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生死惊魂游戏 第二百零三章    师兄失踪

时间:2018-10-06作者:小说2016

    我还是来到了纽安街22号,司机在很远的地方就停车了,他说他不敢进去,没有收我的钱,还劝我不要过去。

    我偷偷把钱塞在了司机的储物柜里,这个司机是一个好人,也不能白占他的便宜。

    纽安街22号一片焦黑,四周的房子都呈现出被烈火灼伤的痕迹,司机说那场大火死了很多人,还有些人失踪了,那江海师兄会不会也是失踪了呢?

    我都用自己在美国的人际关系,拜托了一位在警局的朋友,要到了纽安街大火的遇难者名单。

    “弗西科西·约翰尼性别:男年龄:37安娜妮卡·南希性别:女年龄:21………”

    长长的一趟名单,我翻了许久,终于翻到了我想要的东西。

    “江源性别:男年龄:57陈书性别:女年龄:53江浪性别:男年龄:27江海(未找到尸体,未联系到活人)性别:男年龄:24……”

    江海师兄一家除了他都遇难了,可是江海师兄并没有找到尸体,那是不是说明江海师兄还活着,只是躲了起来呢?

    而且那个司机说了,火灾是因为一个科学家的研究导致,会不会就是江海师兄的研究呢?

    茫茫世界,我相信总会与江海师兄再见面。

    不知道为何,我突然很想念孔晓怡,想听她说话,想抱住她。于是我忍不住给孔晓怡打了一个电话。

    美国这边还是深夜,孔晓怡那里应该天亮了,这妮子自从第四次游戏结束后便犹如疯了一般,疯狂的锻炼,学柔道,练搏击。

    认真的孔晓怡比以往更加让我喜欢了。

    “喂……晓怡。”我说到。#)&!

    “白晓?怎么给我打电话了?你那里还是夜晚吧,找到你师兄了吗?”孔晓怡在微微,应该是刚刚跑完步回来。

    “晓怡,我想你了,好想好想你。我的师兄失踪了……我现在不知道该去哪里。”我颓废的说到。

    “白晓……你,回来吧,我在家等你。”孔晓怡轻语低喃。

    “好,等着我。”

    我迅速查了飞机票,虽说现在很晚了,可是只要有钱,便能买到票。$^@^

    飞机要飞5个小时才能到,我坐在飞机上盯着外面的景色。

    天空一点点变亮,白云穿过机身,世界都变得渺小起来,如师兄所说,人类是多么渺小。

    孔晓怡在机场等我,她站在候机室中,在茫茫人海里,我一眼便看见了她。

    她竟然穿了裙子,自从第一次游戏后我就很少看见孔晓怡穿裙子了。

    浅蓝色的长裙,配一件白色的三角披肩,戴着大大的米黄色帽子,笑容婉约,清艳明丽。

    孔晓怡看见我,露出一个更加灿烂的微笑,“白晓,回来了?”

    此时的我因为连日的奔波和知道师兄噩耗的打击,一脸颓废,带着浓重的黑眼圈,杂乱的头发,拥着孔晓怡,我感觉机场的人都在看着我我,带着异样的眼光。

    我搂紧了孔晓怡,在她的脸颊上落了一个轻吻,“我们回家吧……我想要你了,可以吗?”

    孔晓怡一下子红了脸,愈加可爱起来,“白……白晓,怎么这么突然,我,那个,你……”

    孔晓怡紧张的说话结巴了起来,我忍不住在机场就在她的嘴上轻吻一下,“不同意吗?”

    孔晓怡脸色爆红,低下了头,“没有,我们……我们回去吧。”

    我大笑这抱起孔晓怡,这妮子最近这几天锻炼身体更具弹性了,摸起来也更加舒服。

    孔晓怡把我领回了她的家,屋子就她一人居住,装扮的也雅淡清致。

    一进了门我便将大门迅速反锁,把孔晓怡压在了墙上,“晓怡,我开始了。”

    孔晓怡双手颤抖的抚上了我的脸,“白晓……”

    我咬住了孔晓怡的耳垂,用牙齿细细摩擦,孔晓怡身子软了下来,瘫倒到我的身上,微微张这嘴喘气。

    我的手在孔晓怡的背后滑动,指尖抚摸这孔晓怡的腰,我感受到孔晓怡在我手下渐渐放松,身体的温度上升。

    孔晓怡仰起头,眼神蒙了一层水光,“白晓,吻我。”

    她的红唇娇艳欲滴,饱满此时微微张开,更加充满诱惑。

    我吻上了她的红唇,柔软的触感使我脑海中瞬间一片空白,在我之前的26年生活中,身边充满的都只是各种学习资料,长大后便只有学习了。至于爱情,从来没有在我身边出现过。

    而且我在有意识以来,连父母都没有亲过,亲孔晓怡的那几下,也是之前在等飞机的时候查的,现在孔晓怡那么主动,我却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孔晓怡的舌头主动伸了进来,她勾起我的舌头进入到她的嘴里,用牙齿轻轻的咬,吮吸我的舌头,这种感觉麻麻的痒痒的,宛如触电一般。

    我呼吸急促,身上某处也难受紧,孔晓怡松开我,长长的口水拖了出来,连成透明的细线,孔晓怡用手指擦了一下,眼神魅惑。

    “白晓,你技术这么生疏,还想要我?”孔晓怡大胆起来了,她勾起我的下巴,“要不要我来教教你?”

    我居然被孔晓怡这个女人给鄙视了,我锢住她的双手,顶住她,“晓怡,你这样就是欠调教了。”

    孔晓怡的皮肤光滑白嫩,轻轻用力便可留下一个痕迹。我把她抱起来,扔在床上后压了上去,慢慢的脱孔晓怡的裙子,“你要知道,即使是一个再没经验的男人,也知道该怎么‘做’”

    我主动吻上了孔晓怡的唇,舌头在她的唇上来回舔动,孔晓怡眼神愈加迷离起来了。

    她的衣服彻底脱完,皮肤吹弹可破,散发着一股迷人的香气,孔晓怡的手伸入到我的衣服里面来回乱摸,摸到我的敏感点,我不由发出一阵浅呼。

    芙蓉帐暖度春宵,从此君王不早朝。

    一夜欢愉,我和孔晓怡都精疲力尽,我们又都是第一次,不知道控制,不停的欢愉。汗水打湿了我们的头发,直到后来孔晓怡晕了过去,我才抱着她去了浴室,停止了这疯狂的一夜。

    发泄了一夜,我近日来的烦恼全部消失了。

    ——内容来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