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鸡儿飞 14 契约

时间:2018-10-17作者:心情马甲

    奥斯汀转眼就踏到了广场边缘,广场的中心躺着两具尸体,魔兽就在他们身边,此刻吞噬完了魔力,正伏低身子在休息。

    奥斯汀一边飞奔,一边狂呼:“魔兽大人!”

    何剑将将跑出洞口,魔兽被奥斯汀一喊,眼皮一抬,一人一兽望个正着!

    何剑猛地停下脚步,怔怔地看着不远处的魔兽,眼中露出不可思议,连奥斯汀都忘了追赶,诧异道:“好肥的……鸡!”

    魔兽勃然大怒,活了数千年,当初封印它的人都不敢对它如此不敬,眼前这个穿着如此放荡之人居然敢嘲讽它为肥鸡!

    何剑叫完之后就有些后悔,刚才冲击感太强了情不自禁就说出了口。

    此时仔细一看,这家伙和鸡还是有所区别的。

    它的喙部是弯曲的,一双锐利的爪子比鸡爪有力多了,脑袋上一撮白毛,看上去神俊非凡。

    一看就是非同寻常的——鸡!

    感受到肥鸡穿刺性的眼神,想到这是城主口中的魔兽,他立刻把勇气还给了梁静茹,冲着肥鸡略一躬身:“打扰了,告辞。”

    说完强自镇定地转身就走,身子刚转一半,眼角就撇见魔兽张开硕大的翅膀。

    何剑顾不上矜持,撒腿狂奔,只可惜还没跑出两步远,就被魔兽扑倒在地。

    神俊的魔兽站在何剑的屁股上,慢慢收拢翅膀,歪着脑袋问:“肥鸡啊?”

    可怜的屁股第一次是被山石划破,第二次是被何剑自己的抠破,短短时间又迎来第三次重创。

    魔兽在屁股上站得不稳,慢慢在调整站姿,利爪嵌入伤口之中,何剑发出凄厉的叫声,也不知道是怕的,还是疼的。

    何剑一边叫,一边捶地,眼泪鼻涕横流。

    一旁的奥斯汀看得眼角直跳,听叫声就好像受了什么极刑一般,他情不自禁捂住砰砰乱跳的心口,暗自感叹:魔兽大人厉害!

    魔兽冷着脸看身下的男孩像青虫般蠕动,爪子微微用力,何剑仰起脖子,“嗷——”一声,声泪俱下叫道:“我是肥鸡!我是肥鸡!”

    魔兽看看身下没二两肉的屁股,啧啧两声:“你也配!”

    何剑此时要是能骂出声,他能连续骂上半个小时不带停顿的。

    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他用出最恭敬的语气:“我不配,我不配。”

    魔兽好整以暇又换了个姿势,慢吞吞问道:“那——谁配啊?”

    这是一道送命题,何剑感受到屁股上的利爪,知道一旦回答不好,自己的穿越之旅怕就是要结束了,他一指奥斯汀:“他!”

    奥斯汀正拍打着胸口呢,被何剑飞来一枪击中,愣愣地看着何剑说不出话。

    喉咙里只一个词不停地翻滚:我特么,我特么……

    魔兽扫了眼心惊胆战的奥斯汀,没有管他,低头再看何剑,眼神渐渐露出一丝兴奋,它跳下屁股,侧着脑袋问:“你是他们口中的天选者?”

    何剑张着嘴,双手在屁股上虚抚,也不确定魔兽这话是什么意思。

    听城主的话天选者是要献祭给魔兽的,他硬着头皮回答:“是……吗?”

    魔兽一脸不高兴:“是,还是不是?”

    何剑心中咚咚打鼓,拼命观察魔兽脸色,但一只鸡脸上能看出什么?他迟疑道:“是……不是……呢?”

    一旁的奥斯汀怕魔兽发飙,连忙接口道:“魔兽大人,他就是这一期的天选者,还是个活的,特地带来献给大人!”

    何剑着急:“你别血口喷人!”

    魔兽饶有兴趣前前后后打量了何剑一番,看得何剑都发毛了,把几缕布条上上下下遮挡了一下,奈何布条有限的很,何剑遮挡了半天,也比最大胆的少女暴露的多。

    魔兽眼中闪烁着贪婪的光:“很好。”

    何剑心中悲鸣:老子吃了一辈子的鸡,今天倒要被鸡吃了,这也是报应不爽,罢了罢了,古有菩萨以身饲鹰,今天我何剑也大慈悲一把!

    何剑忍着剧痛站起身来,抹干净脸上血渍,看着魔兽张开巨翅,正准备慷慨成仁,突见魔兽脑袋从翅膀下一勾,勾出一物来,递到何剑手边。

    何剑下意识接过来,魔兽压抑着兴奋,冷冷道:“签了吧。”

    何剑低头望望这东西,不知道是什么兽皮所制,边角都磨秃噜了,也不知道存放了多少年,上面鬼画符般写了一堆文字,一个也不认识,他随口问道:“这是什么?”

    魔兽等了5千年,就等眼前的这一刻,只要这家伙看不懂上面的字,签了这份契约,自己就可以出山洞,出了这洞再逼他签一份解除契约,自己就完全自由了!

    魔兽反复提醒自己不要冲动,不要着急,就像平时练的那般来。

    它做出一番风轻云淡的样子:“你不用管,签了就是。”

    想了一会,又用轻松的口吻补充道:“签了你的名字,我就不再为难你了。”

    何剑狐疑地看着魔兽:这么好说话的魔兽,难道是有求于我?

    他展开兽皮,凝神细看,果然,脑中的度娘没有辜负他的期望,迅速开始翻译,标题那一串字符很快印入他的脑中:契约书。

    何剑绷着个脸继续望下看,一边的魔兽好不耐烦,出声道:“你看什么!你又看不懂。”

    何剑已快速浏览了个大概,大致就是此魔兽名叫“噬龙”。

    签了契约,就等同解开它的禁锢,同时这份契约是一份宠物契约,何剑是主,噬龙是宠,宠物不得伤害主人。

    看来这是当时禁锢这只魔兽的人给后人留下的大礼!

    鸡一样大的脑子还想诈我!

    做梦!

    不知道这死肥鸡在这被禁锢了多少年了,显然想出去不是那么简单的,否则也不会轻易拿出契约来给人签,虽然它隐瞒了契约的真相。

    哼哼,真当老子是不识字的吗?

    刚刚“识字”的何剑内心充满了骄傲:知识使人进步!

    何剑扬扬眉毛,拿腔拿调地说:“看不懂的东西,可不能乱签啊。万一是个卖身契呢?”

    噬龙小眼睛眨巴眨巴,故作镇定道:“不是卖身契。”

    可惜它数千年没跟人打过交道,一双小眼睛已经出卖了它!

    何剑好整以暇:“不是卖身契,就算是宠物契约也不能随便乱签呀。”

    噬龙就算是鸡脑袋,也明白这个非主流人类已经看懂了契约,瞪大了绿豆大的眼睛,满脸不可置信:“你看得懂契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