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鸡儿飞 33 习武

时间:2018-10-28作者:心情马甲

    下一项是由菲奥指点何剑武技。

    何剑的天醒法是讲述体内斗气魔力如何运行,每一级别都有不同之处,而且是相辅相成,单独提出斗气来并不合适,对于斗气和魔力的外放,天醒法也有讲述,但并不详细。

    拿何剑的话来说,天醒法是侧重于内功的。

    何剑现在的武技就是毫无武技,跟菲奥学习武技也可以理解成学会如何挨打。

    练了没两下,何剑就有些后悔了,刚才不该吐槽菲奥做的食物不完美的……

    菲奥的速度极快,快到以何剑的眼力根本看不清他的动作。

    别说手腕的动作,就是身体的移动都看不清,对于何剑来说,菲奥简直就是瞻之在前,忽焉在后,人都看不清还怎么打?

    “你不可以闪现的!”挨了几下的何剑不服地叫。

    “我没有闪现。”菲奥陡然出现在何剑的视线中。

    何剑意识到菲奥和普鲁斯相比,性格要温和很多,但这并不代表他武技不行,黄金神殿当初那么多人,就他们俩留了下来,足可以证明他们俩是当时的佼佼者之一。

    “你要把速度压制在和我差不多,这样我才有训练的必要,否则我看都看不清,就没法练了。”何剑提出要求。

    “行。”菲奥也不废话,执剑来攻,这回何剑可以清楚地看见菲奥的进攻路线了,遗憾的是就算他看见了菲奥的动作,也估摸着他要刺向哪边,但就是防不住!

    菲奥的进攻让人感觉别扭之极,攻击线路明明白白,就是躲闪不掉!

    那种感觉简直让人吐血,就好比在跟艾弗森打篮球,他左晃右晃之间,你的重心已经乱了,眼瞅着他从右边过,偏偏就阻挡不了,因为你的身体重心已经完全靠左,再想往右结果就是自己把自己绊倒在地。

    菲奥轻轻刺中几剑后,心情也愉悦起来。

    当然此时何剑的心情当然是郁结的。

    菲奥开始教授何剑剑法,教得都是一些基础,怎么站,怎么蹲,何时前进,何时后退,在哪种站位时是先迈左脚还是右脚,这时何剑想到了普鲁斯……

    所有的技法都是教授容易,修行难,就像中国有句老话,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

    要想把菲奥讲述的运用到实际当中,就需要把各种要点熟记于心,并化作本能,战斗中可没有给你思考的时间。

    菲奥讲述了一阵子就让何剑独自练习,何剑点头称是。

    他笑道:“从来没练过这些,我以前看些书,说什么为了熟能生巧,力道刚猛而巧,每天都要劈柴一千下才行,原来都是无稽之谈。”

    菲奥愣了愣,说道:“你说的这个方法也不错。那你每天也劈一千下吧。”

    何剑“咣当”下巴掉了下来。

    菲奥想了片刻,说道:“一千下可能不够,先两千吧。”

    何剑“啪嚓”整个人碎裂于地。

    一旁的噬龙鉴于早上的事故,不敢出声,只是无声地打滚。

    苦逼的何剑陷入了无边的黑暗,脸上的阴沉都要滴出水来,一遍遍的重复基础动作,气场强大到连普鲁斯都不愿意到他跟前。

    何剑的性格当中有坚韧二字,还有一股傻子精神。

    或许这是他小时候学琴时养成的习惯,虽说对学琴百般讨厌,但既然做了,就要做到最好,这一段弹不好,那就多弹几遍。

    10遍不行就20遍,20遍不行就50遍,咬咬牙就100遍。

    何剑会三门外语,当初记单词的时候,他父母跟他说,你每天要记10个生词啊,他说好。

    在学习的过程中,他听说了无数的记忆法,有的吹到了天上,如何如何好用,他偏偏不,坚持每天10个生词,每日不息。

    所以说,有时候笨办法也是一种好办法,而大多数人都忘记了这一点,迷失在了找办法的过程当中。

    当菲奥把晚餐端过来的时候何剑还没劈完。

    初冬的天气,何剑仅把上衣扎在腰间,露出排骨一样的小身板,浑身大汗,但看着竟然会有一种气势。

    等何剑过来吃饭的时候,右手几乎完全抬不起来,菲奥看见了,只说了一句:“左手也要练啊。”

    何剑:我现在什么都不想说,只想向你丢出一只箭兔。

    中午没吃到的箭兔晚上终于吃到了,模样比中午的好得多了,至少一眼看上去就能分辨出来那是块肉。

    何剑咬了一块在嘴里,味道暂且不谈,那种冷热交替的感觉实在是奇妙,烤的肉是热的,吃在嘴里偏偏有一种冰丝丝的凉意。

    “嗯?”何剑砸吧砸吧嘴,又咬了一块,好奇怪的感官,就好像爆炒冰激凌一样。

    菲奥冷着脸看何剑吃,就等他嘴里再冒出什么没营养的话出来,心里盘算着明天可以加些码。

    何剑察言观色,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给了菲奥一个灿烂的笑脸,菲奥的脸色都摆不下去了。

    吃完晚饭,总算不用再进行体力上的锻炼了,这一段时间是属于法神的。

    在房中,何剑面对桌子端坐,桌子上有一颗头颅,头颅正在眉飞色舞地讲魔法。

    何剑提了几次意见让他把整个身子都露出来,法神执意不肯,还批判何剑,说对任何事物都不能抱有成见,你有了思维定式就不会思考它是为什么存在。

    你总觉得人就应该是有头有身子的,那么对于魔法呢?

    一个简单的小火球就一定要是那样子吗?

    在魔法领域,何剑说不过他,但总觉得法神露个头跟魔法没有屁的关系,只是他的恶趣味罢了。

    法神的知识博大精深,换个人来还真不一定能快速地理解。

    但法神遇到了能把江苏卷子考到满分的男人,不仅理解力超群,想法还常常另辟蹊径,提出的问题虽说幼稚,往往还会给法神提供另一条不同寻常的思路。

    “魔法,就是把构成这个世界的本源某一部分提取出来,然后按照设定的架构再释放出去。你现在还释放不了魔法,我画个符文你感受一下。”

    法神也不见动作,一旁的笔自动蘸了蘸调配好的粉末,在一块魔兽皮上画了起来,“不要用眼睛去看,用精神力感受,感受到什么?”

    初级的魔法架构何剑已经背了一大筐,只是还没实践过。

    他把精神力附着在魔兽皮上细细体会,“这好像是小火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