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生死惊魂游戏 第二百六十四章 我只是想好好保护你一次

时间:2018-10-06作者:小说2016

    ?????终于耳畔安静下来了,我喘着气,身上的血液粘稠,凝固在了我的身上,睫毛也被血液粘住,眼睛睁开都很困难。说不清是汗水还是血水,一直顺着我的脸颊流下来,痒痒的,我随手抹了一把,可是手上有着更多的血,脸上又潮湿了一点。

    “晓怡……”没有杀人,我迅速瘫软下去,浑身像被车压过一样累。

    我看见这些尸体,鲜血淋漓,令人作呕,我环顾四周,找到了一张比较干净的桌子,坐了上去,眼前都是血,这人啊,就是这么脆弱,那纤细的脖子,轻轻一用力,发出清脆的咔哧声,一条人命就没有了。

    哈哈,这样真好,所有伤害了孔晓怡的人都死了,这是他们的报应。

    我又想到了孔晓怡,如果她没有遇到我,那她也会是现在这个结果吗?我想象不出孔晓怡的那种绝望的眼神,也不敢想象,我的心一阵一阵的抽疼,现在的晓怡,原来你以前的生活就是这样的吗?

    这些人死有余辜,他们竟然这样对待孔晓怡,我已经杀红了眼,他们一个一个都要下地狱。之前我没有保护好你,这就当我的赎罪。我杀了67个人,这些人死前极为的无助绝望,所以形成的黑气也异常浓郁。

    这些灵魂能量,估计可以帮助孔晓怡提升很大一部分实力,那样我也放心一点了。

    孔晓怡好像闻到了血腥味,她慢慢的飘到了教室,那些尸体上的浓郁的黑气向孔晓怡涌去,孔晓怡周围的黑气越来越多,变成一个巨大的黑球将孔晓怡团团围住,竟然形成了实体。

    “彭”一声巨大的声音响起,孔晓怡周围的屏障炸开了,露了孔晓怡吗张熟悉的脸。

    孔晓怡变了一点,没有之前的血淋淋的了,一身血衣也变成了如雪一样的白色。她的眼睛也有了焦距,没有之前的空洞,空洞的让人害怕。她的头发也变的又黑又长,如上好的黑色绸缎,她的皮肤也变得如雪一样白皙,很美,但还是与旁人不一样。

    看来,这次的吸收,孔晓怡的能量有大大增强了,她有了安全保证,那么我也就放心了。看来我需要继续努力去杀人帮助孔晓怡提升实力了,这样做即使很有危险,可是只要是能人孔晓怡安全,即使是死亡我也不怕。

    “你……”孔晓怡突然歪头看向了我,“浩……”她僵硬的脸扯出一个微笑,看起来无比恐怖,可是我却觉得那样美极了。

    “晓怡,我叫白晓,白是白天的白,晓是春眠不觉晓的晓,你要记住了。”我不想听孔晓怡喊我别的男人的名字,即使她只是一个虚拟的人物我也不想。”浩……”孔晓怡坚持的说到。

    “白晓白晓白晓!”我不断重复。

    “浩……晓!”孔晓怡终于说对了,她笑的越加灿烂,在我看来是很美得,可是在别人看来就不一样了。

    “啊啊啊!鬼,孔晓怡在这里!”饶莉开口惊恐的大喊到,闫天赐慌忙的赶到。

    “在哪里?不要怕!”闫天赐把匕首护在胸前,“她来了就刺死她!”?我冷笑,有我在,怎么可能会让那两个人伤害到孔晓怡,来一个死一个,来一对死一双。只是我的手因为杀了太多人,挥舞剑的次数太多而绵软,一下子对付两个人还是有一点困难的。

    我刚想动,就看见孔晓怡用阴气锁住了我,她肯定是猜到我想要干什么了,想要阻止我,毕竟我现在的状态不是多好。

    “晓……”孔晓怡又对我笑了一下,可是这反而让那两个人产生误会。他们以为人都是孔晓怡杀的,而我也被孔晓怡绑了起来,孔晓怡正准备杀我的时候他们过来了。

    “白晓!你这么厉害也会有这么落魄的时候吗?哈哈哈!要不你喊我声爷爷我就救你怎么样?”闫天赐出口嘲讽,我懒得理他的,便对他翻了一个白眼。

    “切,你都快要死了还这么高傲,唉唉唉,谁让我好心,就勉强救救你吧。”闫天赐无比的欠扁,要不是我现在没有力气,我一定要把他打到跪下喊我爸爸。

    “不要怕白晓,我们都是一个团队的,我和闫天赐会努力救你的。”饶莉举回旋镖对准孔晓怡,我的心脏骤然收紧,我害怕饶莉和闫天赐会伤害到孔晓怡。

    孔晓怡突然又变了一个样子,从下往上开始变红,鲜血一般的红,她的眼睛开始流出血泪,十指变得苍白,暗紫的指甲生长出来。

    这样才像一个厉鬼,我有些担心孔晓怡这个样子会不会对她的身体造成什么伤害,因为现在孔晓怡看起来太吓人了。

    如果孔晓怡变成这个样子后收不回来了,我恐怕要哭死在厕所。

    “咯咯咯咯!”孔晓怡发出渗人的笑,饶莉大叫一声冲她扔出回旋镖,我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回旋镖运动的轨迹,看见回旋镖没入孔晓怡身体里面,我差没有吓晕过去。

    “晓怡!”

    我惊恐的大叫,然而我发现回旋镖没入了地面,被孔晓怡的阴气腐蚀的差不多烂完了。我忽然想起来狼蛛曾经说过,我们无法碰到孔晓怡,可是孔晓怡却能碰到我们,所以这也算是一个大bug了吧。

    孔晓怡甩出一条阴气长链挥向饶莉,闫天赐一把将饶莉推开,自己却被阴气长链分成了两半,相当被腰斩了。

    古人被腰斩是很痛苦的,被腰斩的人往往一开始并不会死去,而是在痛苦挣扎了很久才会死掉。期间要忍受巨大的痛苦。所以闫天赐能为了饶莉做出这种事情,也都值得称赞了。

    “白晓,虽然我嘴这么毒,可是我刚刚也是想要救你的,能不能答应我一个要求。如果我死了能不能放饶莉离开,如果不能的话,能不能让她死的痛快一点。”

    看着闫天赐不断的往外咳着血。眼睛里的恳求我答应了。可能是因为和孔晓怡之间恋爱了吧,看见情侣对于他们的要求,只要不是太过分,我一般都会答应的。

    我了解那种感觉,孔晓怡死在我面前的时候,我心脏便疼到仿佛要炸裂。

    能成全一对就是一对吧,我是不会放过饶莉的,她一定要死。死的痛快一些,我到可以满足。

    ——内容来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