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生死惊魂游戏 第五百七十五章  垂死挣扎

时间:2018-10-06作者:小说2016

    百度《说2016》就能找到本站,或手机输入网站:.iaoshu016.co

    大叔见了他走后,低头对着我说道:“这里面好像是一具清朝时期的僵尸,这个僵尸生前是一只声名显赫的大官,所以他死后,嘴里含着那一块宝玉。”

    “因为地理风水的关系,以及宝玉自身威猛,让他的身体发生了严重的变化,一切都如他所预料的那一般,果然重新活了过来,不过他也失去了神智。”

    原来事情竟然是这样发展的,我看着上面仅剩的三个巨大铜锁,有些担忧的说道:“剩下的这三把铜锁真的能够锁住他吗?”

    大叔也有些担心的样子说道:“应该可以吧?它只是刚刚复活而已。”黑桃在一旁冷冷的说道:“但愿别玩脱了就行。”我们三个人胆战心惊的,一直守到晚上十一点左右的样子。

    狼蛛重新来过我房间里,我看到剩下的三把锁已经有一些松动了,他只是动了下手。

    我们三个人没有多说什么,向外面走了出去,到了厨房后,我们三个人从冰箱里拿出一些食物,简单的吃了不少。

    我们三个人各自有不同的想法,感觉那只僵尸会给我们带来很大的麻烦,看看狼蛛的样子,一切都在他的手中。我们三个人吃过饭之后,回到了房间里,各自休息。

    一直到第二天早上的时候,我们来到书房里面,狼蛛双眼充满了疲惫,木箱上面有一把铜锁坏了,只有前后两个铜锁没有消失了。

    他发现我们三个人走过来,有些疲惫的样子。木箱突然间又蹦了一下,狼蛛直接一脚就踩到木箱,上面无穷无尽的黑色能量强行镇压住了正在不停颤抖的木箱。

    他一脚下去,十分的虚弱,对着我们说道:“我们赶紧出发吧,安尼的坐标我已经确定了。”

    我们三个看到这里也没有多说什么,直接抗起了巨大的木箱,走在前面,打穿了一条通道。

    但我们四个人落下的时候,发现正在一片巨大的荒漠之中,周围有许多荒弃的木头房子,看那些木头被腐蚀的程度,应该有几十年之久了。

    我们几个人向着面前的房子里走去,当我打开房门的时候,很大的灰尘向我扑面而来。

    我率先走了进去,发现屋里没有任何的生命,于是,在里面大喊了一声。@[email protected]!

    其他三个人走过来,我们将木箱放在了正中央的客厅里面。我对着他们说道:“这里真的是准确的坐标吗?”

    狼蛛拿起了一个茶杯,指着茶杯上的裂纹说道:“你看这里面还有许多茶水,想必当时应该是发生了十分紧急的事情,所以那些生命才无缘无故的消失了。”

    大叔在屋里不停的走动着,突然将墙上的照片摘了下来。他拿出一块干净的手帕,将照片擦拭干净,说道:“你看这个屋里原来是有四个人,应该是一对父母,还有两个孩子,但他们怎么会突然失踪呢?”

    他们刚刚说话的这一段时间,我已经将这一片屋子走完了,发现果然有四个单独的屋子。

    多出来的那一个应该是客厅,两个未成年的孩子住在一个屋子里面,但在这件屋子里面,我并没有发现其他的密道,还有隐藏的地方。*&)

    我转身回到客厅里面,对着他们说道:“这里一个生命也没有,估计周围那些木头房子,跟这个结局都是一样的。”

    突然,我们感觉脚下产生了一阵震动,而那个木箱又发出了巨大的响声。

    这次我们四个人退到了角落里面,僵尸发出了巨大的咆哮,我们都想看看他和那个神秘的怪物遇上会有什么后果?

    一连等了有一个小时的样子,我们终于听到一阵阵“滴答、滴答”的声音。

    只见一条巨黑色那眼镜王蛇爬到了木箱的旁边,它的身体和周围的环境已经融为一体。

    刚才,我们四个人没有动,谁都没有意识到,发现那只眼镜王蛇头上长出了第二双眼睛。

    眼镜王蛇慢慢的在木箱上爬走了,我们四个人呆在不同的角落里,尽量隐藏自己的身影。僵尸似乎预感到了什么,从里面停止了咆哮,一动不动。

    那只眼镜王蛇顺着木箱的边缝,直接就游了进去,过了没有两秒钟的样子,木箱发出了巨大的响声。

    随后,它开始频繁的震动起来,仅存的两把铜锁似乎随时都要争脱一样。

    狼蛛看到这里一个箭步踩到那个木箱的上面,对着我们说道:“你们三个还愣着干什么?”

    我们听到之后,下意识的就扑到了木箱上面,用各自能力镇压着木箱。

    我们四个人用尽了全力,木箱震动了大约有两分钟的样子,便平静了下来。

    正在我们准备大松一口气的时候,突然间又弹了一下,铜锁差点就要被破坏。如果不是还有两把锁的话,我们刚才一定会将那只僵尸放出来。

    这次我们谁都没有放松,一连压了箱子整整有两个小时的时间,一弹一弹,黑色的血液从箱子的裂纹中渗透了出来,而箱子也一动不动。

    我们四个生怕那些黑色的血液粘到自己的身上,也慢慢向着不远处退去,那些血液一直在“哗哗”的流着,很快便流了一地。

    我有些疑惑的说道:“那只毒蛇难道会有这么多的血液吗?”狼蛛冷冷的说道:“也可能是那个僵尸的”

    我听后感觉十分的毛骨悚然,一连又过了几秒钟的样子,看到有什么东西滑了出来,软软的一坨。

    我从屋子的角落里拿了一根生锈的铁棍,踩着黑色的血液走了过去,用铁棍将那一滩软软的东西掉了起来,发现竟然是眼镜王蛇的蛇皮。

    我挑着它身体说道:“这条蛇的骨头还有肉已经消失了,最重要的是它四只个眼睛不知所踪。”

    狼蛛说道:“坏了。”只见这个时候,木箱突然被睁开了,那只僵尸一下子就站了起来。

    它身上还穿着一套纹着花蟒官服,头上戴着一顶高高的帽子,上面有两只绿色的羽毛。

    那两只羽毛没有被时间冲刷,颜色依旧十分的亮眼,那好像是两颗极品的孔雀羽,他的脖子上带着一串绿色的玉珠。

    我想这应该是它生前最珍爱的东西,他喉咙处有一团红红的光芒,我猜测那就是导致它变成僵尸的最主要原因之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