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八零娇妻威武 053 奖励

时间:2019-05-10作者:南元

    “贝贝,你拿着,这是我这次出任务的奖励,我爸爸妈妈不知道的!”

    谢江南在姜贝贝给他洗漱结束之后,拉着坐在他身边的贝贝,将藏着的三百块任务奖励的钱,塞进贝贝的手里。

    姜贝贝有些猝不及防,看着他伤重的身躯,看着他双眼亮晶晶的样子,忍不住的有些刺痛。

    他用一身的伤,换来的这些奖励,却毫不犹豫的交给自己,还在他爸爸妈妈严禁他将钱给自己的时候。

    “我拿一百,明天中午用它请客,余下的,你留着,明天给你爸爸妈妈带走,孩子在乡下的花费,应该是我们出的。”

    深深吸一口气,姜贝贝微微笑着,拿走一百块,给他留下了两百。

    自己完全可以一分钱不要,但他一个男人该有自己的自尊,哪怕他耍无赖的口口声声说,要靠自己养着。

    “嗯,都听你的!”谢江南满眼都是笑意,她真好,是真的对自己很好。

    可惜时间太短太短,自己还不敢在这个时候,多提孩子的事,再等等,等她对自己再熟悉一些,再多一些感情的时候,自己试试看,能不能让她答应,将孩子带过来。

    即便她很忙,不能全职带孩子,但只要她能时常接触孩子,自己就有信心,让他们成为真正的母子。

    可惜,闻闻这孩子,脾气有些大,对父母都很生疏,只能怪自己,生了他,却没有好好教育他。

    幸好闻闻还小,还来得及教导。

    原以为爸爸妈妈怎么说也是老师,会教导好闻闻的,但现在看,妈妈对闻闻过于溺爱了。

    这边两人气氛正好,却不知道部队家属区的家里,谢江南的父母正在剑拔弩张着。

    事情的起因,是两位这个时候,忽然发现,儿子平常不是跟姜贝贝睡在主卧室的大床上,而是睡在次卧的木板上。

    早上来的匆忙,两人只是将带来的东西,都丢在客厅,就急着跟团指导员去医院了。

    等从医院被儿子媳妇气够了回来,这才发现,还有更加叫人难以接受的。

    “我早就跟你说了,这些后悔的话,不要再说了,说什么也是你儿子自己选的,你说什么,你儿子听得见吗?没看见你儿子今天对我们,对姜贝贝是什么态度么?

    最好的办法,还是眼不见心不烦,明天就回家,省的见着就生气,好好带好闻闻,别叫他以后学的跟他爸一样!”

    谢江南的父亲,谢宣,很是烦老婆总是说些后悔的话。

    确实,这个儿媳妇,自己从未看上过,但那时候,还不是你自己这个当妈的,由着儿子胡来的么?

    儿子跟媳妇两人,一愿打一个愿挨,自己就是气死了,又能怎么样?

    儿子已经这样了,教也教不了,后悔也没有机会了。

    好在闻闻这个孩子是在乡下带着的,就不能由着闻闻学他爸爸,长大后,眼里只有他老婆。

    “明天走前,我还是要跟他说好,他的工资,全给我寄回来,他既然开口要那姜贝贝养着,我倒是要看看,他姜贝贝还能真养着他?”

    徐梅气呼呼的,来这一趟,真是要气死自己了,儿子过的这叫什么日子?

    谁家媳妇这么大手大脚?谁家媳妇这么欺负自己男人?谁家媳妇这么不孝敬公公婆婆?谁家当妈的不对亲儿子好的?

    就她姜贝贝做到了这样的媳妇!全天下都找不到跟她一样的!

    “你说说气话也就算了,还真能要江南的工资?你跟我又不是没有工资?江南要真的给你工资,你在老家晚上又得睡不着的担心,他是不是饿着了?”

    谢宣没好气的堵了老婆一顿,关说这些气话有什么用?有本事你早干嘛了?非依着他,跑去给他娶姜贝贝?

    姜贝贝做学生是好,但是做人,就太差了。

    在生产队不能吃一点点苦,见到忽如其来的婚事利益,连对象都不看就答应了,这样的女的,能有多好?

    还有这一回退伍的事,江南不说实话,团长,指导员都不说实话,但不用猜,也是姜贝贝吃不了当兵的苦,不然还能是什么?

    “闻闻,你以后可不能学你爸爸,更不能学你妈妈,你妈妈?”

    “行了,别说了,憋得慌,就下楼去转转,散散步,别在孩子面前说这些!”

    谢宣心里也想这么说,但真说出来,就不对味了,终究,孩子还是要跟爸爸妈妈亲的,爷爷奶奶对孩子再好,也取代不了父母在孩子心里的位置。

    徐梅被孩子爷爷这么一阻止,也不说了,想想,还是抱着孙子下楼转转,散散心,免得气死自己。

    对了,顺便打听看看,那姜贝贝到底是为什么退伍的?

    结果,还真被徐梅打听到了。

    不是军嫂透露的,而是那位曾经指责姜贝贝不尊重长辈的老大娘,添油加醋的透露的。

    “大妹子,你不知道,那个姜贝贝厉害的很,偷人都被抓了,还能把头昂着走。

    团长夫妻两人是好的,也不跟姜贝贝一般见识,就不理她,领导见姜贝贝这么会勾引人,没办法,让她退伍了。

    你儿子真是可惜了,都被女人欺负到头上了,还忍着,这要是换成我儿子,早就叫他打死那不要脸的娘们了!”

    “娘!娘你赶紧回来,别再胡乱说什么!”

    就在那位五十多岁的老大娘说的唾沫横飞的时候,忽然间一个连指导员,急忙跑过来,一边跑着,一边喊叫着自己娘。

    这位连指导员,感觉很不好,怕自己娘没管住她的嘴了,那位带着孩子的,是谢营长的母亲吧?

    “来啦来啦,没事,我就随便唠嗑唠嗑,这就回家!大妹子,这件事可是千真万确,不过,团长,指导员都不给外传,还说谁外传,谁就退伍回家,大妹子,你心里有数就好,可千万不能说是我说的啊!”

    老大娘急忙丢下这段话,就匆匆向着自己的儿子跑过去,还拉扯着儿子回家,不准儿子见谢江南的娘,免得自己说的那些话露馅。

    瞬间,徐梅的脸,黑的不能再黑,整个人都处于即将要爆发的状态。

    “奶奶,什么是偷人?”

    闻闻瞪大黝黑的眼珠,好奇的问。

    “小孩子别乱问,走,我们回家!”徐梅在孙子开口的时候,终于克制住了,没气炸了自己。

    回去就跟老头子说,让江南离婚!

    “离婚?你说清楚怎么回事?闻闻,你去那边自己玩!”

    谢宣一看老婆回来脸色差的跟白纸一样,心里也咯噔一声,有种不好的感觉。

    “闻闻乖乖的,去玩纸飞机去!”徐梅这一回,也明白事情重大,不方便在孩子面前谈这个。

    徐梅等哄走孩子之后,这才哽咽着,将自己听来的都说了。

    “这件事,十有**是真的,不然她怎么会被退伍?”徐梅说到最后,已经十分相信这件事了。

    “暂时不能全信,今天,姜贝贝看团长的眼神,不太像,而且团长爱人也在场,不行,明天我们早点医院,亲自问问江南。

    如果是捕风捉影乱猜的,那就不要管江南的事,要是真的,那就不能再由着江南任性到底,我们谢家丢不起这个人!”

    谢宣也是忍着怒气,尽量保持理智,打算亲自问问儿子,这件事。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article_title?}》,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