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生死惊魂游戏 第一百七十七章

时间:2018-10-06作者:小说2016

    我们举着防水布,呆呆看着对面的山体缓缓滑坡,最后坍塌掉。

    “不是吧……整座山都完全给弄平了。”杜志明目瞪口呆,“这……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这到底是什么节目组啊……”刘晓飞也一时间不能够回过神来,半张着嘴巴看着山体全部坍塌下来。

    节目组?我在心中冷笑着。这怎么可能是所谓的节目组的功劳,狼蛛似乎对狼蛛游戏有无尽的影响力,而这种影响力在现实生活中的表现就是能够办到绝大多数的事情,当然其中也包含了将整座山脉夷为平地!

    “等雨小了我们就接着前进吧,”我没有正面回答他们的问题,因为就算是回答了,他们也不一定相信。坦白说,如果不是因为之前已经参加过那么多次的狼蛛游戏,我是绝对不会相信狼蛛会制造出这样大的阵仗的。

    “好,”杜志明神色奇怪,看着我的脸色,吞吞吐吐回答道。

    我们四个人各怀心事,都没有再进行交谈,只能够看着坍塌的小山坡发愣。这样大的一场山体滑坡,要说熊胖子在这样的滑坡之后还活着,几乎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

    “之前韩豹说过,我们的布条其实还有蹊跷。”杜志明突然说道。

    我点点头,“是的,但是那只是猜测。”

    “但是之前死掉的人已经很大程度上印证了这个猜测了,”杜志明神色凝重,“既然已经印证了这个猜测,我想我们现在需要在意的事情,其实应该是怎么避免我们自己的死亡。”

    “韩豹分析说,布条上面写的死法很可能就是我们的最后的死法。”刘晓飞神色也有些沉重了。他从自己的背包中掏出自己的布条,上面写的是“遇见野人”。

    “不是吧……真的要遇见野人?”刘晓飞看着自己手上的布条发愣,“我就是随便这么一写的,真的还给我来几个野人啊?”

    “他连塌方都给你整出来了,要是给你弄来一个野人其实也并不是很奇怪,不是么。”

    我开口道。事情已经进行到了这一步,我想我渐渐引出狼蛛可以在游戏中为所欲为这件事情,他们想必也不会觉得惊讶了。

    “你开玩笑的吧……”刘晓飞虽然嘴里仍然说的是不相信的话,但是语气中已经明显出现了动摇。显然,之前狼蛛表现出的各种超乎常识的表现给他的影响是非常震撼的,他也开始认识到狼蛛对于游戏的影响力,开始思考自己这荒谬的心愿是不是真的有实现的可能性。

    “要是真的给我弄个野人出来,我……”刘晓飞双手抓着防水布,几乎就要把防水布给抓烂了,可以见得他内心已经动摇到了什么程度。

    “要是真弄个野人出来,我倒是赚了?”

    什么?

    我本来以为刘晓飞遇到这种情况应该是挺绝望的,但是怎么这家伙好像挺开心的样子?

    “我一直都很喜欢这种非日常的东西,对于有些不知道是不是存在的生物有着非常强烈的好奇心,所以当时听说我们举办比赛的地点在神农架的时候,我就想起之前不是说神农架真的有野人这种神秘的生物存在的么,我就想我不是会有机会见证这个野人的存在?”

    刘晓飞的神情激动,唾沫横飞地讲述着自己对于野人的热情。之前他因为魏长明死亡的事情而产生的失落的情感好像在这个时候都已经全部消失殆尽了,取而代之的是对于野人的兴奋。

    “真的能够看见野人了!”

    刘晓飞最后一句都直接喊出来了,但是这样激动的神情,却一下子被冷静的杜志明给浇了一瓢冷水。

    “我说,你是不是忘了,在布条上的写下的事情,其实不光是我们会实际看到的事情,更是会让你死掉的事情。”

    “哎?”刘晓飞手舞足蹈的手停在半空中,显然是忘记了这至关重要的一点。

    “你好好想想,之前的几个遇害人,他们是不是死亡的方式都和布条上面有一致的地方?”杜志明耐着性子讲解。其实刘晓飞多半是知道的,因为这些话在昨天韩豹就已经都说过了一次,现在需要做的最多也就是给刘晓飞提个醒,让他自己注意,让他从对野人的爱好中清醒过来,他自己会明白现在的处境是多么的危险。

    “好像是的……”刘晓飞在认识到这一点之后,果然变得稍微平静了些,果然一个人就算是对于某件东西的兴趣不管是再大,只要是威胁到了自己的生命,基本上是不可能将这东西放在自己的生命之前的。

    “但是我觉得,要是真的死在野人的手上,也是不亏的啊?”刘晓飞说道。

    我瞪大了眼睛,这个刘晓飞是疯了么,怎么连自己的性命都可以不要了呢?

    “嘿嘿,我就是觉得啊,这个世界上的死法其实是很多的,不管是被车撞死,还是病死,还是其他的什么死法,总之死法实在是太多了花样了。”

    “我不想我自己的死法也要和别人一样,我想要的是比较特殊的死法。”

    “现在所有人都没有正式的野人的观察记录,也就是说野人是否存在都还是打个问号,若是野人真的存在的话,这东西绝对是个非常珍奇的东西,要是能够死在这种珍奇的宝贝的爪下,不得不说我其实是非常开心的。”

    “人生只有一回,死亡也只有一回,要是这一回的死亡都不能够做到得偿所愿,不能够做到独一无二,那么人活在世界上还有什么意义呢?”

    刘晓飞抓着防水布,说出了这样的一番话。

    这番话实在是有点让我震撼,在我看来,最重要的是活下去,而不是其他的什么事情。而刘晓飞更注重的,则是当下的体验,对于新鲜事物的体验。

    “再稍微往前一点点就是野人谷了,我其实还是挺想见到这些神奇的东西的。”

    刘晓飞口气轻松,但是却透露着一股坚定,“我一定要去会会这些家伙。”

    ——内容来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