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倒卖凶宅那几年 第112章 崖葬

时间:2019-05-23作者:娄十三

    老摊头瞪着眼睛说道:“乡下人哪那么多规矩?你爱吃不吃,不吃给我滚蛋。”

    我一缩脖子,不敢再多说什么,赶紧赔着笑,又问道:“摊大爷……哦不,谭大爷,我刚刚在村子里发现了一群穿着寿衣的人经过……”

    我话还没说完,老头听了就是一愣,霍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我吓了一跳,不知道老头是怎么了?

    老头走到我近前,盯着我道:“你看到他们了?”

    看老摊头的反应如此剧烈,好像我看到那些人,很是出乎他的意料一样。

    可我的确是看到了,这个我没必要扯谎。

    我重重地点了点头,表示我说的都是真的。

    老摊头摇摇头,自顾自地在那嘟囔:“不可能啊,你看到了他们,可他们为什么……”

    说着,老摊头又突然凑到我近前。

    他身上散发着一股浓浓的旱烟味,这味道直冲鼻子,呛得我一个劲地要咳嗽。我又不好意思咳出来,只能强忍着,那滋味别提多难受了。

    老摊头来到我近前,伸出那双干巴巴,跟鹰爪差不多的手,竟在我身上摸索起来。

    “谭……谭大爷,您这是……”

    “你身上带了什么辟邪的东西吗?”老摊头边摸边问。

    “辟邪的东西……”我脑子转了转,便把胸前三叔给我的那枚五帝王钱掏了出来,问道:“这玩意算吗?

    这枚五帝王钱,三叔曾经千叮咛万嘱咐让我不要轻易露出来。因为他不知道这世上还会有多少人在觊觎这东西。一旦露出来之后,可能遭来无妄之灾。

    可是这老摊头好歹是救了我的命,没有他我也走不出那迷雾。而且他给我的印象虽然脾气大了点,但是不像是个坏人。所以我没犹豫就把那枚五帝王钱给掏了出来。

    老摊头一看到那古钱,两眼顿时放出光来。目光也被吸引了过去。

    看到他这个表情,我突然有点后悔了。他不会也对这铜钱有其他的企图吧?

    我下意识地往后缩了缩。

    老摊头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便叹了口气说道:“原来你有辟邪之物,看来就是这东西救了你啊……”

    “谭大爷,为什么这么说?那些人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吓了一跳,赶忙想问个清楚。

    “他们都是死人。”

    我点点头,这个我一点都不意外。有大活人在大半夜穿着寿衣到处走的吗?

    老摊头接着说:“在我们这边有个风俗,人死之后不会埋进祖坟,而是要到我们这边的山上实行崖葬。”

    “崖葬?”听到这个词,我感觉十分新鲜。我听说过土葬、海葬、甚至还听说过树葬。可是却没听说过有崖葬这个形式。

    老摊头点点头,示意我继续听下去。

    “崖葬其实很容易明白。就是人死之后,我们搞一个仪式,把尸体从山顶扔

    下山崖。实行崖葬,是我们这个地方由来已久的传统,好像在东周时期,就已经开始了。”

    我一咧嘴,感觉很不可思议。一般来说,家中亲人去世,后辈会对尸体格外爱护,所以大部分地区还要把尸体放入棺椁,入土为安。这把尸体从山崖上扔下去,还不得粉身碎骨啊?这么做难道不是对尸体的一种亵渎吗?

    不过我深知一些地方的风俗比较奇怪,而且还会有很多的禁忌。所以我尽管有很多疑问,却没敢问出来。

    还是老摊头看出了我的心思,他先是不急不忙地又填上一锅烟,抽了几口后,给我解释道:“崖葬的风俗是,实行崖葬的山顶越高,崖葬的规格也就越高。死者的尸体从山峰抛下来,灵魂会在空中被山风洗礼,得到净化。自然是跌落的时间越长,则得到净化的程度也就越高。而尸体跌落到下面之后,通常都会摔得粉身碎骨,这些碎肉会被山狗抢食,只留下一些残骨,会被家人留存供奉。”

    我还是第一次听说这种奇怪的墓葬风俗,却听得我身上直冒冷汗。

    我突然想起来在雾气之中行走的死人,便又问道:“可是我碰到的那些人,他们为什么没被崖葬?”

    老摊头瞥了我一眼:“谁说他们没被崖葬?”

    “可他们的身体……明明……还完好无损啊……”

    “那是因为,你看到的只是他们的鬼魂。而他们的身体,已经被人重新给拼好了,重新抬到山上去了……”老摊头不咸不淡地说了一句。

    我听了又是受到了极大地震撼,老摊头今晚说的一切,几乎每件事都超出我的知识储备,都是闻所未闻的新鲜事。

    “为……为什么要拼好?他们的尸体不会被山狗啃食吗?”我索性打破砂锅问到底,既然来了,总要问清楚才好。也许能由此判断出三叔他们,以及那两个快递员的消息也说不定。

    “那是因为……唉,你别光顾着问啊,你倒是吃啊……嫌我摊的煎饼不好吃?”老摊头抽完了一锅烟,用鞋底磕了磕烟袋锅,指着我手里的煎饼说道。

    “唉,好吃,我吃。”我硬着头皮,尽量不去想老摊头拉屎的那个场面,往嘴里塞了几口煎饼。

    “那是因为那些实行崖葬的死者,并不都是寿终正寝的。有很多人是横死的,比如车祸、被杀、或者死之前心里有郁结等等,这些人死后,由于魂魄未散,还萦绕在尸体的左右,尽管肉身摔碎了,但是野狗却不敢取食。所以这些人的肉身还会完好无损,只不过是七零八碎了而已。所以等到崖葬三天后,死者的家人会去崖底寻尸,如果发现肉身还在,就要请捡骨人将肉身和碎骨捡回去,再找缝尸匠将尸体重新缝合。要消除死者的怨气之后,择日再实行一次崖葬。直到死者

    的肉身被山狗吃掉为止。”

    我听后恍然大悟,这真是一个长见识的经历。

    老摊头接着告诉我:“你刚刚在雾气中看到的那些人,就是肉身被拼合之后,鬼魂被引魂幡引领着重新去崖葬的。他们到了山上,会重新进入自己的肉身,进行崖葬。他们之中有些人,已近是第三次崖葬了。我们这里每半年实行一次崖葬,分别是农历的三月十三和九月初七。”

    我看了一眼手机,上面的日历显示的正是农历九月初七。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