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探花为王 第396章 迁安城外

时间:2018-10-15作者:瑞格尔

    第三百九十五章迁安城外

    “参谋长,回来了,小张子回来了。”一个穿着绿色迷彩服的钦差水师行营陆战队的队员兴冲冲地跑进了山洞。

    山洞里,钦差水师行营参谋长顾绛正拿着一块方便面饼干啃着,听了陆战队员的话,一下子站了起来,将手中的方便面饼往铺着粗布面料的地面上一扔,疾步走了出去。

    还没走到山洞口子边,一个穿着普通粗布袄子,脸上黝黑,浓眉大眼络腮胡子的男子便急冲冲地走了进来,正撞上顾绛,将顾绛撞了一个踉跄。那人眼疾手快,急忙伸手拉住了顾绛,说道“参谋长,你没事吧。”

    顾绛摆了摆手说道“没,没事。”瞧了那人几眼,有些不确定地说道“小张子?”

    “诶,是我,参谋长。”那人笑着说道。

    顾绛微微一愣,心中却有些诧异,没想到水师行营陆战队的队员竟然这样善于乔装改扮,若不是旁人告诉顾绛这是小张子,他自己也亲口承认,顾绛还真不大敢相信,眼前的人就是小张子呢。

    “回来就好,情况怎么样?可有机会摸进城去?”顾绛微微颔首,然后便迫不及待地问道。他们现在就在迁安县城外不到十里的一座小山半山腰上的一个洞穴之中,小山上还伪装隐蔽着两百个水师行营陆战队的队员。这些,就是顾绛带来奇袭迁安的主要力量。

    “参谋长,老实说,不太顺利。”小张子有些为难地瞧了顾绛一眼说道。

    “哦,为什么?”顾绛眉头一挑问道。

    “参谋长,我在城外守了一个多时辰,发现进出城门的人很少,盘查得也很严,最主要的是,每个进出县城的人,都必须有当地里正出具的保书,没有保书,谁都进不去县城。我守了那一个多时辰,就见到三四个拿不出保书当场被守卫城门的伪军给抓了的。”

    “竟然有这事?”顾绛不由自主地皱了皱眉头,若真是这样,那想要摸进县城,可就有些难度了。

    “可不是么。”小张子耸了耸肩说道。

    顾绛瞧了小张子一眼,却见他眼中竟然隐藏着些许笑意,似乎正在强忍着,不由得一愣,旋即明白过来了,一把抓住小张子的衣服说道“好呀,你小子竟敢骗我。”

    “参谋长,我哪敢啊,我说的可都是真的。”小张子哈哈大笑着说道。

    “说,老实交代,有没有办法进县城!若没办法,我就把你绑了,直接送县城投敌去!”顾绛虽然年轻,但长得却比较高大壮实,从体型上看,他更偏向于北方人的体格。

    “别别别,参谋长,我说,我说还不行么。”小张子急忙说道,“进出县城,的确是要当地里正出具的保书,我了解到这个情况后,就去了县城外面的小刘庄,摸到小刘庄那个里正家里,想搞几份保书来的。”

    “那搞到保书没有?”顾绛有些迫不及待地问道。

    小张子摇了摇头,说道“没搞到。”看见顾绛好像要发火了似的,便急忙又说道“不过我把他们里正刘德芳给带来了。”

    “你把小刘庄里正给带来了?”顾绛皱眉瞧着小张子说道。

    “没办法啊参谋长,那家伙非说要见到我们管事的人才肯答应出具保书。”

    顾绛皱了皱眉,瞧了瞧小张子,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又说道“小张子,你觉得那个里正刘……刘德芳可能反正么?”

    “我看那刘老汉挺老实本分的,应该可以拉拢一下吧。”小张子想了想才又说道。

    “那行,把他带进来吧。”顾绛点了点头说道。

    小张子楞了一下,然后才笑着应道“诶,好嘞,我这就去把他带过来。”说着,便转身跑出了山洞。

    不一会儿,小张子便带着一个五十多岁的乡下老农装扮的头发花白的老人走进了山洞。

    “大当家的,小刘庄里正刘德芳到了。”小张子走到顾绛跟前,朝顾绛躬身行礼说道,说完,又转头对刘德芳说道“刘老汉,这位便是我们大当家的。”

    听了小张子的话,顾绛好险没一口喷出来,还大当家的,你以为咱们是山上拉杆子打家劫舍的响马啊?

