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都市剑说 第1170节-看热闹

时间:2020-03-18作者:华表

    <b>最新网址:嚓!~

    李白收剑归鞘,打完收摊。

    掌控入微的剑气不仅将那些武装分子手中的枪支斩断,更是将他们身上的衣物全数绞成碎片。

    对于突如其来的异变,再加上浑身寒嗖嗖的恐惧,这些武装分子在第一时间就将鬼神精怪给脑补代入进来,集体吓得落荒而逃。

    讲真,这一番操作下来,还不如当场杀了那些倒霉孩子比较好,恐怕余生都将难以摆脱这一晚的心理阴影,不知多少夜晚,会被噩梦惊醒。

    杀人诛心,可谓歹毒至极。

    “喂,喂,李,李白,你干什么?”

    “刚刚发生了什么?他们跑什么?”

    “跑了?就这样跑了?”

    “怎么看上去像是在裸奔?这是怎么回事?”

    通过夜视仪和红外望远镜,三位暗哨战士和房车顶上的观察手不约而同的一脸不可思议。

    真是活见鬼了!

    “嗯,我是李白,请叫我剑仙!”

    李白的声音通过喉震耳麦传过来,那些逃走的武装分子在他眼里,就像一群被挥散的苍蝇。

    剑仙李白,原装正版,不服你来打我啊!

    “你是魔鬼!”

    栾政wei觉得李白欠自己一张检讨书,这特么太胆大包天了,登时满头黑线。

    你一个医生,大半夜的耍大宝剑,到底想要干嘛?

    “谢谢领导夸奖,冰箱里有夜宵,猪耳朵,大红肠,鸡爪,鸭胗,牛舌,牛百叶,啤酒,谁要?”

    李白乐呵呵的,只不过是正常操作罢了。

    “还真有,快塞满了,哇!还有鲍鱼,土豪啊!”

    “啤酒,啤酒,哟,还有二锅头和红酒,挺齐全的嘛,狗大户就是狗大户。”

    “找菜刀,我来切,看看有没有一次性的碗筷。”

    在战火中仓皇逃出帕帕加娜部落,侥幸捡回一条性命的诸人,亲身经历了提心吊担的惊吓,从长时间的紧张状态到此刻的放松,人也容易饿得快,依着李白的话去打开房车上的双门冰箱,登时又惊又喜,情不自禁的欢呼起来。

    民以食为天,自称天子的皇帝老子都只能排到第二去,房车上的人哪里还记得栾政wei刚才说了什么或者正准备要说些什么。

    顶着枪林弹雨,吃着美味佳肴,人生大快,所有人都心情大好。

    当李白回来的时候,房车的车窗已经拉上了窗帘。

    借着手机的照明灯,一伙人飞快分好了存放在冰箱里的那些食物。

    本来李白胃口就大,准备的份量不少,这么多人一起分享,竟然也不嫌少。

    “不是还有鲍鱼么?拿出来切啊!”

    李白看到众人正在分的夜宵似乎还少了一样。

    猪耳配鸡爪,红肠配鲍鱼,天生绝配。

    “那应该是两头鲍,你真的舍得?”

    在场的吃货不少,自然能够分辨出李白留在冰箱里面的那一玻璃罐鲍鱼究竟是什么品级,不仅个头大,而且已经完全炖透,火厚十足,粘稠的汁水中,鲍体又肥又嫩,没开盖子都能够闻到特殊的海鲜馨香,烹制手艺绝对没有糟蹋好东西。

    像这样的两头鲍足足有六只,特么当成荷包蛋吃呢!

    没人怀疑买得起防弹房车的土豪会吃不起鲍鱼,这一罐子两头鲍,才是正确的日常才对。

    “舍得,尽管拿出来吃。”

    李白当然舍得,小红鲤的璃珠空间内养的鲍鱼要多不少,三五百只还是有的,有好几个品种,最大的足有10寸,制成干品后恐怕不都止是一头鲍那么简单。

    “真的?今天有口福了,李白,你来切!”

    有人把灶台的位置让出来,这么贵重的鲍鱼,他们可舍不得自己动手。

    “嗨,不就是切个鲍鱼么,很简单的。”

    放好长剑,洗完手,李白没有拿轻薄的桑刀,而是挑了一支又窄又尖的西式厨刀。

    从冰箱里拿出装有六只鲍鱼的乐扣玻璃方罐,揭开盖子,很随意的在里面划了几刀,然后往灶台上一放。

    “好咧!一人一片。”

    鲍鱼本已经炖熟炖透,冷吃有冷吃的独特风味,用筷子或牙签,挑起一片,慢慢细嚼,才能品味出鲍鱼的全部美味。

    至于像荷包蛋式的吃法,那是糟蹋东西好么?!

