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生死惊魂游戏 第128章 身不由己

时间:2018-10-06作者:小说2016

    打起来?为什么?为了解药这种事情么?

    我半信半疑。赵那一组的合作情况一直是我比较感兴趣的地方。他们那边的人无疑是有合作的关系的,但是问题在于这种合作关系的稳固程度究竟如何,这才是决定了我们最后能够怎么办的关键。

    “你是说,他们为了一个小小的解药就可以反目成仇?”我有些怀疑。

    “呵呵,可不是小小的解药。”张宽笑呵呵地说道,“如果不是狼人,当然需要一颗解药放在身上以防万一,但是如果是狼人,则也需要一个解药,放在身上,主要的目的当然是为了让不是狼人的人感到害怕。毕竟如果这样的话就完全没有任何别的办法可以挽救了,当被狼人杀掉的时候就只有死路一条。”

    “你们说,谁不想要这个神奇解药?”

    张宽回过头来一笑。他的年龄比我大一些,同时大概是因为已为人父,所以更加沉稳,我一直将他视为大哥,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回头笑的一下,让我突然觉得这个逼近中年的男人竟然也有少年狷狂的一面。

    “走吧,去看看狗咬狗咬得怎样了!”

    而就在张宽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高音喇叭突然响了起来,“传承这件事情,请被杀者马上到高塔下面进行抽签,我们通过抽签的方式决定最后谁来传承!”

    我回到了高塔的下面,果然,所有人都是一副衣冠不整的样子,其中杜清的眼圈都已经全部红了,而魏薇的头发也是乱翘的。

    真动上手了?

    我有些咂舌。虽然狼蛛说会对暴力行为采取制止的措施,但是这一堆人都打起来了,最好的解决方法当然是叫张宽过来进行传承,最后才有办法制止这场无意义的打斗。

    毕竟狼蛛的目的不是惩罚别人,而是让别人通过惩罚知道破坏规矩的下场,从而乖乖给他的狼蛛游戏找乐子。

    我吐吐舌头,看见张宽从背包里拿出一张纸。

    真抓阄啊?

    我还以为张宽接下来就是要撕开这些纸张,然后写名字再折好之类的,但是没想到的是,他居然就这样把纸递给了离他坐的最近的赵。

    “你们四个人,一个人撕纸,一个人写名字,一个人团纸团,一个人混合好,然后我来抓就是了。”

    张宽信心满满地说道,“毕竟这个还是要做到绝对公平。你没意见吧?狼蛛?”

    高音喇叭一时无言,最后闷闷回答了句,“随你。”

    我觉得有些好笑,狼蛛大概是觉得自己的心思被别人看到了,所以觉得有些不开心。但是无论如何,张宽能够想的这么具体全面,我觉得都是非常了不得的事情。

    赵接过纸张,撕成等分的四个纸片,然后交给杜清写上了名字,然后魏薇负责把纸团团好,乔一水混合好所有的纸团放在一边。

    张宽过去拈起一个团子,展开,然后说道。

    “是乔一水。”

    我暗暗呼出一口气。虽然张宽说的不管是谁拿到这个纸团,最后我们都是赚到了,但是如果是乔一水拿到的话,确实对我们就更为有利。

    毕竟乔一水是这些人里面唯一的守卫,使用解药的概率是最小的。

    而且赵本身就是这个团队的守卫,他现在又拿到了解药,是这个团队里面最可能活到最后的人。对于这种人,最常见的戏码当然是由妒生恨,然后直接杀掉……

    不过在这个狼蛛掌控的狼人杀游戏中好像是不太可能的事情,毕竟狼蛛自己都说了,会对所有的暴力行为加以制止,毕竟暴力行为会让游戏变得不好看,不好看的游戏是不会让他感到满意的。

    这样一来,乔一水就完全没有任何的死亡的可能性,毕竟他会一直守护自己。在平常的狼人杀游戏中,如果村民只剩下守卫一个人的话游戏就会自动终止,判定为狼人胜利。但是如果是现在这个游戏的状况,守卫会一直活下去,这样会让游戏变得索然无味。

    游戏最终存活下去的名额只有两个,所以乔一水会变成众矢之的!

    这大概就是张宽的目的。张宽把纸条展开,出示该所有人看,然后从容地说道,“好了,现在该我死掉了。”

    我有些呆愣了,死掉?怎么死?

    我还在懵逼的状态中,突然不知道怎么就觉得手上有了一股大力,右手握成了拳头,直接往张宽的脸上招呼了过去!

