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生死惊魂游戏 第七百四十九章 被禽

时间:2018-10-06作者:小说2016

    :

    正在我刚以为那破球没什么用的时候,学生念“破!”那个球放出了一阵阵白色的烟,所以大汉的注意力都到了那个球上。

    这些大汉简直就是沙包一样的存在,太特么的经打了。

    就在大汉们都注意那是什么时候,学生手拿两把蝴蝶刀,一个飞起,给旁边的两大汉脖子大动脉一人一刀,公平!

    两大汉的脖子冒着热气腾腾的血喷泉倒下了,其余六个大汉全都怒了,大慨是这几人关系很好,六个大汉全都朝学生扑去。

    两大汉朝着学生就是围成了一个圈,学生又一个飞起来,只是没想到这次被这两大汉发现了,两人一手捏一条腿,生生给学生拽了下来,只是下来的时候又像龙卷风一样,两手的蝴蝶刀再一次沾血,一手割到大动脉,另一个躲过了,只是脸上多了点特效,挂了点彩!

    那大汉显然是怒了,双拳一合,给学生肩膀重重的两拳,我看这汉子这么用力,是不是学生手都废了,看来还是要靠我!

    我一个上抬腿,踢开了那汉子的双臂,那汉子大约也受到了弹力,手估计也是很吃疼的。

    接着,我并不是那么容易的就放过了他,我一个转身,腿经过旋转后力量更大的踢到了那汉子的太阳穴,让他当场毙命。

    四个汉子朝我冲了过来,我上前就是一踹,一个汉子,被我踢到老远,头刚好磕着那铁球,我猜,他脑瓜子没这么硬朗吧,铁定是后脑勺一个坑!

    果然,那大汉旁边全是殷红的红色液体蔓延开来,动弹了几下,也许是死的太快或者不想死,没动了,大约是洗白白了!

    我帅气的擦了擦鼻子,刚准备在一个回旋踢的时候,“慢着!”虽然不知道是谁,但是声音很低沉,很有气场,有一种王者气氛,让人不得不把腿放下,我流氓似的慢悠悠转过身。

    麻蛋,没看见刚刚学生被他抓了,抓着学生的还是一个大汉,至于我为什么不敢动,因为那大汉手里拿了一把枪,正对着学生的脑门扣着呢!

    大汉身后是一个坐轮椅的白胡子刀疤脸,手里杵着一个像是檀木做的拐杖,你他妈坐轮椅还杵拐杖!你假的吧!

    我后面两大汉给我双手牢牢的固定住了,又把我人提了起来,不让我触地,这一不触地,根本就发不起力啊!

    我被驾到刀疤脸旁边,刀疤脸打量了我一番,“进来吧!”我就被架了进去!

    上次来这门没进来,这是不进不知道,一进吓一跳啊!这哪里是小楼,简直就是天堂!门打开左手边放着一个实验台,特别大的哪一种,上面干干净净的,一点也不像杀人现场,我脑海里自己脑补的,一大推的人体器官摆在实验台上,右边应该就是人肉场了,吊满了死的,没死的,血淋淋的哪一种!

    可是人家右边是一室内游泳池,一个个白沙发围在游泳池旁边,一共是三十个,还有一张特别小的白色桌子,看来这些大汉平常都是站着的,整个屋子干干净净,白色和游泳池一样的浅蓝色,就像一片欧式风格的私人空间。

    我简直不敢相信,这是一个连环杀人案主人的房子,“坐下!”我跟学生被硬生生的按到沙发上坐着。

    “你不是去进行你那罪恶的交易了吗?怎么还在你的老巢窝着!”学生直白的说到。

    “许久不见,你还是这么调皮,我这不是看你们要来了,给你们准备着迎接的礼物吗?嗯……还有,什么叫罪恶的交易,那是我为为祖国兴旺发达的贡献!”刀疤脸缓缓说到。

    “什么狗屁交易!一个个的杀人犯!”学生貌似知道内情!

    “都这么多年了,你还是不知道我做这些都是为了你的幸福生活啊!我不这样做,你有今天吗?那你早就不知道在哪个街头饿死了!”刀疤脸神色微变。

    学生刚准备说些什么,被刀疤脸一个手势,让旁边的汉子唔住了嘴!“把小姐带回房间去休息!”

    接着刀疤脸好像是才看见我一样,“你好,先生!”看我一脸疑惑,刀疤脸接着说“先生不必惊讶,她是我女儿,几年前离家出走了,还以为这一走就不打算回来了,没想到,多亏了先生你带她回来!”

    是你女儿个屁,是你女儿你让人用枪指着她!虽然心里还是很疑惑,而且完全不相信这人会是学生的父亲!

    “先生要不要喝杯茶,或者是来杯咖啡!”刀疤脸问着,很显然是看我的意思,为敌为友就在我一念之间了!

    “我跟喜欢八九年的拉菲!老酒喝起才列,红酒喝者才显得高贵!”我这很显然,既然让我选,我就偏不按套路出牌,我不会为你办事。

    刀疤脸的脸上阴沉了下来,“可不知道老先生这贵地方有么有我想要的呢?”刀疤脸也是一个茫然,似乎出乎他得意料一样。

    我现在孤身在他得老巢,就不说学生是不是他得女儿,就算是,他对她女儿都尚且如此,对她女儿的朋友就更没什么礼貌吧!但他要让我归顺他,那是不可能的,但又不能逆着他,在这个地方,对着干不仅不能留下一世英名,又不能逞一时英雄,不然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我比较钟爱于自己的国家,即使没有八九年的拉菲,有瓶高粱红也是不错的,就更烈,心胸更坦荡!”

    至于我为什么又改成高粱红,因为我在进门的时候就看见了一个柜子的全是中国的白酒,在这欧式建筑的地方,摆着这么明显的红盖白酒,当然显眼。

    “那就有啦!先生既然想喝,我们来个一醉方休好不好!”眼看刚刚为难的要八九年的拉菲给他难为到了,现在换着他这最多的中国白酒当然会对我的态度转换好一点!

    “那我们就来喝吧!不要被子,要土碗!”我说。

    “好!来酒跟碗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