    “这就好了?”

    靠着最近的外科医生骆权建一脸你别骗我的神情,作为外科的刀把子,他对用刀有着绝对的权威。

    看李白漫不经心的动作,绝对不像是将六只鲍鱼分割成一人一片的模样,更像是在糊弄人。

    “嗯!一人一片,份量均匀,绝对公道。”

    李白再次将西式厨刀刺了下去,挑起一片,轻轻一抖,沾着少许汤汁的鲍鱼片便落入了骆医生手中的一次性纸碗中。

    然后连连挑动,一片片鲍鱼飞出,准确的分别落入众人的纸碗中,这一手赢得了一片喝彩声。

    每人可以分到一两左右,份量着实不少。

    看着自己碗里的那一片鲍鱼,栾政wei叹了口气,终于放弃了索要检讨书的念头,毕竟吃人的嘴短,再不依不挠,恐怕会显得不近人情。

    房车虽然大,却挤不进所有人,李白端着玻璃方罐又来到车门口,用厨刀继续分给了待在外面的人,最后给自己留下了一片鲍鱼和大部分汤汁,用吐司面包蘸着鲍鱼汁,是他喜欢的方式之一,如果没有吐司,用实心馒头也行,最好是碱面发的那种。

    在远处放哨的三人都预留了一份夜宵,暂存在冰箱里。

    远处的帕帕加娜部落内火光冲天,有人在哭嚎,有人在狂笑,有人在受伤,有人在厮杀,有人已经变成了一具尸体,甚至尸骨无存。

    一群人站在房车边上,吃着夜宵,看着远处的火光,听着远远传来的惨烈声音,虽然十分同情帕帕加娜部落的遭遇,可是出于立场,他们什么都做不了,也不能做。

    这是索马里的内政,华夏不能贸然插手,否则将会打破一直以来坚持的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失去国际信用。

    “好惨!”

    有人不忍直视,回到了车上。

    很难接受之前还欢声笑语,载歌载舞的部落平民惨遭屠杀。

    “又有人出来了。”

    趴在房车顶上的人突然又有新发现。

    红外热成像显示,一群武装分子出现在房车撞出来的部落围栏缺口内,似乎还牵着一只野兽。

    “是鬣狗!他们牵着鬣狗出来了。”

    红外望远镜看不真切,但是夜视仪却看得分明,人数比之前那批还多了一倍不止。

    那个用铁链子栓着的动物一副贼眉鼠眼的模样,分明就是一只非洲大陆常有的鬣狗。

    鬣狗虽然生性狡猾凶残,但是并非不能驯养。

    一手肉,一手皮鞭棍棒,很容易就能教会它们学会如何服从。

    牵着鬣狗出现,这些武装分子的用意显而易见。

    “这还没完了?”

    “快躲起来!”

    在房车边上看风景的众人连忙躲到了车后面,再次紧张起来。

    作为野生动物,鬣狗的嗅觉绝对是毋庸置疑的出色,哪怕车队在荒原中行进时有意无意的兜了一个小弧度,但是想要躲过对方的嗅觉追踪,怕是很难。

    想到这点,许多人的心便是一沉,这下子麻烦了。

    乒乒乓乓……

    牵着鬣狗的那些武装分子冲着夜幕笼罩下的荒原一通扫射,带着啸叫的子弹到处乱飞。

    体型庞大的房车倒是毫发无损,位于最后面的那辆军用吉普车屁股上却挨了一发,被势能渐尽的子弹蹭掉了一层油漆。

    毕竟隔着快两公里,ak的子弹到了这儿,已经没剩下多少杀伤力。

    可是谁能想到,那些武装分子试图驱赶鬣狗寻找车队的踪迹,可是那头鬣狗蹲在部落围栏缺口处,却死活都不肯再往前挪半步。

    其中一名武装分子身上没有正经的衣服裤子,只披着一块破布或是破毯子什么的,看上去有些狼狈。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这货便是方才被李白用剑“****”而吓跑的倒霉孩子之一,这会儿正在瑟瑟发抖,连腿都站不直。

    若不是因为距离的缘故,或许可以通过夜视仪看到脸上惊惧万分神色。

    大概其他的武装分子并不相信荒原中隐藏着什么鬼神精怪,自恃手中有枪,准备再次过来搜索一番。

    “他们没动!”

