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生死惊魂游戏 第124章 药物转让

时间:2018-10-06作者:小说2016

    魏薇刚才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总的来说有两种可能性。

    首先当然是她确实不是狼人,想要找出狼人,这个时候就是她的真心话;不过还有一种可能性,那就是她是个狼人,她说什么想要找出狼人的话,目的其实非常明确,就是为了伪装而已。

    不管是哪一种可能性,概率其实都非常大。在场的各位都是人精,狼人杀这种玩心计的游戏,能够玩到现在的,都不简单。

    魏薇这句话,也压根没谁给出反应。大家知道这么明确的信息一般来说都是烟雾弹,谁信谁傻逼。

    “你说你是女巫,其实也没人相信。毕竟你的身份到底是什么,也没人知道。”

    赵慢条斯理地说出一番推论。确实,在这个每个人都不相信彼此的环境下,自报身份也不会有人相信的。

    “如果我说我能够证明呢?”

    张宽也以一种比较慢的语速说道。之前张宽告诉过我,在回答别人的质疑和追问的时候,尽量以一种比较慢的速度来进行回答,可以向提出问题的人稍微施加一些压力。

    “能够怎么证明?”

    我能够感觉到,赵的瞳孔猛的一缩,他应该是动了杀机。但是从他的言语中,仍然没能够感受到和之前不同的感觉,他的语气非常平淡。

    “证明的方法很简单,你们这里一共四个人对不对?我跟每个人说一句话就可以证明了。”张宽戏谑地一笑,“不过,你们每个人都要单独过来听我说才可以。”

    我能够从这些人的表情中看出来,这些人对张宽已经有了明确的好奇,但是所有人都相当能够沉得住气。

    “为什么要单独听你说?”乔一水的眼神中满是警惕,但是我知道他确实对张宽感兴趣,因为他如果真的对张宽的提议不感兴趣的话就不会问这句话了。

    “其实当然是你们自己的选择,”张宽往椅子后面一靠,整个人比较放松地说道,“其实你们也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的身份的,对吧?”

    “你们这里,有狼人,有预言家,还有个隐藏的守卫,不管是谁,都不想让别人知道你们的身份,这样一来你们自己就铁定被投出去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你们后面自己会面临什么,自己不知道么?”

    我有些呆愣地看着张宽说出这一席话。张宽一直以来是个威胁力不是很大的人,现在他这样说,让我觉得他好像换了一个人一样,明明话语中没有什么威胁的成分,但是分明字字见血。

    乔一水等人稍微沉默了一下,他们肯定自己也在思考着到底应该怎么办。终于,赵打破了一片沉默,说道,“如果可以的话,可以现在我这里讲一讲。”

    剩下的人也纷纷表态了。我挑挑眉毛,继续坐在旁边一言不发。

    “那就一个个来吧,”张宽坐起来,“我们到高塔的另一边来说这件事情,一个个来。”

    “白晓陪我站到这边来,做个见证。”

    “孔晓怡你在那边,帮忙看着一下其他人有没有奇怪的举动。”

    我答应了一声,但是完全不知道张宽葫芦里面卖的什么药。

    现在这四个人的身份中,只有乔一水的身份是完全确定的守卫。其他两个人,一个人是预言家,一个人是普通村民,另一个人是狼人,这到底应该怎么判断?

    张宽应该是想要好好利用他自己公布身份的这个机会的,问题是,怎么利用才是最好的方法?那当然是利用这个机会来找到别人的身份了。但是问题是,这可能么?

    “谁想要第一个来?”

    首先举手的人是魏薇,她跟在张宽的后面转进高塔。

    我好奇地看着他们俩,心里在猜测张宽到底是想说些什么。

    张宽看了一眼魏薇,非常笃定地说道,“你不是狼人,也不是守卫。预言家和村民,在这个游戏里面也没什么区别。”

    魏薇抱着手臂,眉毛挑了一下,说道,“我是不可能根据你说的这句话来进行什么反应的,毕竟你也不能够把人想的太愚蠢……”

    魏薇的话还没说完,就一下子被张宽打断了。

    张宽一边比了个暂停的手势,一边开口道,“好了,都别说了。”

    “我想说的除了你的身份,接下来就是我自己想说的东西了,听不听,由你。”

    “我真是个女巫,我的手上有瓶毒药已经用掉了,还剩了一瓶解药,这瓶解药如果可以转让给你的话,你愿意投给我让我死掉么?”

    我心中一震,抬眼望望张宽。毒药和解药,这种东西难道也是可以转让的?

    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

    但是我还是克制住了自己的好奇,仔细听张宽接下来准备怎么说。

    “所以呢,投我这边的人,谁都可以不是么,白晓,孔晓怡,还有我,都行的。你们应该只要四个人都统一投一个人,投谁应该都没差。”

    张宽斜着眼睛懒懒地说道,魏薇半信半疑地盯着他,说道,“哼,不想求生,一心求死……你是傻瓜么?还是说,你把我当傻瓜?”

    张宽直起身子,严肃地说道。“我不傻,也没把你当傻瓜。”

    “我跟梦莹很要好,我们作为同事的情谊,真是犹如家人和兄弟之间的感情。徐梦莹死了,我觉得活着也没什么意思,还不如让自己在这个阶段死掉,被投死好歹也能够死的明白些。”

    张宽有一搭没一打地说道,“有人说什么好死不如赖活着,但是我觉得既然已经到这个份上了,不是死了还比活着好?”

    “趁着我还有这一瓶解药做砝码,跟你们团队做个交易,不好么?嗯?”

    魏薇咬着下唇,五分钟时间已到,张宽打个响指,“好了,五分钟的时间到了,你请回去吧。”

    下一个进来的人是赵,这个人的身份是什么,我现在还没有一点头绪。

    没想到张宽坐在那里,怡然自得地说道,“你不是预言家,你上次欺骗了我们。”

    “所以你打算欺骗回来么?”赵状似无辜地一摊手,“我可没保证我说的是正确的。”

    我恨得牙痒痒,赵这种人实在是太可恶,偏偏还噎得你不知道说什么好。

    张宽却非常自如地样子,好像是有解决的方法一样。

    “你当然不是什么预言家,”张宽翘着嘴角笑笑,“你是狼人。”

    ——内容来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