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探花为王 第356章 最新态势

时间:2018-10-15作者:瑞格尔

    第三百五十五章最新态势

    这样训练了大半年之后,才有了现在杜斌率领的这三千陆营兵。虽然这三千陆营兵都还没真正上过战场,但他们在操练时每个人打坏的火铳,没有五支也有三支,可以说对三段击战术也是烂熟于胸,在都头的命令下,几乎可以做到不加思考,听到命令就开枪的地步。

    虽然杜斌对手下的三千新兵还有些心里没底,但李文博却很乐观,不止一次当着全军将士的面夸他们是勇士,是世间少有的精兵强将,个个都能以一当十,横扫天下!

    而让杜斌奇怪的事,那些士兵多听了几次这样的话,竟然全都相信了,全军上下,从上到下,都散发出一种强烈的自豪感和认同感,更是生出一种目空一切的强烈自信心。

    杜斌不知道这种自信心和自豪感到底是好还是坏,李文博也私下跟他说过,这些新兵现在所欠缺的,只是一次战斗。只要见一次血,他手下这三千兵便能以一当十,一举击溃三五万兵完全不在话下。

    对此,杜斌还是有些将信将疑的,作为主帅,这些疑虑,他从来就没有表现出来过。但这次北上勤王,就是一次很好的检验士兵战斗力的实践,是骡子是马,练了这大半年了,也该拉出来溜溜了。

    哨队的哨探一早就全部撒了出去,整个京畿地区的敌我双方态势早就反馈到了杜斌手中,也在李文博派来的,浦东技术专修学校文秘专业实习的十几个学子们的手中,变成了一幅巨大的沙盘,直观地呈现在了杜斌眼里。

    这些来自于浦东技术专修学校的学子们,虽然都还很稚嫩,最年轻的甚至可能不到十五岁,但对于哨探打探回来的消息,却能及时做出反应,更新敌我双方态势,还能做出一幅这么完成的沙盘。在这一点上,杜斌还是觉得十分意外的。

    对于杜斌来说,沙盘其实并不是什么新奇的玩意儿,几千年前的老祖宗早就玩的溜顺熟了。但是这套按照完全写实布置下的沙盘,连道路基本上都保持了原样,山川地貌更是一目了然。这样具象化的沙盘,杜斌第一次见到时,还是有些惊讶的。

    但现在,杜斌已经司空见惯,熟视无睹了。浦东技术专修学校的文秘专业,对外宣称是培训幕僚、师爷以及账房先生这一类的学子,但在杜斌看来,其实他们也培养能够指挥战争的将校。

    不过,有这些能够识文断字的年轻学子帮着自己分析军务,杜斌感觉还是蛮不错的,老祖宗不是也说过吗?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有这么多人帮着自己一起想对策,早就超过三个诸葛亮了,更何况,他们只是提供参考意见,最终的决策,还是要靠自己。

    此次以实习的名义,带着同学来到杜斌帐下的参谋团,是由归庄带领的,足足有十八个人。除了专业负责参谋决策的六个人之外,还有两个被分配到了哨队,两个被分配到了后勤担任司务长和庶务长,还有八个则被分配到了基层‘都’里,担任见习旗官。

    ‘都’是杜斌新陆营的最基本建制单位,每个都一百人,设有一个都头,两个总旗官。平时的训练行动,基本上都是以都为单位进行的,就连吃饭睡觉,全都的人都是集中在一起的,连都头旗官都一样。

    这个时候,归庄正在杜斌的中军营帐更新最新的敌我态势图。他将一面代表着后金鞑子的黄色三角旗插在了沙盘上堆积出来的京师北边的德胜门,在贴着德胜门三个小字的地方,已经纵横交错地插上了十几面旗帜。

    其中有代表黄太吉的正黄旗,和硕贝勒代善的正红旗,和硕贝勒济尔哈朗的镶蓝旗,代善之子岳托的镶红旗,也有代表蒙八旗右翼的双三角小旗。每一面小旗,就代表着一个甲喇一千五百人。

    从沙盘上看,聚集在德胜门外的满洲鞑子兵已经超过了五个甲喇七千五百人,此外还有蒙古右旗仆从军三千人。

    而与之纵横交错对阵的大明军,则是宣府总兵侯世禄的一万明军以及大同总兵满桂的一万明军。虽然两镇总兵都号称有一万明军,但根据哨探得来的消息,侯世禄的兵只有五千不到,还大多都是从各处临时抓来的壮丁民夫。

    而满桂所部多是骑兵,数量也只有五千人左右。两镇号称两万明军,实际上却只有一万人不到。后金围困德胜门的满洲蒙古军兵,数量也在万人左右,双方人数相当,但战力却不在同一个档次上。

    将代表侯世禄所部的三角小旗从沙盘上拔了起来,归庄不带任何表情地说道:“根据哨探报告,昨日伪酋黄太吉亲率满蒙军兵,与宣府大同两镇官兵对阵,甫一接战,侯世禄部兵溃,满桂所部独力奋战,力战不退,城上守军以大炮轰敌,却误伤满桂所部。入夜之后,满桂仅余百人退入关帝庙修整。”

    停顿了一下,归庄又走到沙盘另一边,用长条细棍指着广渠门一带说道:“与此同时,广渠门外,袁督与伪金莽古尔泰、阿济格、豪格、多尔衮等部激战,南面锦州总兵祖大寿所部攻击伪金侧翼,以为袁督策应。双方夹击,金兵不敌败退,已过运河。”

    说着,归庄又伸手将广渠门一带敌我交错的旗帜中,代表满清莽古尔泰、阿济格、豪格、多尔衮等部的旗帜拔了出来,插到了大运河东面,同时拔起的,还有参将王承胤所部的明军。在广渠门之战时,王承胤所部望风而逃,还没与后金接战,便往南逃去。

    在归庄这种年轻气盛的小愤青眼中,直接杀了王承胤的心思都有。

    望了杜斌一眼,归庄这才又说道:“这便是昨日发生在广渠门和德胜门两地的战斗。德胜门败而广渠门胜,由此可知,后金军也绝非不可战胜,只要指挥得当,我军也一样能击败后金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