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生死惊魂游戏 第二百九十三章那个神秘的男人

时间:2018-10-06作者:小说2016

    经过一天的疲惫之后,我瘫到在了床上。今天发生的事给我的内心造成了极大的冲击,我敢确定在之前的20多年中,我绝对杀过人或者见过血,可是现在做起来是无比的自然。

    我感觉到眼皮子越来越重,似乎拿胶水粘上了一般,以前的我绝对不会有这种情况,我一直是一个理智过了头的人,如果我不做什么就绝对不会做,所以只有一个可能,我被下药了,或者……是这个游戏的创始者是安尼对我做了什么。

    我现在仿佛被钉在了床上,脑子还有意识,就是眼睛睁不开,四肢也无法动弹。我现在敢确定了我没有做梦。

    我感觉由于双手慢慢的摸上了我的脸颊,清凉的指尖在我的下巴上打转,又划过了我的唇瓣,最后探入了我的嘴里,勾起了我的舌头。我的舌尖敏感的感觉到了他手指的转动。

    “嗯……”我抗拒的想要把他的手指吐出来,可是没有任何用,他反而进入的更深了。

    我不用看也能想象到自己此时的样子了,是多么的不堪。

    “你说说你怎么这么不听话,我才去处理了事情一小会,自己就搞出这么大的乱子,白晓,你要是没有我的话,你还真是危险。”

    只是听这个声音,我便一瞬间确定了,现在我旁边的就是之前几个晚上的男人,毕竟我遇到的人虽然很多,但是声音这么好听的,还是只有他一个。

    冰冰冷冷的带着性感的味道,语末还带着转音,听的人骨头都要麻了。从尾椎骨上升到肩膀痒痒的,麻麻的。

    我的内心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不是痛苦,也不是快乐,就是十分的奇怪。

    “白晓,你这个样子让我怎么放的下心来呢。”那个男子压在了我的身上。我本来以为他要对我做什么事情,可是他什么都没有做,只是抱住了我。

    “我当时以为清除了你的记忆,是对你好,可是现在我后悔了,我看着你每天这么难受,连我见你都要这般小心翼翼,我真的好后悔,我不喜欢你忘记我的样子。白晓……你记住了,我是狼蛛也是……”

    男子的声音逐渐消失,我身体上的压力也逐渐消失,“是什么,你说明白!”我终于能动了,连忙睁开眼睛喊道。

    周围还是什么东西都没有,只有冰凉的空气。

    我忽有所感的看向了门外,垫着脚尖走道了门旁边。把耳朵贴了上去,我听见了,有两个人在那里交谈呢,一个是安尼,还有一个自然就是那个神秘的男子。

    对了,那个神秘的男子说他叫做狼蛛,这个名字我总觉得很熟悉很熟悉,慢慢的读出这个名字,我的内心有一丝的忧愁,怨恨,还有一丝的……在意?

    只听安尼说到,“你来我的游戏世界干嘛?你不去管好你的世界,何必来找事呢。”

    “我想你应该最清楚我为什么来找你了吧?别揣着明白当糊涂,安尼,你不是小孩子,我也不是个傻逼。你卖萌装可怜装无知那一套,对于那些新人来说可能还有些用。可是对于我来说就觉得你无比的虚伪。碰了我的人事情可没那么好解决。”那个男子霸气的说道。

    “碰你的人?我什么时候碰你的人了!你的人,好端端的就闯进了我的游戏,打乱了我的游戏计划,而且那几个人居然都是天才,聚在一起,我这次的游戏是彻底毁了。你还没有说怎么赔偿我呢。”狼蛛被说的无言以对,隔着一扇门我都能感觉到他内心的无奈。

    不知怎么回事,我莫名的想笑。

    “那你想要怎么办?要我赔偿你什么你才愿意放人?”狼蛛继续说到,“安尼,你的胆子真的是越来越大了。”

    “我还不是因为某个人才变成这个样子的吗?既然你这么说了,那么我便狮子大开口了。你给我弄几个玩家过来,而且你给我一个亿吧,我的游戏需要升级,老是这样单调的杀人真的是太无聊了,要不然你帮我升级一下吧。”安尼赶紧趁机敲诈。

    “呵,你是不是觉得最近我不怎么发火,你忘记我的恐怖了?你别忘记了你现在能拥有有这个空间是因为谁,如果我愿意的话,随时都可以收走,所以我的人,你到底放不放?如果你不放的话,那么我也只能使出某些特殊手段了。”

    我听说外面的动静瞬间没有了,过了好一会儿就到我的眼皮子又开始打架。我终于听安尼回复了。

    “不过就是一个普通的男人,也值得你这么在乎,你不是最无情的吗?怎么对于那个叫白晓的人这么在意。一个男人玩玩就好了。”

    “所以说你只能当我的手下,安尼,你心中无爱,你不知道爱一个人是什么感觉,人因为有情感才叫人,没有情感的都是禽兽。曾经我也是没有七情六欲,可是现在不一样了。我遇见了我喜欢的人,这种感觉很特殊,为了一个人而牵动情绪,这样的体验真的十分奇妙。”

    “你现在完全没有一点空间执掌者的样子,反正我是不会喜欢上面任何一个人的。那样会使我丧失理智,我不想变成你这样的人。”

    “随你吧可是爱情来了挡也挡不住。”

    他们停止了交谈,我又听了好一会儿,确定门口没有任何动静之后,我才小心翼翼的爬到了床上。

    听了那段对话,我的内心越加的烦躁,我偷听的事,门口的那两个人绝对知道了,可是他们却没有阻止。也就是说,有些话是故意说给我听的。他们没有听见我是不会相信的,在这个神秘的空间当中,他们拥有很大的权利,可以说是空间中发生的任何事情他们都能感受得到。

    我所做的任何事,门口的人也绝对能感受得到。可是他们却没有阻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