    在红外望远镜的模糊热成像画面内,看到那些武装分子正在气急败坏地殴打那头鬣狗。

    那头倒霉鬣狗被揍得不轻,却死活不肯往前走。

    “怎么回事?他们打狗?”

    “脑子有病吧?”

    “这是什么意思?”

    位于暗哨位置上的战士们看着帕帕加娜部落围栏缺口处的那一幕着实无语。

    这些老黑特么脑子有坑,专门跑到这儿欺负一条可怜的鬣狗。

    可惜鬣狗早已经服从于严格的社会阶层,被揍得呲牙咧嘴,也不还暴起反击。

    双方想破头也想不明白的真相,却在房车的驾驶位置上。

    一枚绿幽幽的鳞片摆在仪表台上,静悄悄的向四周围散发出无形的威压,方圆两公里内,连蚊子都没有一只,小动物无不逃得一干二净,猛兽更是退避三舍。

    那条鬣狗哪里还有胆子敢往妖鳞所在位置近前一步,光是蹲在这里,就已经要差点儿屁滚尿流了。

    至于挨揍,那是小事情好么?

    那伙人揍了一会儿自己的鬣狗,并没有走出围栏缺口所在的位置,彼此正在吵着架,尤其是那个身上只裹了一块毯子的家伙,更是被反复推搡,似乎将在鬣狗身上没有发泄完的怒气发泄在他的身上。

    咣!~

    不知道从哪里飞来一枚火箭,正落在围栏缺口处,那些武装分子的中间。

    骤然炸开的火光在一瞬间吞噬了所有人。

    在夜风吹拂下,硝烟很快散开了一些,只有四五个人看上去完好无损的跌跌撞撞冲了出来,转身就往部落围栏内跑。

    “卧槽!~那些武装分子吃了一发,有反转!~”

    不止是暗哨位置上的三人,连房车顶上举着红外望远镜的人也看得分明,猛然膨胀的高温色团一下子覆盖了所有的人体红外轮廓,最后还能动弹的却寥寥无几。

    “重点关注部落内的情况。”

    栾政wei估摸着战斗进行到现在,决定帕帕加娜部落生死存亡的那一刻已经快到了。

    远方传来的枪声一下子变得更加激烈,如同炒豆一般,密集的分辨不出来。

    “帕帕加娜部落开始反击了!”

    “很有可能,要不我去看看?”

    暗哨位置上的战士听得更加清楚一些。

    如果这个时候枪声越来越少,意味着袭击者已经完全占据了上风,正在清剿帕帕加娜部落的残余抵抗力量。

    但是现在枪声和爆炸声不仅没有减弱,反而更加激烈,说明帕帕加娜部落终于稳住了阵脚,开始组织反击。

    “别急,暂时先等一会儿。”

    栾政wei依着房车的车头,眼睛一眨不眨的望着远处,甚至忘了自己手上只吃了一小半的夜宵。

    即使没有望远镜和夜视器材,他依然能够看到帕帕加娜部落部内升腾不息的火光,还有因为爆炸而被抛向半空的燃烧物和无数火星。

    随风传来的惨叫声和叫喊声比之前更加嘈杂了几分。

    “我去打探吧?”

    李白提起大宝剑,准备再次出发。

    “你去干什么?你是医生,不是侦察兵。”

    栾政wei没好气的叫住李白,这个医生又要不务正业。

    有谁见过医生傻乎乎往战场上跑的,有资格上战场的,那叫医护兵,可眼前这位显然不是。

    “我就在外面蹭蹭,不进去!”

    政wei同志没能拦住李白,后者提着三尺长剑,身形一闪,消失在黑暗中。

    月黑风高杀人夜,怎么能少得了李大魔头这个忠实的吃瓜观众。

    让他老老实实的待在这里等到天亮,对帕帕加娜部落的局势瞎猜,那是不可能的。

    早点弄清楚情况,是走是留,也能及时作出选择。

    “回来,回来,你给我回来!”

    栾政wei气急败坏的叫喊。

    等这个家伙回来,一定要让他写一份检讨书,不,两份!

    可是这个时候连红外望远镜都失去了李白的踪迹,根本不知道他跑到哪里去了。

    -

    <b>最新网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