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生死惊魂游戏 第七百五十章 困境

时间:2018-10-06作者:小说2016

    :

    我与刀疤脸一碗又一碗的喝着,看似现在能和和睦睦的喝酒,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我心里一直担忧着,小心着我说的每一句。

    我这碗酒一喝完,一个甩手,就把碗砸了,还一直盯着被摔碎的碗,直勾勾的盯着那种!

    刀疤脸的脸上表情没有换,还是一脸笑意,而旁边的两个大汉就站在我后面,我这一动作,让他俩又上前了一步,有种随时都可以把我在架着的趋势。

    刀疤脸一个挥手让他们下去,我也是看见眼里的,“先生这是干什么呢?”刀疤脸带着一脸笑意的说。

    “这是我们土家族传统的摔碗酒,代表着纪念死去的英豪,也表示了我们土家族汉子的豪气!”我略有深意的说。

    此时混混那边,“警察叔叔,我们真没有告假状,他们真的是非法售卖!”混混打了报警电话后立马就到了餐厅帮助探险家。

    “你们这明显的告假壮吗,人家这是正经的玉石倒卖,你这样算是侵犯人家隐私权,名誉权的,如果人家告你,你们今天就得进监狱了!”警察丝毫不留情的说到。

    “那,那……我们也不是故意的不是吗?我们只是想积极维护社会治安,完全没有要告假壮,打乱社会次序的意思,我们是在为你们分担啊!不给我们一个良好公民就算了,还要说我们告假壮,还要人家当事人指控我们,这样以后还有谁来给你们积极举报!”混混一本正经的说道。

    “不管你有没有告假壮,是不是真的帮我们维护社会治安!你们现在先得跟我走警察局一趟!你听懂了吗?”警察也没有耐心了。

    “那不行!我们还要有事去忙呢!我们得去求我们伙伴,就是被这群做违法买卖的人给抓去了!你们还得跟我去一趟他们老巢呢!”混混急了,如果他们进了警察局,就没人来帮我们了,我们大慨会死在这里面。

    “你们还去过人家家里,还继续侮辱人家,你再次侵犯了人家的名誉权,隐私权!我觉得你还涉嫌偷窃!”混混这是越解释约迷糊了,越洗不清了!

    “我没有,真的没有,警察叔叔你相信我好不好!”混混开始撒娇卖萌了,但依旧没人搭理他。

    就这样,混混又坐到许久未坐过的警车上,不知道他是不是有点熟悉感,一种家的感觉!

    警车一路鸣着笛,这让混混的心里更乱了,在想着我怎么样了。

    此时的我“来继续喝!”这刀疤脸酒量也太好了吧!喝了两坛女儿红了,还没醉!这老家伙也像许久没遇到知己一样,有兴致的不断敬我酒。

    我不得再喝了,喝酒误事啊!我不能不找理由了!“老哥,你说咱喝这么久了,都还没微醺,要不我们下次在一起吧!我这脑袋有点涨了!”我不向他示弱他是不会放我走的,说那些,我可是喝遍上海滩的角色!

    混混这边,“警察叔叔,你们就行行好,放我们出去吧!我们真的有最要的事情要去做,你就放我们出去吧!我用我人格担保,诺!这是我的身份证,那我现在可以走了吗?”警察局的混混在挣扎着。

    “呵呵!你说你有最重要的事要去做,那你说说什么事,还有!你这身份证过期了,你的质料显示,你已经因为打架斗殴,抢劫进过二十1次警察局了,这还只是这两年的,你的信誉不值钱了!”一个长得漂亮的女警察说。

    “我朋友被人绑架了!我要去救他们!还有,那都是我半年前的了,你看看我最近有没有进警察局了!毕竟我也进过这么多次警局了,我也得学乖了啊!不是吗?你就相信我们,跟我一起去救我朋友吧!”

    “不能,除非你拿出你朋友被绑架的证据,不然谁知道你是不是又是骗人的啦,毕竟你现在就是因为告假壮进来的,兄弟!”警花也没什么耐心了!

    “我特么真的没有骗人,我朋友被人绑架了,现在可能有生命危险,我也不是故意告假壮的,我……”混混也是心焦力疲了。

    “这里是警察局,请你用语文明点!不然你会在这里待的更久,和我聊更久的天啦!”警花高兴的说。

    “我不要!呜呜……我要出去,我要去救我朋友……呜呜!”混混也是心态崩了,大哭了起来。

    对面的女警察看见了,一直在旁边哈哈大笑……

    探险家倒是在哪里和局长喝茶,一脸的轻松愉快,谁有你这样的,都进警察局了……

    我这边……

    刀疤脸一脸没有尽兴的说到“先生真的不喝了吗?这样你我都还没有喝够吧!咱们中国人要的都是一醉方休,你这样喝两小口,就跟老人冬天抿两口小酒暖暖身子一样!”

    “不不不,那就不一样了,你看我们都喝这么多了,都两大坛了,我觉得我们应该下次多进点好酒,咱哥俩在喝个一醉方休!这样才对!”我努力推脱。

    “你是不是嫌酒品少了,我可以让人添酒来嘛!咱们继续喝!”“不不不,不用了……”我还没说完,“来人,上桃花佳酿,竹筒酒……”我……不想喝了!

    此时莉莉丝那边,“不要,不要,不要!”莉莉丝惊醒来,身边一片黑暗,她睡在农村的炕上,冰凉凉的,刺透了她的身体,冰凉的是心。

    她抱着膝盖哭了,不知道为什么这里一个人也没有,为什么这么黑,她找不到我,她害怕……

    此时狼蛛那边“我知道你们苦,但是我不能出手帮你们,你们一定要挺过啊!还有……老伙伴,你现在过得怎么样了?”

    月亮如此皎洁,狼蛛一个人坐在高楼外的栏杆上,两脚在外面悬挂着,人轻轻的坐在栏杆上,就像悬在空中一样,手托着下巴,胡子也不知道多久没刮了,远远看去,他特别落寞……

    同一个月亮,我们各自都被烦恼纸磨的很惨,来自爱人的相思,来自朋友的担忧,来自长辈的忧虑,来自老友的期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