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倒卖凶宅那几年 第740章 打生桩

时间:2019-05-23作者:娄十三

    本站:m..钟天海的操作手法,看起来应该是用一种磁石一样的东西,吸着我肩膀的两枚银针在胳膊内移动。这样,那封脉之处,便也随着银针在移动。

    这样就会把我身体里的血逐渐地导入到胳膊上来。

    果然,我原本血色全无的胳膊,逐渐开始恢复。最后钟天海将那墨绿色的石头移动到手心,稍一用力,我只觉得手心一麻。在那石头上吸着了两枚已经被染得血红的银针。

    钟天海长出了一口气,拍了拍我的肩膀:“行了,你的使命结束了。在这里等着我。”

    说着,钟天海将那三杯血放到了钟小峰的床铺上,他推着那床铺往我们曾经进入过的洞室去。

    估计钟天海是准备帮钟小峰治疗了,钟小峰的情况,要远比我的复杂。能不能顺利救了他,都还是未知数。

    这下这里就剩下了我们四个人,除了胖子依然在昏睡,我们三个互相对视了一眼,也都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

    由于在这一带我发现了三叔的袍子,所以我感觉钟天海那里应该是有三叔的消息的。我只是一直也没有机会去问他。

    开始的时候,我和他敌对,我问了他也不可能告诉我。后来关系缓和了,他又全心地在救治钟小峰,我也没时间去问。

    所以不管钟天海是否让我在这里等着他,我都不会马上离开。

    而我和马谡、欧阳或他们也算是别后重逢,也有太多的话要说。

    我看着他们,问道:“老马,你是怎么找到他们的啊?”

    马谡苦笑道:“还真让你说着了。欧阳或告诉我们在湖滩扎营,也怪我,自作主张非要到高处去。结果他们回来之后,真的在湖滩没有找到我们。”

    我疑问道:“那不对啊,有铁柱在的嘛,我们离湖岸又不远,怎么会找不到我们呢?”

    欧阳或摆摆手说道:“师父有所不知。那湖岸之上,每日受湖水冲刷,会隔绝掉一些味道。你们虽距离不远,然铁柱亦无办法嗅到你等行踪。”

    马谡摆摆手:“你说话费劲,还是我来说吧。”

    我笑了笑,其实欧阳或经过和我们在一起,不断地交流。他说话已经尽可能地摆脱了之前那种文言味太浓的味道,现在除了个别字之外,大部分已经和我们说的差不多了。

    不过只要他一说话,也很容易听出来和我们的不同。

    马谡接过话,说道:“其实到达这里还有另外一条路可走。欧阳或和铁柱也已经找到了另外的一条路通往这里。但是回去找我们不见之后,就在周围继续寻找我们。我们当时下到湖滩的时候,他们刚好离开。后来你们上了桥之后,他们又回来了。事情就是这般凑巧,我们仅仅相差半个时辰。彼此都互相错过了。”

    我疑问道:“那你们怎么不马上也上桥跟上我们呢?

    ”

    马谡摆摆手:“不行的。你知道那座石桥有什么说道吗?我本来也是想让欧阳或带着我上桥去追你们。但是他说,那是一座阴桥,每天晚上最多能渡两个活人,如果再多,就会有人出事。”

    “那石桥是阴桥?”我听了惊诧不已。

    怪不得在那桥上,我会看到那些已经去世的人的影像。

    在马谡表达不清的时候,欧阳或偶尔也会插两句来给我解释这阴桥的来历和作用。

    这阴桥,自水下而生。

    当然当时建造这石桥的时候,肯定不会是当做阴桥来建的。那座石桥也不知道是哪个朝代建起来的,总之距离现在至少有几百年了。

    而当时为什么要建这么一座桥,其目的也是不得而知。因为这里只有一个死水湖,并没有河流穿过。最可能的说法就是出于军事的目的。因为古代战乱颇多,此小周山山势险峻,可能为军事要塞之地。这桥横跨死水湖,建成之后,更可以进退自如,对于粮草和给养的供给都有极其重要的作用。

    欧阳或推断说,建造这座桥的时候,肯定出过事,应该是被打过生桩的。

    对于打生桩,我还真的不陌生。当然大多数这方面的知识,我都是听三叔讲起过的,打生桩的事也不例外。

    所谓的打生桩,是古代中国的一种神秘建筑方术,就是在建筑工程动工之前,把人活埋在工地里,其目的是确保工程顺利。这种方术,在记载了大量方术的《鲁班书》中是有记载的。鲁班认为当人们在一处地方动工动土时,便会破坏该处风水,也会触怒该处的鬼神,以致在建造期间时常发生意外,把活人生葬在工地上,相当于对鬼神的献祭,类似于用活人生祭河神山神的习俗,希望以此减少建筑出现的意外。被活埋的生桩就成了该建筑的守护神,维护建筑的稳定。

    欧阳或说这座桥肯定打过生桩。但是按说一处建筑,只打一个生桩即可。但是以他的观察,这座桥不知道是出于什么目的,打的生桩绝对还不止一处。它的每一个桥墩,都应该被打入了一个生桩,这就导致了这座桥的种种不太平。

    说到这里,我们听来也是细思极恐。这座桥怎么也有几百米长,桥墩不下十几处,这么说起来那桥仅仅是活葬的人就有十几个。

    这么说来,我和胖大海在桥上遇到的那些意外情况,就不难解释了。如此阴气十足的阴桥,我们能活着走下去,就很不易了。

    说着,我把我和胖大海过桥的时候所遇到的那些怪事,也说给了马谡和欧阳或听。

    马谡点点头:“这都在预料之中。欧阳或他也说了,那座桥当初建起来的时候,就不是走活人的。”

    “不是走活人的?不是说用在军事目的的吗?那这桥是走什么的……”我惊问道。

    “走兵的,走阴兵。他怀疑当时这座桥建起来的军事目的就是军队里可能有懂方术的方士,或者是道士。他们懂得引阴兵参与战斗的法门。于是就建了这座桥,用来运送阴兵过水。”

    (本章完)

    [搜索本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