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生死惊魂游戏 第二百二十八章  还有三人

时间:2018-10-06作者:小说2016

    “周哲完成任务,剩余时间为2min17s,剩余玩家请尽快完成任务。否则即将遭到严厉的惩罚。”

    第三个完成的是周哲,他把伤口割在了大腿上,鲜血染湿了他的裤子,他的面目苍白,但是嘴角却带着一丝诡异的笑容。

    看起来,他似乎没有丝毫的痛苦。

    “哇……我不想玩,好痛!我割不下去了,这破游戏还不知道玩到什么时候才能结束。要是一直割下去呢?比起被放干血而死,我更愿意自杀。”张月绝望的喊着。

    时间还有两分多钟,张月已经在腿上划了三四道口子了,可是宽度还是没有达标。血液流到了地上,就算是白费,她浪费了许多血液。

    可是伤口还是没有达标,她已经没有力气再继续割下去了。

    “这就放弃了吗?”狼蛛惋惜的看着张月,“死的这么快,真没意思。”

    “呵……”张月突然垂下头,“死……你去死吧!”

    她拿着匕首攻向狼蛛,动作突然。

    狼蛛却没有什么反应。

    上一个游戏四个人攻击狼蛛,狼蛛都没有什么事,张月只是一个失了血,虚弱的女子,怎么可能伤害到狼蛛呢,不过是不自量力罢了。

    狼蛛叹了一口气,“唉,蝼蚁还妄想与大象抵抗,啧啧。”

    张月以一种诡异的姿势停在半空中,她狰狞的表情还停留在脸上,她的时间仿佛被凝固住了。

    “张月,因为不听劝告,非要下河游水,被山中野人抓住,凌辱一番后生吃而死。”

    这个惩罚也是够严重的了。

    张月听到这个消息不仅不害怕,反而狂笑起来,“终于可以死了,哈哈哈!狼蛛,我变成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我杀得人多了,你算老几?呵,还想报复我,想想发生的一切,我是一个普通的人吗?”

    张月的惩罚很快就到了,真有一个“野人”冲了进来,张月想逃跑,可是身体却动不了,其他人看到了违背狼蛛的后果,自然不会去帮助张月了。

    张月瞪大了眼睛,眼睁睁的看着野人扒下了她的衣服,用肮脏的手摸上了她洁白的身体。

    “嗯……不要,救救我!杀了我!”张月哀求到,可是没有人能救她。

    野人脱光了张月的衣服,直接在众人面前就做了起来,张月只能被动的承受,因为野人根本不知道轻重,张月的下面流出血水。

    “啊啊啊啊啊……”

    张月被干的翻了白眼,舌头露在外面,大口大口的喘息。

    终于,野人释放完了,张月便犹如死鱼一般瘫倒在地上,白嫩是身体尽是青紫的痕迹。身上多处破皮,双腿无法并拢,这种死法很痛苦,可是更大的带给了张月一种屈辱。

    野人做完之后还没有消停,把张月翻了一个面,继续做。

    时间过了很久,野人才停下来,张月已经气息奄奄了,只有胸脯还有微弱的起伏证明她还活着。

    野人的眼眶突然发红,他嘶吼一声,扑向张月,一口咬在了张月的脸上,把张月的鼻子咬掉。

    张月可能已经承受了太大的磨难,对于疼痛已经没有感觉了,她的嗓子已经发不出任何声音,只能瞪着空洞的眼睛看着我们。

    孔晓怡受不了,趴在我的身上,“白晓……狼蛛这样太残忍了吧,如果我被迫和人在光天化日之下做这种事情,我一定会自杀的。即使是和你……”

    “傻丫头,说什么胡话呢!”我捏了捏她的鼻子,“我是不会让你出现这种事情的。放心好了。”

    狼蛛可能还心存一丝善良,他叹了一口气。

    “以这个人为例,你们都看好了,违背我的下场就是这样的。今日就给她个痛快吧。”

    狼蛛挥了挥手,张月立刻停止了呼吸。

    “好了!这个人惩罚完了,我们就该惩罚没有完成任务的人了。”狼蛛说到。

    “孙非,兰天风游戏失败,没有通过第三轮任务,尹慧成功完成任务。失败者接受惩罚。”

    孙非,兰天风因为看见张月攻击狼蛛而接受惩罚,便没有继续下去。

    他们难道是以为一轮游戏只会死一个人吗?太天真了。狼蛛可不是什么心慈手软之辈。

    “孙非,兰天风,因为互相之间起了争执,拿刀将对方捅死。”

    这个死亡惩罚算是比较轻松的了。

    他们两个应该好好感谢一下张月。如果不是有张月这么凄惨的是在狼蛛面前,狼蛛审美疲劳,或许他们两个会死的更惨。

    我没有心情去看他们两个接受惩罚的样子,无非就是无助的哀嚎罢了,比起他们两个死亡,我更注意的是尹慧和寒。

    他们两个能够活到现在,对于寒来说,我并不惊喜。我惊奇的是尹慧,她是一个女子居然能坚持这么久,实在是很少见。

    孔晓怡心疼的看着我,“白晓,我去问问狼蛛可不可以换一下人,我替你吧。”

    “不用。”我拦住孔晓怡,现在蓝鲸游戏越来越难了,化的伤口也越来越大,这个游戏不适合孔晓怡,“放心啦,我会没事的。”

    休息时间总是那么快,很快就要开始第四轮游戏了。

    狼蛛看起来有一些焦灼,不停的摸着裤子,露出的眼睛也尽是担忧,时不时还看看我。

    他这个样子,一定是江海师兄出了什么事了,否则狼蛛绝对不会这样看着我。

    “第四轮游戏开始,游戏的要求是,割一道长20厘米,宽3厘米的口子,要求流血量为200毫升,剩余时间为4min59s。”

    我听的出来,狼蛛很焦虑,似乎想快点结束游戏,第四轮游戏的难度一下子扩大了好几倍。

    人一次献血200毫升就要头晕,而且伤口这么大,相当于在手臂上割下一块肉了。

    我拿着匕首比划了几下,最终选定把伤口割在大腿上,我轻轻的划掉一块皮,然后在伤口处割断一根血管,这一切看似简单,却要极为精密的技术支持,稍有不慎,就有可能血崩而死。

    一般人是操作不来的。

    寒把割的地方选在了胳膊上,尹慧则是选在了小腿肚那里。

    200毫升的血液可不是一个小数目,一下子放出这么多血,很有可能会导致昏厥,而且游戏还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还要继续几轮,一切都是未知的。

    空气中充满了血液的腥味,可能是经常闻,我竟然不觉得有多么恶心了,反而渐渐习惯了这个味道。

    随着血液的逐渐流失,我的身体越来越凉,困意也越来越明显。

    可是,我不能倒下,我看着孔晓怡担忧的脸,我倒下了,孔晓怡怎么办呢?

    所以我只能坚持下去。

    ——内容来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