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生死惊魂游戏 第116章 死亡名单

时间:2018-10-06作者:小说2016

    张宽又不知道从哪里弄过来一根树枝在地上写写画画,这好像是他思考的一个小小习惯。

    “也就是说,现在来看,剩下的一个人有可能是杜清,也有可能是魏薇,是这个意思吧?”

    我不敢确定了。因为在昨天的推测中,我们只能够确定这个人不是乔一水,就连蝈蝈到底是不是赵,我都不敢确定。万一这又是别人在给我们故布疑阵呢?

    这种事情都实在是有些说不准,还不如稍微保守一点点的好。

    可是现在的情况已经不再允许我们保守了。在昨天晚上,张宽剩下的一瓶毒药已经用完了,剩下的一瓶解药目前来看是用不上的。我们必须尽快找到那个狼人的身份,这样我们在晚上的狼人投票中才能够占据少有的优势。

    我觉得现在的情况实在是太过严峻,又有种喘不上气的感觉压在我的心底。这和我之前抑郁症的症状其实有点像,但是又有点不太一样。

    在之前抑郁症的时候,我感觉到窒息,心中想的常常是不如死了算了,但是现在出现的这种窒息的感觉,却总是让我觉得,我还可以坚持下去,我一定要活下去。

    这种不一样的感觉让我觉得很是新奇,我的大脑可以在这种感觉下更加飞速地运转着,我觉得这种感觉真是爽呆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狼蛛的声音从高塔上面的大喇叭中传了出来。

    “请各位先到高塔下面集合,我们接下来宣布一下昨天的死亡名单。”

    我竖着耳朵捕捉狼蛛给出的信息,昨天的死亡名单,按照我的推算,应该是有徐梦莹和乔一水两个人。徐梦莹是被我们狼人投票的时候我和孔晓怡失手给投出去的,而乔一水则是被张宽的毒药毒死的。

    这样一来,我们两组的人就还剩下三个,今天白天的投票会直接进入平票,这就完全没有任何的推进。所以接下来赛程的推进,会全部放在之后晚上的狼人投票之中。

    我暗自盘算着赛程的推进,忽然狼蛛从高塔的喇叭传下来的一句话彻底让我觉得大事不妙了。

    “昨天晚上的丧生者只有一个人,这个人的名单已经公布在我们高塔上的死亡名单上面,请各位现在马上到高塔集合,然后去到死者的死亡现场。”

    狼蛛的声音有几分洋洋得意,有几分故弄玄虚,这都让我觉得有些不舒服。

    不过让我更加惊骇的是狼蛛的话的内容。

    “只有一个死者”。

    这和我之前的推断完全两个样子,根据我的推断,昨天晚上的死者应该只有两个才对,但是狼蛛的话里面透露出来的信息是,昨天晚上的死者居然只有一个!

    我感到胃里面翻江倒海。真相呼之欲出,我快跑到高塔的下面。

    我敢说我前半生从来没有跑的这么快过。我跑到高塔的下面,正好看见高塔上面悬挂的死亡名单上面,除了昨天的四个人之外,又多加了一个名字。

    “徐梦莹”。

    我呆呆地看着名单上的名字,整个人浑身冰凉。我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又重新揉揉眼睛,仔细看了看名单上面的名字。

    徐梦莹,是这三个字没错,也只有这三个字。

    我如堕冰窟。也就是说,昨天张宽毒药本来应该毒死的乔一水,其实并没有死!

    相比起我的呆若木鸡,张宽的反应则更加茫然。

    “怎么会……我明明在毒药的那张纸上面写上了乔一水的名字。”张宽喃喃地念叨着。我大概知道他是在说些什么。之前张宽就给我讲过,他当时进到房间里面的时候,信封里面除了写了女巫两个字的卡片之外,还有一红一绿两张卡片。红卡片的背面是红色的,上面写着毒药,正面则是白纸一张。绿卡片的背面是绿色的,上面写的是解药两个字,正面也是白纸一张。

    狼蛛昨天晚上给了张宽单独的指令,说的是如果他想要通过毒药杀人,就可以直接在红卡片的背面写上他想杀掉的那个人的名字,而如果想要通过绿卡片救人,就直接在绿卡片的背面写上自己想要救的人的名字就可以了。

    我的嘴角扯出一抹故作轻松的笑容,“张宽,张警官,你不会是个色盲吧?不认识红绿?”

    张宽机械地回答了一句,“我们警官考取警校的时候,都要先看看是不是红绿色盲,毕竟谁都有可能是交警,到时候是个色盲就完了。”

    我虽然嘴角挂着微笑,但是心中一点都笑不起来。虽然张宽说自己并不可能是色盲,并不可能是写在不同颜色的卡片上面写错了,但是实际上就是,昨天晚上乔一水没有死掉,而徐梦莹死掉了。

    就算是冷静如同张宽,现在面对这样的一个情况,更是完全没办法冷静下来了。口中一直念念叨叨,“我没杀掉乔一水,也没救成徐梦莹……”

    “没事,徐梦莹的事情是我们的过错……”我刚想安慰张宽,但是一下子又意识到张宽说的是实话,因为他昨天,确实是有可以救下徐梦莹的机会的。

    这个机会,当然就是指的他手上的那瓶解药。

    他昨天是完全有机会在解药上面写下的是徐梦莹的名字的,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对我们的计划过度的自信,当然这也是完全基于我们完备的计划本身,所以才有的自信,他没有使用那瓶解药。

    虽然我可以宽慰说张宽没有预测能力,不知道解药是可以直接使用的,但是事实上,张宽手上确实是有一瓶可以救到徐梦莹的东西,但是他没有及时进行使用。

    换句话说,也确实是张宽没有救成徐梦莹。

    我的脑中电光火石,一下子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张宽。张宽这样一个冷静的警官,就这样在高塔下面放声大哭了起来。

    而就在张宽放声大哭的时候,高塔背后突然转出来一个人影。一个我们心心念念,但是有无比憎恶的声音响了起来。

    “哟,这是怎么了,干嘛哭起来了?”

    ——内容来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