子出城。”

    赵成安急忙点了点头,站起来大声叫道“关闭城门,注意保持警戒,不得放过任何可疑人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