    刘德芳虚了虚眼,适应了好一会儿才看清楚席地而坐的那个最多二十岁的年轻的‘大当家’的。楞了几秒钟,刘德芳这才回过神来,伸手拉了拉小张子,说道“张兄弟,你没糊弄我吧?这真是你们大当家的?”

    小张子还没说话,顾绛已经笑着站了起来,几步走到刘德芳跟前,伸手拉着他的手说道“老汉不必惊慌,你别听小张子胡说八道,我们不是什么打家劫舍的响马。不妨实话告诉你吧,我们是朝廷的军队,奉朝廷之命,前来收复迁安的。”

    “你们真是朝廷的兵马?”刘德芳还是有些不相信地说道。

    “老汉你不相信啊?那好,我给你看样东西。”顾绛笑着说道,伸手从怀里掏出一封加盖了李文博钦差印信的公文,递到刘德芳面前,笑着说道“老汉,你看见了吧,这是朝廷钦差大臣的印信,如假包换,这可不会骗你吧?”

    刘德芳瞧了几眼,顿时激动得有些眼眶发红,伸手拉着顾绛的手,连声说道“好,好啊,等了这么久,终于把王师给盼来了。大人啊,你是不知道啊,那些女真人蒙古人,他们,他们都不是人,是畜生啊,庄子里的女人全都被他们给糟蹋啦!”说着,刘德芳已经忍不住老泪纵横。

    顾绛听了刘德芳的话,心中也好像压着一块巨石似的,使劲吸了一下鼻子,这才又说道“老人家,你别太伤心了,我们这次来,就是为了收复迁安,为了狠狠地教训一下那些女真蒙古畜生!”

    “大人,你们这次带了多少朝廷兵马来?”

    顾绛还没说话,小张子已经抢先笑着说道“老汉,我们这次带了两……”话还没说完,却被顾绛狠狠地瞪了一眼,剩下的话就又咽进了肚子里。

    瞪了小张子一眼,顾绛这才又说道“老人家,你放心,我们这次带了很多人来,我们这两千人还只是先头部队,大部队都还在后面呢。”

    “两千人?也不少了。”刘德芳点了点头说道,“城里我进去过几次,听县城兵曹主事赵大人说,城里大概有两百多个蛮子,还有赵大人自己统领的三百多个明军,总共有五六百人呢。”

    顾绛一愣,急忙示意身边的陆战队员将老头说的话记了下来,然后又问道“老人家,你说的兵曹主事赵大人,你跟他很熟么?”

    “熟,当然熟了,赵大人就是从我们小刘庄出去的人,他的根还在我们小刘庄呢!”

    “那这位赵大人的名讳是?”

    “小安子。我们村里人都叫他小安子,大名应该就叫做赵安。”

    顾绛微微颔首,又问道“那这位赵安赵大人现在有多大岁数了?”

    “三十出头,长得人高马大的,一脸的络腮胡子,声音粗的,隔着百十丈都能听见。”刘德芳说着,停顿了一下又说道“哦,对了,就跟戏台上的猛张飞似的,很好认的。”

    顾绛微微点了点头,转头低声问身边的陆战队员“记下了没有?”

    那个陆战队员急忙点了点头。顾绛见状,又回头对刘德芳说道“老人家,能不能麻烦你给我们写几个字,替我们跟这位赵大人引荐一下。”

    “没问题,要写些什么,大人您尽管说,我这就写。”刘德芳点头说道,停顿了一下,又问道“有纸和笔么?”

