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生死惊魂游戏 第二百零七章  请问芳名

时间:2018-10-06作者:小说2016

    “大家都介绍完了,现在来抽卡牌吧,抽到的卡牌决定着你在古堡中的地位高低,地位低的可以通过干掉地位高的来获取权利,地位越高,死亡几率越小。”

    “游戏名字叫做请问芳名,一天进行五轮游戏,每轮游戏后都有半个小时的休息时间。”

    “游戏规则为每个人在抽卡牌的时候都会接到一个信封,这个信封中放着你们的代号,你们一个个的进入大厅,把藏有自己代号的信封藏起来,记住,一定要藏好,藏好后便开始抽签,抽中的人要去寻找信封,时间只有五分钟,五分钟后,如果没有找到信封的人则会死,认识那个人找到了信封,则信封主人死。”

    “抽取身份的东西已经在你们的手机上了,你们回自己的里看看吧。”

    狼蛛说完,游戏玩家便陆陆续续回自己来时去的卧室了。

    我看着孔晓怡走在我的前面,忙拉住她,“晓怡,对不起……那都是我很久之前的事了,虽然我之前很浪,可是我是真的没有交过一个女朋友,你原谅我好不好?”

    孔晓怡冷眼看着我,我拼命撒娇卖萌,孔晓怡最终崩不住笑了出来,“你呀!白晓,我只是生气你过去什么事都不告诉我,我想要了解你的过去,白晓,有时候我真的觉得离你好遥远。”

    我看着孔晓怡的眼泪渐渐涌了出来,我拥住了她,把她的头埋在我的怀里。“晓怡,对不起,我以后都不会瞒着你了。”

    孔晓怡轻轻的掐了我一下。

    江海师兄在一旁吹了一声口哨,“啧啧,这一把狗粮撒的,考虑考虑我们单身狗的感受好不好!”

    我白了江海师兄一眼,替晓怡擦干泪水,“晓怡,先回卧室吧。狼蛛这一次游戏比前几次又豪华了一些,还是在什么中世纪的古堡,玩什么角色扮演。这个游戏凭借的就是脑子与绝佳的分析力,我会想办法的。”

    孔晓怡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擦干了泪给我一个安慰的眼神,“白晓,无论你做什么,都要记住,你还有我。”说完她便回了卧室。

    我庆幸自己有这样子的女朋友,必须多言,给予我信任。这一次的游戏还有江海师兄的加入,我更加充满信心了。

    江海师兄拍了拍我的肩膀,“白晓师弟,这游戏很有意思嘛,充满智力的对决,总算是找到了一个好玩的东西了。”#)&!

    我咧开嘴,露出一口的大白牙,冲着江海师兄笑道,“游戏会越来越好玩的,江海师兄,敬请期待吧!”

    回到了卧室后,我拿出了手机,手机上方出现了一个黄色信封,显示有消息,我点开了消息,一个黑色的转盘出现在屏幕上,我按下中间的黄色的开始,转盘开始转动,红色的指针快速旋转。大约五六秒过后,指针渐渐慢了下来。

    指针指到了古堡大少爷,我看到这几个字,暗暗思索了起来,既然是大少爷,那么一定是古堡中有权势的,希望这身份对这次游戏有点帮助。

    刚这么想,卧室的门便被敲响了,一个严肃的声音在门口说到,“白少爷,您的信来了。”

    我打开门,是一个约摸4,50岁的侍者,他恭敬的捧着一个盘子,上面摆放了个极为简约的信封。$^@^

    嗯,就像是随手剪了两个白纸,拿胶布粘合在一起一样。

    身为大少爷,信封这么简陋?我感觉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我接过信封,便让侍者退下去,侍者却一下子变得目光呆滞。

    “越简约的东西越方便储存。”

    侍者突然说了这么一句话,声音跟狼蛛一模一样,我在仔细看去时,侍者却又变回了原来的样子,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可是我敢确定,刚刚侍者的确变成了狼蛛,我和孔晓怡来这里的时候,狼蛛就曾变成司机的样子,变成一个侍者,倒是没有让我多惊讶。

    只是越简约的东西越方便储存?

    可是即使这样,也是有着被找到的风险,我不愿意冒险。

    我巡视了房间一周,房间里有一个书桌,桌子上摆了一只羽毛笔。等一下!羽毛笔?

    有笔就肯定有纸,有纸就意味着我可以作假,把信封里的编号偷偷换掉。

    我打开信封,里面果然放了一张纸,纸上写了一串数字,147258369,这就是我的编号了吗?

    我抽出三张纸,先把写有我序号的纸撕掉,写上一个假的序号,1593572486,把假的序号塞到信封中,一切都完美无缺。

    我拿着手里的两张纸去找江海师兄和孔晓怡,我要帮他们也做一个假,至于到时候互相抽到了怎么办,我不在意,狼蛛和江海师兄有关系,不会让他死,每一次游戏都会有两个获胜者,所以我有办法让我和孔晓怡活下来。

    我出去时刚好也看到江海师兄和孔晓怡出来,我冲他们招了招手,示意他们进我的房间。

    “江海师兄,你的身份是什么?”我问到。

    江海师兄不怀好意的看着我,“我啊,是这个古堡主人的弟弟呢。”

    我一愣,等一下,我是这个古堡的大少爷,江海师兄是这个古堡主人的弟弟,那……我岂不是要喊江海师兄为二爹了?

    怎么这么狗!我拒绝接受这个消息。

    “晓怡呢?”我又问到。

    孔晓怡捂住嘴偷偷的笑,“白晓,你恐怕要喊我小姑了。”

    我满脸黑线,我似乎看见狼蛛隔面具下阴谋得逞的奸笑。

    我捂住额头,“算了,你们的信封都是什么样的啊?”

    江海师兄从兜里掏出他的信封,不足手掌大,十分小巧,里面的代号是193728465,代号也很复杂。

    不过为了以防万一,我还是给江海师兄做了一个假的信封,把里面的代号换了,孔晓怡的也是一样。

    我不能容忍一丝会伤害孔晓怡和江海师兄的意外出现。

    可是我这样算犯规了,以狼蛛那无处不在的特性来看,肯定知道了这件事,可是我感觉狼蛛并不会说出来。

    我看着与孔晓怡聊天的江海师兄,猜测狼蛛很有可能就是因为江海师兄才决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而且,这次游戏允许获胜的人数说不定还会加多。

    这一切可能都是因为江海师兄。

    江海师兄,到底和狼蛛是什么关系呢……

    ——内容来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