    “我不是……”我着急,刚想辩解,但是话到嘴边,却变成了,“我打死你!”

    这一拳迅捷无比,简直就不像是我自己的力道。毕竟我之前就是个实验室小宅男,从没有过这样的打人经历,这下的拳风简直是我做梦都不敢想的。

    我一拳打过去,张宽轻轻巧巧避开,但是却没想到旁边就被孔晓怡偷袭了!

    平时看上去文文静静的女孩子,扬着手直接给张宽就打过来!张宽一下子没来得及躲避,结结实实给扇在脸上,脸一下子就红了,鼻血长流。

    孔晓怡自己脸上也是难以置信的表情。女孩子之前学过一段时间防身术,在之前警局策划行动的时候曾经开玩笑一样地跟张宽过招,但是没有一次没被警官弄到反剪双手大声求饶的。毕竟人家是正儿八经警校出门的学生,格斗技巧当然是非常到位的。

    没想到在这个诡异的狼人杀游戏中,孔晓怡居然真的扇到了张宽!

    孔晓怡脸上一副纠结的表情,但是嘴里面确实气势万钧地一句,“杀了你!”

    孔晓怡一边打,一边喊着杀杀杀。旁边的乔一水和赵等人也渐渐凑了过来,张宽的躲避越来越难以抽身了。

    “居然是这样被打死么……”张宽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够保持微笑,还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让我觉得十分佩服,但是不管是怎么佩服,手上也完全不听使唤,只是一拳一拳朝自己敬佩的人身上打过去。

    “罢了,我自己了结吧,走得好看些。”张宽喃喃地说道,突然他从外套包中拿出一个黑黑的物体,我定睛一看,居然是一柄手枪。

    张宽迅捷无比从我们几个人的围攻中又躲过几招,然后将手枪对准自己的太阳穴。

    警官的脸上露出很久都没有见过的释然的微笑。

    我一开始见到张宽的时候是上次狼蛛游戏结束的时候。警官正在忙狼蛛游戏的案子,整个人显得比较疲惫,后来他女儿被狼蛛威胁了,他脸上又是那种焦虑的神情,就是个为孩子担心的普通父母。在这次的狼人杀游戏中,他一直扮演的是老司机的角色,很靠谱,让人感到安心。

    竟然从来没有露出过这样的释然的微笑。我的眼睛有些酸胀了。我好想停下自己手上的拳头,但是完全身不由己。孔晓怡更是一边哭一边骂着去死,但是手上的动作也完全没有停下来。

    “同志们,你们加油。”

    “再会!”

    一声枪响在安静的山谷中,随着枪声响起,张宽的身体渐渐软倒在地上,而我们的手脚也渐渐停了下来。

    我呆呆看着张宽的尸体。张宽脸上的笑容冲淡平和,好像死亡不是什么可怕的事情。

    在他决定要死之前,我曾经担心地问过他,怕不怕去死。

    张宽有些惊讶我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怕什么?”

    “梦莹都死了,我怕什么?”

    那种自然而然的疑惑和理所当然,让我觉得有些汗颜。我看着他脸上的表情,手中拳头紧紧攥住。

    张宽一死,所有人都停下来,大家好像都在对刚才自己的行为产生疑惑。

    “我为什么自己动起来了?”

    乔一水茫然地问道。只有在这个时候我才会觉得他还是个少年。

    “因为狼蛛要张宽去死,并且死法还要限定为是被乱拳打死。”我没声好气地回答道。

    “好了,我和孔晓怡稍微告辞一下。”我把张宽的尸体背在背上,“我要送张大哥去他的房间。”

    所有被害的人,除了尸体的样子太吓人的章凯和邵勤光,所有人都死在自己的房间中,我想张宽也应该享受这样的待遇。

    我感受不到别人的目光,但是稍微听得到一点乔一水的一点点声音。

    “哈哈,只剩下两个人了,他们就是秋后的蚂蚱,蹦跶不了几天了。”

    我一下子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乔一水虽然心机老辣,但是有的地方还是太过于跳脱,这是他在这个游戏中最致命的弱点。

    况且,他现在已经把自己守卫的身份给明摆出来了,而且手上还捏着一张解药,这种东西会有多少人觊觎?

    谁是秋后的蚂蚱还不知道呢。

    张宽有点重,我闷哼一声,稍微把尸体往身上抬一点,完全不管后面谁在说什么冷言冷语。

    ——内容来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