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生死惊魂游戏 第126章 皮与芯

时间:2018-10-06作者:小说2016

    我对于张宽的佩服程度随着我对他的这个战术的理解程度而更加深了。我现在几乎肯定,狼蛛一定会答应他的要求的。

    没有别的原因,其实就是因为如果有了转让毒药的这个环节会让整个游戏变得更加好玩,就是这一个原因就足够让狼蛛动摇了。

    “好吧,确实听起来挺不错的。”

    狼蛛久久的沉默之后,终于开口肯定了张宽的说法。

    “我同意,规则中加上一条,那就是如果有人死亡的时候没有发动自己的技能,那么这个技能相应的可以转让。这主要将体现在神格村民,即预言家、女巫、守卫和猎人身上。”

    “好了,你们可以继续了。”

    狼蛛说道这里就没有声音了。可以看出来,狼蛛本身也不是很喜欢直接对比赛进行干预,毕竟他最大的目的并不是操控比赛而是对比赛中的乐趣进行享受。

    不过狼蛛的这个说法也是非常鸡贼了,毕竟他没有直接说张宽是个女巫,然后可以对他身上的解药进行转让,而是说张宽是四个神格村民中的一种,然后让别人对张宽的这个身份产生一定程度上面的怀疑。

    不过,就算是这样,我们也算是大胜利了,毕竟就我有限的了解,狼人杀的规则中之前是完全没有什么能力转让的选项,狼蛛能够做出这个程度上面的妥协,已经算是张宽的能力相当强的表现了。

    “谢谢。”

    张宽嘴角勾出笑容,“现在就是这样了,反正投我是肯定没什么问题的。”

    “但是你又不一定是女巫,”赵咕哝道,“如果你不是女巫,我投你不是也没好处。”

    “我确实有可能不是女巫,”但是张宽完全没有被这种程度上的质疑给吓到,而是慢条斯理地接着说道,“我就算不是女巫,但是至少也应该是个神格村民,毕竟如果我不是神格村民的话,狼蛛是不会出面修改规则的。”

    赵咬着嘴唇无法辩驳,而我,也就在这个时候明白了张宽的深意。

    现在来看,张宽的目的其实并不是为了要证明自己是女巫,而是让别人投票给他。

    如果别人投票给了他,他是个女巫还是个别的什么,其实都不是很重要。

    所以他要做的唯一一件事情,就是逼迫狼蛛出来,说明把他投出去是一件稳赚不赔的买卖,所有就有很多的人会过来投票了。

    我暗自感叹,没想到张宽这种表面上冷静老实的人,居然也能够做出这样的推断。

    张宽接着他劝服赵的丰功伟业,“你想想,我基本已经确定是个神格村民了,投票给我,会直接拿到一个能力。猎人已经死了,不过那个能力也很鸡肋,毕竟是死掉之后才能够发动的。剩下的,守卫和女巫,在现在这个改良版狼人杀当中都是非常重要的角色,都是能够直接决定比赛的进程和人的生死的,你自己好好想想哦?”

    我敏感地意识到,赵并没有提起预言家的事情,这是大概是因为赵本身自己说自己是预言家,他才这样说的是吧?

    果然,赵稍微沉思一下,然后说道,“你是不是没说预言家?万一你是预言家我不是亏大了。”

    张宽笑着摇摇头,脸上出现一抹微笑,“我说了我不可能是个预言家,我就不可能是个预言家。”

    “毕竟在上一轮中你自己都说了,你自己是个预言家啊!”

    赵一下子被涨红了脸,自己被自己的结论打脸的感觉,大概是世界上最尴尬的事情了吧!

    张宽好像完全没发觉赵的尴尬一样,接着说道,“既然你说你是预言家,我就不可能是预言家了吧,剩下女巫和守卫,不管是哪一个的能力,你要是能够拿到了,都是非常了不起的事情了。”

    张宽老神在在地看着纠结的赵,“好了,反正也不是要你马上做出决定的事情,你自己好好考虑吧!”

    赵从高塔后面绕过去,接着走进来的是乔一水。

    张宽对乔一水的说辞其实和赵差不多,但是不同的是把守卫换成了预言家,成功地确认了乔一水是个守卫的事实。

    最后是杜清。让我觉得意外的是,张宽对杜清说的话有些不同,花的时间也稍微长一些。

    四个人都交流完了,张宽跟狼蛛那里申请了半个小时的考虑时间,让每个人考虑自己的投票,接着就把我和孔晓怡给拉到僻静处。

    “好了,我的工作做完了。”

    张宽一脱离剩下几个人的视线范围,就直接瘫在地上了。我赶紧扶他起来,这才稍微感觉他他的整个人都是脱力的。

    “不行不行,智斗太累了,累得不行。”

    张宽虚弱地说道,“不过好在拿到的信息也不少。嘿嘿嘿,应该足够你们后面获胜了。”

    我看着张宽有些兴奋而疲惫的面容,感觉到自己肩上的责任有点大。一个警官差不多可以说是拿命换来的一个信息,不知道我能不能把它利用好,从而在后面的比拼中胜出?

    我自己也不知道有几成的把握,只能够蹲下身子慢慢整理。

    “我们来复盘吧,刚才孔晓怡不在,我想要是我们复盘的话她应该能够知道些什么。”

    孔晓怡一脸好奇。女孩在张宽对每个人进行劝诱的时候都不在这边,她全程是在旁边等着看有没有人偷听,是个挺重要的工作。

    “首先,是魏薇。这女孩子我基本可以确定了,是个普通村民。”

    张宽手上写写画画,“主要的原因是她的表情。我已经自爆了身份之后进行指认,这种指认的力度和不记名指认的力度不可同日而语。她在我进行指认的时候,整个人的表情相对来说比较慌张,在我说她有身份的时候,既不回答,也不否认,所以我一直在想,她应该就是剩下的村民中的一员。”

    “另外一个人,赵,这个人不用说了,狼人。”

    我也是这么觉得的,赵对于预言家的反应并不是很大,反而非常直接地说,如果张宽是预言家,那就完全没有什么交换的价值。

    在这个改良版的狼人杀游戏中,预言家只是知道了别人的身份,根本没有办法去援助对方和救对方;但是女巫不同,女巫手上的那个解药,是可以解救人的性命的,换句话说,预言家的是金眼睛,女巫的是金手指。

    赵对金眼睛嗤之以鼻,是因为他觉得得知别人的身份没什么用,毕竟他自己就是狼人,直接杀人就好了。

    “乔一水,守卫,这个人跳过。”

    “我们这里唯一的预言家,是这个叫杜清的妹子。”

    ——内容来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