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生死惊魂游戏 第六百四十四章  探测仪器

时间:2018-10-06作者:小说2016

    :

    “你还好吧哥们?”黑衣人走到了那两个躺在地上受了重伤喘着粗气的同伴旁边,想询问一下他们现在的情况。

    刚才哪一战确实是太惊心动魄了,让他们死伤惨重,本来是一行十二个人,现在是死伤过半,只剩下他们七个,其中还包括两个受了重伤的,算起来其他的五个人,也并没有好到哪里去。

    但尽管是这样,他们的目的似乎是还没有达到,所以,他们现在还不是停下的时候,根本不可能只是简单的杀了一条黑色的巨蟒。

    我不知道他们究竟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目的是否会和我们的一样,也许同样是在寻找着什么东西吧,我看着他们这有备而来的模样也有点担忧,不过看上去应该是在这沙漠里呆了好多天了吧,消耗很大,人也疲惫了。

    躺在地上的那个黑衣人,似乎并没有比刚才的情况好多少,还是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见到为首的那个黑衣人走到自己跟前的时候,他缓缓的抬起头,看了他一眼。

    对于刚才的事情,他仍然心有余悸,那条黑色巨蟒幻化成一个虚幻的蟒蛇影像的时候,对着为首的那个黑衣人说的那些话,他现在还记忆犹新。

    尽管只是才发生了几分钟,可是他总觉得这些印象在他的心中一直挥之不去,他稍微皱了一下眉,仰头看着为首的那个黑衣人,对着他说道,“刚才那是什么情况?那条蟒蛇就这样死了对吗?它最后说的那句话到底什么意思?难道说这里真的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他的思维是非常冷静的,尽管自己受了重伤,可大脑还是在飞速的运转着思考这些东西,像他们这样的人是不可能相信这世界上会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的,可是,现在眼前出现了这一切,也不得不让他们多想……

    “这世上怎么可能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放心吧,他现在已经死了!”黑衣人一边说话,一边朝他的同伴伸出了手,想着拉他起来。

    被同伴拉了起来,他看上去身体依旧是很虚弱,我们躲在暗处可以看到受了伤的那个黑衣人后背上有一个巨大的伤口,衣服已经被扯破,那鲜红的伤口还在向外渗着血,看上去有点触目惊心。

    此时,老人心中久久不能平静,他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他信奉的神灵灰飞烟灭在自己面前,于是他又开始像之前那样跪在地上,不断的磕起头来,嘴里还碎碎念叨着些什么。

    可是他也知道,我们现在的处境,所幸他并没有念出声,也只是一直在保持着那个磕头的动作,好像是在祈求神灵,不要怪罪他们一样。

    但这黑色巨蟒又不是我们杀的,就算是怪罪也怪不到我们头上吧,索性我就不管老人了,一直勾勾的盯着那几个黑衣人,不知道他们下一步的动向到底是什么?

    而且目前我的骆驼还在他们的手上,在这片沙漠里,若是没有骆驼的话,单凭我们几个人长途跋涉的话,可能要很久很久才可以走出这里,更别说寻找什么游戏任务了。

    那几个黑人,也都有些气喘吁吁的,凑到了一起开始坐在地上休息,而且他们拿出了一些看上去十分高精尖的仪器,先是在电脑上敲了些什么,之后就在沙面上探测着些什么,不知道,是不是跟他们所要寻找的东西有关。

    其中一个看上去身体没什么问题的黑衣人,负责照顾那两个受了重伤的,他先帮他们将伤口清理干净,然后从他们自己的背包里取出了些消炎药帮他们敷好,还仔细的缠上了纱布。

    看着他们裸露的伤口的时候,那模样比刚才穿着衣服的时候更加的触目惊心,我看着莉莉丝皱了下眉头,脸上的表情似乎不太舒服,还好那个人手把利索,很快的就处理好了!

    可是这里的风沙天气实在太恶劣了,他们也只能将刚才那些破了的衣服重新裹在身上,不然风沙直接吹到皮肤上的感觉,实在是太疼痛难忍了。

    若是风刮的大一些沙子划过皮肤的时候,甚至都能擦伤,尽管他们看上去身材还是很强壮的,但是也毕竟是凡夫俗子,这一点儿刚才有风沙吹过我们脸颊的时候我们就已经深有体会了。

    为首的那个黑衣人一直在拿着一个一仪器插进沙子里探测着些什么,那仪器有点像是很久以前人们打仗时候用的排雷器,尾部是一根长长的杆子。

    不同的是在顶端的地方是有一个很静谧的仪器,那黑衣人将这根杆子插进沙子里,然后在仪器上操作了一些什么,大概等了一分钟左右,仪器上会显示一些数字之类的东西。

    开始的时候他的眉头一直都是紧锁的,随着时间的慢慢推移,他的表情才稍微舒缓开。

    我暂时不知道那些代表什么,也看不懂他们目前是在寻找什么,于是我准备继续看下去。

    那个黑衣人在一个地方探测完了之后,就向周围走上几十米继续探测,还好他没有向我们这个方向走过来,也许是因为他知道,他们想找的东西的附近位置吧。

    照顾伤员的那个黑衣人从他们的行囊里取出来的水袋,给那两个受伤的黑衣人喝下。

    刚才的这场战役,让他们的消耗实在是太大了,而且身体受了这么严重的伤,光擦药是不行的,还需要多补充水分,来加速身体里的血液循环,这样才能让伤口尽快恢复。

    再说了,在这片沙漠里,他们已经寻觅了好几天,身上所带的水源不多,所以一直都是在减省节约,现在自己身体都受了这么重的伤,恐怕也是饥渴难耐了。

    见到,同伴给他们拿过来了水袋的时候,那两个人便不由分说的从他手里转过来的水袋,打开盖子,放到嘴边,“咕咚咕咚”就开始喝了起来,也完全不顾及他们现在喝水量是不是充足了。

    他们只觉得不仅身体上特别难受,而且现在嗓子眼儿都要冒烟了,嘴唇都干裂得渗出血来了。

    看着他们的喉结上下的运动着,混混也觉得有点口干,拿出水袋来喝了几口。

    冒险家看了他一眼,皱眉,没说什么话,似乎是他严重混混一直就是个挺不堪的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