    “当然有了。”顾绛高兴地说道,一边拿出纸笔来,一边说道“老人家那太谢谢你了。”

    “谢我做什么,只要你们是真心打蛮子的,能够替我们小刘庄的老少爷们出了胸中这口恶气,那就成。”说着,刘德芳又回头问道“对了,你们还招兵不,我可以让我们庄子里的汉子来投军。”

    “呃,招,肯定得招兵啊。不过这事我说了可不算,这事啊,得我们钦差大人拿主意。”

    “哦。”刘德芳点了点头,拿过纸和笔,铺在青石板台子上,又问道“大人,写些什么呢,你说我写。”

    “没关系,老人家,你随便写写,就跟平常写家书一样,随便唠唠家常,顺变提一句我们这位张进张兄弟就行。”顾绛笑着说道。

    刘德芳瞧了小张子一眼,回过头去,俯首提笔,很快就写下了一封信,转手递给顾绛说道“大人,你看这成么?”

    顾绛瞧了一眼纸上的字,字迹有些潦草,还有不少的错别字,不过这个时代,能够识文断句,就已经很不错了,绝大多数人,还是一个大字不识的文盲呢。

    瞧了刘德芳一眼,顾绛突然又问道“老人家有功名在身吧?”

    刘德芳楞了一下,旋即摇了摇头,说道“惭愧,让大人见笑了,我只是幼时上了几天私塾,能识得一些文字,年轻的时候参加科举,没考上,后来就在村里开了个私塾,教教村里的孩子们。”

    顾绛听了刘德芳的话,转头望向了小张子张进,却见张进轻轻地点了点头,表明刘德芳没说谎。

    顾绛这才稍微放心了些,笑着对刘德芳说道“老人家,您别多心,现在这里毕竟是女真蒙古人占着,我们也不得不多个心眼,你可千万别多心啊。”

    刘德芳微微楞了一下,旋即点头说道“大人,您说的我都懂,都懂。”停顿了一下,又说道“对了,我听这个张兄弟说,大人你想让小老儿做几份保书对吧?”

    顾绛轻轻地点了点头,却见刘德芳伸手从兜里掏出几张两寸宽,五寸长的纸条来,递给顾绛说道“大人,这每一份保书上面,都盖着县衙的印信呢,要做可没那么好做。这几份保书是我们一家老小的,您要用得上,就拿去用吧。”

    顾绛楞了一下,接过保书翻看了一下,总共有十一张,最上面两张是刘德芳和他老伴儿的,然后是他三个儿子两个儿媳妇,两个女儿,还有两个孙子的。每一张上面都加盖了迁安县正堂的钤印,要现场伪造的话,的确是有些困难。

    瞧了几眼保书,顾绛这才又对刘德芳说道“老人家,多谢你了,你这可是帮了我们大忙了啊。”说着,又对张进说道“小张子,带刘老汉下去休息一下,给老汉准备些吃的,罐头方便面什么的,得给我好好招待,知道吗?”

    “得嘞,大当家的,你就放心吧。”张进笑着说道,然后又对刘德芳说道“老汉,走吧,我带你去吃好吃的。”

    刘德芳跟在张进身后走了几步,又回过头来对顾绛说道“大人,我这算是反正么?你们拿下县城后,不会再治我投敌之罪了吧?”

    顾绛楞了一下,旋即笑着说道“不会不会,老人家,你放心,你这是立功,不仅无罪,我还要向钦差大人替你请功呢!”

    “立功不立功的,我没想过,只希望朝廷以后别再追究我们通敌的罪名就成。”刘德芳摇了摇头说道,然后才转身跟着张进走出了山洞。

    顾绛楞了几秒钟,然后才回过神来,转头对身边的陆战队员沈君山说道“君山,马上召集全队少尉以上军官,前来军议。”

    沈君山急忙点了点头,说道“是。”行了一个军礼之后,大步走出了山洞。不一会儿,全队少尉以上的军官就都出现在了山洞之中,包括沈君山。

    少尉军衔现在在水师行营陆战队中,也算是中级军官,是从之前的总旗官改任而来,算是陆战队的基层骨干军官,放在大明普通军队之中,每一个至少都是把总以上的水准。

    顾绛带来的这两百个陆战队队员之中,少尉军官也才四个,再加上两个中尉军官和顾绛,总共才七个人。

    将事情大致给他们说了一下,顾绛环视了众人一眼,说道“诸位有什么想法,现在就可以说了。”

    “参谋长,这个刘德芳信得过么?”当即便有人提出了疑问。

    顾绛没有回答,而是转头问沈君山“君山,你刚才一直都在,说说你的看法。”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