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生死惊魂游戏 第119章 回天无力

时间:2018-10-06作者:小说2016

    “走吧,说起来我们之前还完全没有来过你们这边看过呢。”

    赵说着就开始走到了前面,这些人还真的想要去徐梦莹的房间中看看。我下意识地往张宽那边瞄了一眼。直接去看徐梦莹的死亡现场,也不知道张宽能不能接受这个事情。

    张宽本人的反应倒是比较轻描淡写,但是他的肩膀和手臂出卖了他的心理。不仔细观察他的人大概会觉得张警官今天可能确实有点心情不好,也可能是昨天晚上没睡好觉,但是我却能够明白,他看起来没精神是因为眼睛还是肿的,而他心情不好则是因为他的肩膀是耷拉着的。

    张宽已经收拾好了面部表情了,但是这些肢体表情是人没办法控制的。我就算是想要好好安慰一下张宽也完全做不到,毕竟朝夕相处的同事突然死掉,而且还是被我和孔晓怡这种猪队友给搞死的,我觉得张宽就是没有直接扑上来掐我的脖子都算是对我客气的。

    “带路带路,”赵咋咋呼呼道。

    张宽的身体稍微僵了一下,最后选择了走在前面带路。这其实是因为他的房间就在徐梦莹的旁边,所以他带路是很合适的,但是后面的人群却传来几声口哨声。

    “哟,张警官怎么知道徐警官住哪里的?”

    赵的声音响了起来,这是有点没意义的黄色笑话,要是在平时的时候稍微讲一下就算了,但是在现在的情况下,张宽的心情因为徐梦莹的事情而跌倒了极点,这件事情就是谁提谁倒霉。

    我有点担心地看着张宽,暴力行为是不被允许的,我有点担心他作出过激的行为,到时候直接退赛,那不是相当不划算。

    但是张宽火气一上来,就很可怕了。他镜片后的眼睛猛地一睁开,往赵这边就是一瞪。

    “你怎么这么说?”

    张宽的气场在我们一开始见他的时候是最强烈的,这当然是因为他当时是在处理案子,而在平时的生活中,他其实是相当注意收敛自己的气场的。别的不说,他的那个眼睛要是稍微瞪一下,不是贼的人也要上交钱包了。

    这下赵是踩到了老虎的尾巴,让张宽生气了,他猛地一睁眼,给人带了了很大的压迫感,我就算并没有被他的眼睛直接盯到,但是还是觉得背上汗毛直立。

    张宽真是太厉害了,他怎么就不能直接盯一下这些人,然后这些人都全部缴械投降了……

    就在我这样想的时候,高塔的高音喇叭中传出狼蛛的声音。

    “各位注意,暴力不只是限于手上的暴力,同时也包括了言语暴力,甚至是稍微不友好的眼神也算哦,所以请各位规范言行。”

    我有些狠狠地往高音喇叭的位置上面看去。狼蛛真是太可恶了,他绝对是通过藏在某处的监控录像看到了张宽刚才的表现,才突然加了这个规矩的。毕竟如果张宽的气场真的有这么强烈的话,所有人根本不用他多说一句话,直接让他给瞪一下就直接爆出自己的身份了,这可是完全不利于游戏的开展的。

    狼蛛完全是个双标狗。昨天在房间里面进行投票的时候,乔一水多次对孔晓怡恶语相向,妹子也完全是在隐忍的状态。在当时的情况下,乔一水的行为已经完全构成了言语暴力,但是狼蛛却并没有进行阻止。

    狼蛛是重男轻女么?不可能,在我看来这个人好像是完全没有任何的性别意识的一个人,因为他总是一副淡然的样子,就算是见到了徐梦莹和孔晓怡这种大美女也完全没有多的表示。他对于乔一水的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是因为乔一水对孔晓怡说脏话,其实并不会让孔晓怡自报身份,也不可能对游戏的进行产生什么实际的影响,因此可以不叫停。而现在张宽的这个眼神是完全杀人无形的,是完全能够憋人说出自己的身份的,这种行为要是不叫停,这个游戏就直接叫每个人爆出自己的身份得了。

    随着狼蛛的叫停,张宽也收起了自己的眼神,同时隐忍地说了声,“抱歉。”

    其实完全没什么好抱歉的,因为这完全是狼蛛个人的爱好才叫停的。但是张宽已经转过了身子,往徐梦莹的房间走去。

    “我们晚上都是一起回营地然后各自告别,我们知道彼此的房间号码是很正常的事情。而且她房间上面有贴标签。”

    张宽在前面闷闷地回答了一句。乔一水整个人的表情老大没趣,嘟哝着,“我就是觉得好奇……就是这么一说……”

    张宽和徐梦莹的关系不是能够任由你编排的。我在心里默默说了句,张宽没有直接掐死你就算是好的了。

    我们都来到了徐梦莹的房间前面。跟之前袁麦和邵勤光的房间一样,徐梦莹的房间是虚掩着的。

    张宽最先走到房间的门前,但是他就这么停住了。

    “你们谁来开门吧。”

    张宽别过头去,男人的眼睛中已经是泪水了,“我舍不得,我一直把她当成是妹妹……”

    我叹一口气,推开了房门。孔晓怡之前一直是站在我的身后,这个时候也稍微退开了些。她用手捂住嘴,嘴里面已经发出了一些呜咽。

    孔晓怡和徐梦莹是同龄人,但是这两个人的教育经历和生活经历都不太一样,这样导致两人性格互补但是又相互欣赏,他们两人在短短两个星期中成为了很好的朋友。

    孔晓怡转过身去,应该是不想看到自己的朋友的死状,但是我又怎么可能想要看到徐梦莹的死状呢?这个女孩子在短短的几天时间中,获得了我们所有人的喜爱,现在看到她的死状,谁能够不难过?

    我轻叹一口气,仍然打开了房门。徐梦莹正斜斜地倚靠在床边,整个人脸色煞白。她的双眼是轻轻闭上的,面色安然,如果忽略掉她地上的一摊血,我还以为她只是睡着了。

    ——内容来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