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生死惊魂游戏 第184章 无声告别

时间:2018-10-06作者:小说2016

    “大概就是这样。”

    孔晓怡把我们从加入狼蛛游戏之后的所有经历都说给了杜志明听,我站在一边,根本插不上一点话。该说术业有专攻么,孔晓怡说话的腔调和语气都不愧是专业的新闻从业者,完全没有给我任何的插话的空间,并且讲述的事无巨细,还不让人听得觉得累。

    杜志明坐在原地,根本没有任何的反应。

    “杜志明?”

    我试探性地喊了一声。杜志明垂着头,让人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是不是觉得太过于难以置信,所以不知道应该怎么反应?我开始怀疑自己不应该那么谨慎,这种事情,就像是孔晓怡之前写报告一样的道理,几乎是没有人会去相信这种鬼话的。

    “没……”杜志明的声音已经变成气音了,声音也比刚才更加浑浊和吃力了起来。

    “这信息量有点太大,我有点消化不了了。”

    杜志明的喉咙中好像卡了口痰一样,他的病情好像比刚才更加严重了,但是整个人却笑了起来。

    “呵呵,这下全部都说的通了。”

    这家伙,居然是不觉得有一点惊讶的,而只是觉得能够解释通之前的一些现象,所以觉得开心的么?

    我觉得简直是不可思议了,这是怎么样的一个怪胎啊!

    “不管是你们两个人对于户外徒步的生疏,还是对人的死亡的淡漠,还有这个游戏本身的诡异之处,都已经全部说得通了。”

    杜志明说的轻描淡写,当然这也可能是因为他本身已经几乎不能够说话了,现在他说话已经是完全依靠气音,我都只能够半猜半理解这样来听懂他的话。

    “你知道么,我们医生,本来说对于生死应该是相当淡漠的人,但是其实达到这个淡漠的过程,也是经历了很久的临床的经历,才会变成这样的。”

    “我刚入职的时候,对于死亡这些东西,根本没法看透,直到第四个年头,才终于稍微放下。”

    “但是你们,不知道为什么,在看见死亡的时候,比起对于死亡的惊恐和悲伤的情绪,其实更多的是理性思考,如何避免更多的死亡。”

    “这种情绪,只有老医生才会有,要么就是那种,已经见惯了生死的人才会有的。”

    “要是记者小姐饱经沧桑我还可以理解,但是要是你,白晓博士,”杜志明转向我,“你自己也说自己是研究员,这种人怎么可能会见惯生死呢?我就猜你们肯定是有事情在瞒着我……咳咳咳……”

    杜志明狠命咳嗽着,让人不禁担心他的肺会不会直接咳出来。我慌忙过去帮他拍背顺气,这时才发现他的背上已经长满了红色的疹子,让人看了都觉得渗人。

    我条件性地一缩手,却听见杜志明带笑声的气音,“放心吧,传染也早就传染了,不差这一会儿。”

    明明自己都已经要死了,却还是关心的我们会不会被传染的事情,我一时间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手也不知道应不应该接着帮他拍背顺气,就只有尴尬地僵在原地。

    “哎,你别害怕啊,我刚才就是那么一说,不会传染的这玩意儿,要是真的是传染病的话你们早就出现症状了,不可能现在还是一个没事人的症状。”

    “我只是觉得有点难受。”我担忧地看着杜志明,“你还能够撑得住么?”

    “快要撑不住了,不过还可以再撑一会儿。”杜志明的声音中还是充满了淡然,但是已经比之前回答我的问题的时候更加吃力了,应该是已经有些撑不住了吧。

    不过出乎我预料的是,杜志明居然自己站了起来。

    他是有好转了么?我刚出现了这个想法就自己否定了自己,杜志明自己站起来的动作相当吃力,应该是尽了自己几乎全部的力量才勉强站起来的。

    “你别逞强站起来啊!”孔晓怡大声喊道,声音中带着急切,“你自己现在身体本身就不好,就不要站起来了,坐下或者是躺着歇会儿都可以的啊!”

    杜志明费劲地摇摇头,“不……”

    “让我起身,让我自己走,让我远离你们。”

    杜志明喃喃地说道,然后身躯渐渐离开了树干。

    “让我到一个你们都看不到的地方。”

    “我大概感觉出来了,这个病的症状会让人身体的所有表皮全部溃烂,相当痛苦的死法,不过我最在意的是,这是个不太好看的死法。”

    “我不希望你们看到。”

    杜志明摇摇摆摆,但是却坚定地往前走着。

    “谢谢……你们刚才说这个游戏结束之后,我们都还会活着,只是现在会特别的痛苦,而已。这已经是最让我觉得开心的事情了。要是死掉,我觉得最痛苦的事情,是没办法抱到我的女儿……但是现在已经没所谓了。”

    “这就是个,及其痛苦,但是肯定会醒过来的噩梦吧……”

    杜志明喃喃地说道。由于山谷本身已经是相当寂静,就算是很小声的气音也能够传到很远的地方,我和孔晓怡能够听清楚他在说什么。

    杜志明的背影看上去摇摇摆摆,痛苦至极。我想要追上去帮助他,但是脚下却好像灌了铅一样,没办法移动。

    “我不希望这样死在你们的面前……”

    杜志明说的话再一次在我的耳边响起来,我咬咬牙,一拳锤到了树干上,发出一阵闷响。

    不能够追上去!

    杜志明自己已经说了,想要自己显得尽量的体面,不要很痛苦地死在我们的面前。

    这是他的最后一个心愿,我要完成这个心愿!

    孔晓怡跪在地上,女孩双拳紧握,撑在地上,嘴中发出呜咽的声音。

    女孩在哭,但是强忍住自己的声音,不让自己发出很大的声音,也不让自己出于自己本性中的善良和纯洁,直接追上去。

    我们两人一跪一站,停留在原地目送着杜志明一瘸一拐的背影,对他的死亡进行着无声的告别。

    ——内容来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