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生死惊魂游戏 第123章 注定的牺牲

时间:2018-10-06作者:小说2016

    “注定失败的行动么……”我感到有些好笑,抬头捂上了眼睛。江西的婺源小镇其实气候相当舒适宜人,现在的天气下,有不太热也不太冷的阳光,本来应该让人觉得心情舒畅,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现在看见这阳光总是觉得有种压抑的感觉,就算是阳光可以透进来,外面的信息也完全透不进来啊!

    这样的隔阂完全扼杀了这次注定失败的行动,我就算是想要逮捕狼蛛,也完全没有任何的办法。

    “真的没有一点办法么?”我从自己的牙缝中艰难地挤出几个字。

    “如果是说武力的手段,我不认为自己有办法可以直接对狼蛛进行物理上的打击。”张宽非常冷静地说道。天知道他是怎么对这么残酷的情况说出这么让人绝望的话的。

    “你想想,这个人在游戏中展现出的重重手段,已经完全脱离了物理上面的限制,他在这个空间中好像就是无所不能的。”

    “这样的一个人,你要我对他进行物理打击?这是很困难的事情。”张宽的话冷酷而现实。

    “更何况,梦莹已经死掉了,我觉得我要是不跟她一块儿,怪对不起她的。”

    张宽苦笑着说道。

    我久久不能说出一句话,张宽既然都这样想了,我还能说什么呢?

    “你就不想帮她报仇么?”

    “报仇?你们帮忙不就可以了么?我相信你,相信孔晓怡。你们两个人是现在的狼人选手,你们活下来,更能够对对方进行打击,在这种打击下,你们更可能活下去,更可能帮徐梦莹报仇。”

    “但是也没必要去陪她什么的。”孔晓怡的话语中有些自责和哭腔,“这本来是我的错!”

    我明白,其实徐梦莹的死亡和我们三个人都有莫大的关系,张宽说什么要去陪她,其实我们心里又何尝不是这样想的?

    “不是你们说的陪,我是想陪着她,也算是有个交代。”

    张宽的话语中有几分释然和怀旧,“她一直都是呆在我们所里的孩子,之前其实有很多调任晋升的机会,毕竟能够有她那样的样貌识别能力的人其实并不算是很多。但是她都拒绝了。她是我合作的最久的搭档。她要是出事了,我这没办法和她父母交代。”

    说道这里,张宽的声音变得有些释然,“没关系的,你们不是也都说过了么,这个狼蛛游戏中死亡的人其实并不一定在现实生活中真的死亡,要是真的死亡了,上一次的游戏现场,不可能只有两个人的尸体,肯定会有很多的人的尸体了。”

    “我们这一次呢,就赌一把。要是徐梦莹没死,我当然也就是死不了的啊!但是徐梦莹要是死了,我就是去陪她的。”

    张宽说道。我突然觉得这两人之前的感情虽然并不是爱情,但是张宽对徐梦莹的情感依恋,已经远远超过了爱情了。

    “就是这样,后面的事情请一定拜托你们了,一定要活下去。”

    张宽说完这句话,就头也不回地走向了投票的高塔下面。

    我们这磨磨蹭蹭了许久,乔一水他们很明显等得有些不耐烦了。乔一水抄着手,斜着眼睛看着我们说道,“你们这些人怎么回事,去上厕所都这么久的?怎么做的事?”

    “而且他们是三个人一起去上的厕所哎!”魏薇夸张地大叫道,“三个人一起去的,你猜猜会不会发生什么刺激的事情啊?”

    “刺激的事情,”赵干咳两声,“对不起,纯洁限制了我的想象力。”

    我咬着嘴唇一言不发。这些人简直是太过分了,居然这样来说我们。

    不过我的心中还沉浸在张宽之前那一番的言论的震撼和悲伤之中,因此没有功夫跟他们多嚼口舌。我面色凝重地坐下去,等待着张宽开始他自己的发言。

    “诸位,我想要交代我自己的身份,”张宽字斟句酌地说道,“我是个女巫。”

    乔一水赵等人神色各异,每个人都有些惊讶地看着张宽。

    其中赵的眼睛很快在我和孔晓怡的脸上扫过。这个人的动作非常轻微,但是我本来的注意力就没有集中在张宽惊世骇俗的言论中,我本来就是集中注意力来观察众人的。

    这个人的动作让我明白了一些事情,我心中暗暗记下我的判断,同时去观察其他人的表情。

    赵等人先是稍微顿了一下。女巫,在这场上是非常强大的存在。张宽曾经跟我讲过,在狼人杀的游戏中,女巫是仅次于预言家的存在,是非常强大的神灵。猎人有带走人的权利,守卫有守护人的权利,但是女巫同时有给人解药和给人毒药的权利,是相当强大的存在。

    不过,在狼蛛改造后的狼人杀游戏中,预言家的能量被大大削弱,因为预言家没有任何杀人的权利,而在这个直接杀人的场所,能够杀人的人才是最厉害的,所以女巫,大概是这个场上最厉害的人。

    “吼,女巫,不怕就这样我们把你投死么?”

    在沉默的众人中,乔一水是最先反应过来的,他好整以暇,毕竟他大概是整个场上最有恃无恐的人了。

    “怕,但是我大概也知道,我活不长了。”张宽说道,“我前面的发言太有攻击性,我知道狼人肯定有很多想要杀掉我。”

    场上又是一阵沉默。在张宽说出这句话之后,大家都在集中注意力观察别人的表现,场上竟然一下子冷淡了下来。

    如果是刚进入狼人杀游戏的我,可能就在这个时候直接暴露了。但是在这两天中,张宽没少对我进行培训。他知道狼人杀游戏中一些人最基本的破绽,同时又是警官,他对于人的肢体动作和潜意识的认识,只可能比这些业余玩家更多。

    “切,大家都好淡定啊,我还想趁此机会找到狼人呢。”

    大概是沉默了半分钟左右,魏薇嘟囔着说出了一句话,气氛稍微有些缓和,大家又重新看向张宽。

    ——内容来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