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生死惊魂游戏 第117章 凝聚力

时间:2018-10-06作者:小说2016

    这个人,我在昨天晚上不止一次地念叨过,咒骂过,甚至多次诅咒他去死。

    这个名字大概是我们进入狼人杀游戏之后念过最多次的名字了,也是我们现在最为憎恨的名字。

    乔一水的声音从高塔的后面懒懒地响了起来。我以前还觉得少年的声音清亮而无害,但是现在听起来,怎么听怎么觉得这声音是充满了恶意。

    “怎么哭起来了?”乔一水好像是在关切地问候着张宽的,但是我还是觉得他的声音中充斥着恶意,其实是在讽刺我们。

    “没事,眼睛里面进沙子了。”张宽一下子就收拾好了情绪。我不得不佩服警官对于自己情绪的控制能力,明明刚才还沉浸在一种悲伤的情绪总,这转眼一下子就收拾好了情绪,波澜不惊,除了自己稍微有点红的眼睛之外完全看不出来这个人曾经哭过。

    “哦哦,眼睛进沙子了,要好好处理才行。”乔一水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们一眼,最后这样说道。少年狭长的眼睛里面写满了奚落,我觉得有些不舒服了。

    接着,乔一水伸了个懒腰,说道,“哎,你们还是挺早的,我那边就我一个人了,所以起的晚了些,不过不知道为什么,赵他们那一组还是没有出来……”

    赵他们组今天确实有点慢,我们在高塔下面足足等了五分钟,他们才从村子的那边出来。杜清整个人仍然是挂在赵的身上的,虽然赵脸上有点厌恶,但是也没有把她挥开,大概是照顾到妹子在这个游戏中肯定是更加恐惧,因此也更加需要安慰,所以才用挂着她的方式来带着她。

    魏薇一个人走在最后面。不知道为什么,我开始觉得有些不对劲了……

    昨天在我们组,死亡的人是徐梦莹,这是因为我犯得那个该死的错误。虽然这个低级错误足够让我被凌迟个几遍的,但是抛开这一点之外,张宽是无论如何也不应该犯错误的。

    我刚才问他是不是色盲,当然不是认真的,那只是在极端的震惊下身体和嘴巴的自然反应而已。张宽是个极其靠谱的人,退一万步讲,就算他是个色盲,他在这种时候肯定会想一些办法来得知卡片的颜色,毕竟他的性格冷静谨慎,一定会做有把握的事情,而写上名字这种事情,他是绝不可能出错的。

    张宽这里不可能出错,那么也就是说,唯一的可能性就只有赵那边出了意料之外的事情……

    我心中一震,想到了一个猜测!

    既然张宽那边是完全没有任何的错误的,那就只可能是赵这边对张宽的毒药战术采取了特别的方法进行应对!

    乍看之下好像不可能,但是我们昨天犯的一个致命的错误已经把我们的性命葬送的了!

    我们昨天犯的这个致命的错误,叫做盲目信任。

    盲目信任谁?

    赵!

    我们昨天完全没有对赵做任何的考察,就相信他一定是全身心相信我们的,我们也相对的摆出一副全身心信任赵的样子,但是从今天的游戏结果来看,赵好像是完全没有一点完全信任我们的样子!

    首先就是在狼人表决中,蝈蝈对我们的身份了如指掌,最后完全是因为运气没有猜对了我和孔晓怡的身份。我现在想起我在昨天的时候经历的猜身份的这个环节,就觉得完全不是滋味。那种性命完全被别人捏在手里的感觉,让人感到一种难过的窒息感。

    而之后,在今天早上的死亡名单的公布环节,只有我们组的徐梦莹死掉了,而隔壁赵组的乔一水,则不知道为什么没有死,明明张宽都在毒药名单上面写下了乔一水的名字。

    唯一的可能性当然在于,赵组确实有个护卫,而剩下的这个守卫,在昨天晚上的时候,对乔一水开了守卫。这样就算张宽在毒药卡片上写上了乔一水的名字也是白搭,因为乔一水旁边有守卫的守护,他就算被毒药杀死了也可以及时得到解救。

    也就是说,赵说的他们组的守卫会全身心地守护赵,这个情报本身也是错的!

    要么就是,我们所谓的痴情守卫杜清,完全没有说一定要守卫赵,很可能就是赵说什么她就守卫什么;而还有一种可能,就是杜清完全不是守卫,所以昨天晚上赵被守卫这个可能性,本身压根就不存在。

    我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被人背叛和欺骗的感觉真是不太好,特别是被自己信任的人欺骗。

    昨天是张宽一力要求信任赵的,但是现在,就算是我也完全没办法逼问和奚落张宽了。警官对自己的要求一向严格,现在已经有些站不住,一直都在念叨“我的错,都是我的错。”

    张宽是个心思缜密逻辑严密的人,我自己得出了这个推论,张宽又怎么可能没得出?所以现在他整个人都是恍惚的,双眼无神,一直陷入了自我谴责。

    我叹一口气,想要开导他,又不知道怎么开导他。毕竟,我们昨天晚上昏招频出,其实有很大原因是基于我们都信任赵,所以相信赵能够帮助我们在今天搬回来,相信赵的信息是正确的。

    但是现在,自己本来信任的队友突然被证明是背叛和利用了自己,而且还害自己失去了自己最为喜爱的后辈,这怎么不让人觉得愧恨?

    乔一水乐见其成,抱着手臂围着我们绕圈圈,老神在在地说道,“哎呀,我也不知道你们昨天晚上到底是做了什么错事……毕竟我只是个村民,不太知道你们这些狼人,啊,当然你们也可能是神,在昨天晚上搞了什么鬼。”

    我已经完全没空去搭理他了,心中全是应该如何惩治赵,应该如何杀之后快。但是最让人绝望的是,我竟然没想到任何一种在这个环节杀掉赵的方法。现在我们人数并不占优势,我们能够做的就是在夜里杀人,而夜里杀人又还有个身份不明的狼人进行阻挠。更何况,我们的人数已经处于劣势,所以白天投票的时候很可能面临再次减员……

    我正在心中盘算这让人绝望的赛况,就听见另一个讨人厌的声音从旁边想起来。

    “哟,你们都挺早的哈!”

    ——内容来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