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生死惊魂游戏 第187章 重金属中毒

时间:2018-10-06作者:小说2016

    大概是确实已经完全见怪不惊了,我在听到韩豹给我说的他对自己的死亡诊断之后,我居然没有陷入恐慌和不知所措中。

    “撑不过几个小时了,”孔晓怡倒吸了口凉气,女孩的眼眶又有些翻红了,但是她还是强忍住了眼泪,柔声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转向韩豹,也想听听他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在神农架这种地方,不是夸海口,实在是被污染的区域太小,要说是误食毒蘑菇弄成这样子,我倒是还有几分相信,但是要说是重金属中毒,我怎么想怎么觉得不可思议。

    “呵呵,其实我并不觉得是我们做了什么事情吃了什么东西,毕竟我们都吃的是从家里带进来的干粮,在路上也是喝泉水,应该是没问题的。”

    “所以直到我自己的身体出现重金属中毒的各种症状的时候,我一一对应了符合相应的症状,我还是觉得不可能是这种奇奇怪怪的病。这种病是城市里面的收了重污染的地区才容易中招的,我怎么可能就中招了?”

    韩豹苦笑着,“嘿嘿,但是没想到啊……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清楚,现在表面看上去是好的,但是里面已经烂掉了。”

    我没有打断韩豹,我已经发现了,他喘气的时候总是会长长地吸一口气,然后吐出来,好像一直都不能够吸够气一样。而他说话的声音也非常的小,跟他之前的大嗓门的粗狂作风完全的是两个概念。

    而就是这短短的两句话不到,韩豹就已经累得大喘气了,整个人上气不接下气,喘了好久才说道,“我这是中毒,哈哈,中毒……”

    韩豹一笑起来就有些喘不上气,要等一会儿才能够接着说话。我一向不太耐心等别人,但是这个时候看他一副相当难受的样子,也只能够等他稍微平复一下,再接着说。

    韩豹这一次垂着头,慢慢地做着深呼吸,似乎只有通过这种方法,他才能够稍微回复自己的体力,让自己能够说得出来话。

    经过了几分钟的休息,韩豹又一次抬起了头,这一次他的而是神情不再是之前那种愤懑不平的样子了,稍微有了些平复,同时整个人感觉也有了些力气。虽然这个样子跟他之前的样子比起来还是病恹恹的,但是已经好转了不少。

    “汞中毒,”韩豹开口道,他这次说话间没有带太大的情绪,也就相应的可以说更长的时间。“主要由口服升汞等汞化合物引起。患者在服后数分钟到数十分钟即引起急性腐蚀性口腔炎和胃肠炎。患者诉口腔和咽喉灼痛,并有恶心、呕吐、腹痛,继有腹泻。呕吐物和粪便常有血性粘液和脱落的坏死组织。患者常可伴有周围循环衰竭和胃肠道穿孔。严重者在24小时内可发生急性肾功能衰竭。同时可有肝脏损害。吸入高浓度汞蒸气可引起发热、化学性气管支气管炎和肺炎,出现呼吸衰竭,亦可发生急性肾功能衰竭。”

    孔晓怡不敢相信地睁大了眼睛,“你的意思是说,你刚才汞中毒了?”

    我也觉得难以置信。吸入高浓度的汞蒸气?口服升汞?这是什么条件?我们现在明明是在野外,哪里来的条件口服升汞,又哪里有条件去吸入高浓度的汞蒸气。

    韩豹似乎是看到了我惊讶的神情,自顾自地接着说道,“你们肯定在想,我们现在是在野外,怎么死也不应该是重金属中毒而死亡的,对吧。”

    韩豹一只手遮住了自己的眼睛,我这时才发现,他的手臂上,已经密密麻麻起了不少红疹,让人看得都觉得瘆得慌。

    “我自己带的水壶破了。”

    韩豹说道,表情好像是在说今天去遛弯一样风轻云淡,但是眼神中透露着浓浓的抑郁和自责。

    “我自己带的水壶破了,同样破掉的,还有我带的温度计。”

    我似乎明白了这是怎样的一种情况,一个之前在古典名著中看到的词语浮上脑海。

    吞金自杀。

    然而在这种情况下,当然河很难说韩豹是自己自杀。不要说自杀了,他这样带着蓬勃生命力的人,就算是遇到了他杀这种事情,想必也会尽力的规避吧。

    但是温度计破了然后直接滴到水壶里面自己喝掉这种事情,怎么想怎么都不太可能规避掉的吧。

    这不是自杀,也不是他杀,这是老天爷要杀掉他啊。

    想到这里,我心中一凛,不是老天爷要杀掉他,是狼蛛想要杀掉他!

    但是狼蛛真的会作出弄破温度计这种行为么?他真的能够作出这种行为么?

    可能性暂且不论,只要有必要,狼蛛是会作出类似的行为的。更加恶劣的事情他之前也有做过,但是这么精细的事情,我之前从来没有见到过。

    “你们的布条,早就弄丢了吧。”我波澜不惊地问道。出去我紧紧抓住韩豹的手臂的手,我似乎是个完全不关心他们的人,是个例行公事的警察。

    只有我自己才知道,我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让自己的情绪更加稳定。人的情绪是会放大的,要是我也跟着韩豹的情绪走的话,一会儿崩溃的人就会变成四个了。

    孔晓怡已经有些撑不住了。女孩非常优秀,她知道自己的情绪会带来不好的影响因此强忍住,但是却已经有些撑不住了。

    我深吸一口气,尽量将话题带到稍微理性的方面去。毕竟根据经验,人在思考理性问题的时候,就会较少考虑感性的因素了。

    “你们的布条,大概是昨天晚上,甚至是更之前就遗失了。”

    “你自己可能都觉得无所谓,而且身体也没有马上出现反应,直到这里的时候才倒下。”

    韩豹艰难地点点头,,我居然去全部猜对了。

    “所以你们才觉得布条的理论是没有依据的么。”我喃喃道。韩豹吞了吞口水,费力地点头。

    然而无论如何,他们现在已经通过实践证明,损失掉了身家性命一样的布条,就会只剩下死路一条。

    ——内容来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