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生死惊魂游戏 第120章 绝地

时间:2018-10-06作者:小说2016

    徐梦莹穿着一件高领的衣服,更加显得她的脖子修长。然而在黑色的高领毛衣下,我还是隐隐约约看得见脖子上面的一抹血迹。

    “脸色苍白,手指的指尖发青,各种迹象都表明死者是失血过多而死亡的。”

    虽然张宽的脸色已经相当不好了,但是他还是凑过来看了看徐梦莹的情况。这大概是因为他的职业病原因导致的,他好像对于尸体有种放不下的责任感,即使这是他亲近的后辈,他也还是要过来看看她的情况。

    “死亡的原因和袁麦是一样的,都是因为脖子上面这个伤口失血过多而死亡的。”

    张宽惋惜地摇摇头,眼中是止不住的哀伤。

    在今天刚刚看见我们的时候,赵等人的脸上还是一种有点奚落的表情,但是现在这些人看到徐梦莹的尸体的时候,整个人一下子又变得凝重了。这些人说到底还是没怎么经历过死亡的人,现在猛的一下看到了尸体,肯定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真的死了?”魏薇试探地问道。

    张宽摊了摊手,“如假包换。”

    整个房间中都是一片沉默。我有点无言地看着张宽,老男人习惯性地往兜里掏东西,却是掏了个空。他抬起头刚好撞上我的目光,有些无奈地笑道,“以前要抽烟的,有了女儿之后就不抽烟了。”

    其实在我们所有人中,张宽跟徐梦莹相处的时间是最多的,感情是最深的,但是偏偏是只有他,来对徐梦莹的死亡原因进行判定,判定完了不说,还有人向他问徐梦莹的死亡情况,这对他来说实在是太残忍了。

    “死亡的原因和袁麦一样是被狼人杀害的。”

    赵看到这里,索性直接坐在了地上,“都走到这一步了,咱们大家谁是狼人,就直接站出来了吧!我们先把狼人给投死了,剩下的人就随缘?”

    “你怎么不说先让狼人吧所有人都杀掉,然后就可以狼人互相残杀了?”张宽凉凉地补充了一句,赵侧过头去看了一眼张宽,接着又不说话了。大概是张宽那充满威慑力的一眼现在还在他的心中留下阴影,我怎么觉得这些人就算是在现在看着张宽的眼神都有点发憷。

    “不如这样,大家抓阄吧,抓到谁就投谁出去?”乔一水也补充道。

    抓阄投票,这种情况真是闻所未闻。赵皱着眉头说道,“狼人杀游戏是言语逻辑游戏,不是靠运气来支撑的游戏……”

    赵正说到了一半,就被乔一水一下子打断了。少年一张脸笑嘻嘻地说道,“现在这个游戏哪里还有什么言语逻辑?早就变成了自相残杀的概率游戏了。”

    乔一水说的不错,倒不如说,这个游戏从一开始就完全没有个智力游戏的样子,从一开始就是个糟糕透顶的概率死亡游戏。

    “所以就直接抓阄?我才不干!”

    我还在对乔一水提出的这个提议进行思考,突然就听见旁边的魏薇毫不客气地呛声道。

    我感觉有些懵逼了,这些人不是都在同一战线上面的么,怎么就今天这么投票这个问题起了这么大的一个争执?难道真的像我推断的一样,这些人其实根本就没有真正形成有效的同盟团体?

    不,这是不可能的事情,我暗自猜想。如果真的是这样的一种情况,这些人内部怎么可能会有情报的交流,乔一水表现地像个狼人,而赵也泄露了自己的身份,同时守护者没有守护赵而是去守护了乔一水……

    慢着!我好像有些明白了,难道我们对于赵队伍的分工猜测,根本就是错误的?

    毕竟在赵一组中,乔一水毒舌并且态度极端恶劣,杜清性格内向,魏薇性格冷淡高傲,就只有赵跟我们有过接触,我们对于赵一组中个人的角色推测,完全是基于赵自己的一面之词。

    这种一面之词,我当时是纯粹听信了张宽所谓的只要是同志就一定可以相信的这种话,才相信了赵的说辞,但是实际上这些人的身份,我是完全没有考察到的。

    我尝试着抛弃掉赵给我的固有印象,而是从这些人一开始给我的印象中下推断。乔一水说他对自己非常自信,那么也就是说他可以及时对自己进行保护……

    我灵光一闪,难道所谓的守护者,就是乔一水本人?

    我按照这个思路进行推定,也就是说,在赵一组中,乔一水是不可能被杀掉的,还有谁是不能够被杀掉的?

    在最开始的狼人讨论中,剩下的那个蝈蝈好像对魏薇表现出了不同程度的回护,难道这个人是魏薇?

    不,不可能这么简单。魏薇这个人虽然有点冷漠,但是心思相当的细腻缜密,她不可能想象不到这么简单的问题。

    那么剩下的两个人,杜清和赵,到底谁是我们剩下的那个狼人?

    蝈蝈说话的语气非常的注意,感觉比较中性,既不像是男人,也不像是女人。况且,在这次的狼人交流过程中,大家都全程使用的是微信,非常方便人隐藏自己的身份。

    我仔细想着剩下这两个人的身份,一个人是狼人,一个人是普通的村民,他们的区别到底是在什么地方呢……

    我自己就是个狼人,我尝试着换位思考了一下,如果我作为一个狼人在外面的话,我肯定首先想的就是,我不能够暴露我自己的身份。那么,我暴露自己的身份的方式,有且只有一个。

    我的眼睛落到了赵和杜清的手中。

    杜清的手臂紧紧抓着赵的胳膊。赵的一只胳膊被杜清抓着,另一只手插着裤兜,好像在拽着什么东西。

    有答案了。

    我自己默默想着,同时告诫自己要沉住气。本身在这种情况下,我现在还没有行动的时机,是不可以轻举妄动的。

    而就在这个时候,高塔上狼蛛的高音喇叭响了起来。

    “投票的时间已经到了,请各位马上回到高塔周围开始投票。”

    乔一水站起身拍拍衣服,同时朝我们笑了一下。

    “哈哈,你们完了。”

    ——内容来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