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生死惊魂游戏 第115章 疑阵

时间:2018-10-06作者:小说2016

    张宽低着头,他的双肩轻轻地颤抖着,好像是在忍耐着什么一样。

    “你要是想要惩罚我,或者是纯粹地出出气,我都认了。别打女孩子。”

    我从孔晓怡的背后站出来。我当然是不可能让张宽在孔晓怡身上撒气,这种时候都不站出来的话,我也太不男人了。

    张宽没有动手,也没有什么别的反应。他的双肩颤抖着,好像在忍耐着什么。

    “张宽……”

    我觉得张宽的状态有点不对劲了,他好像并不是对我们感到愤怒,而是更多的是一种悲伤的情感。

    我心下也是一沉。之前我老是不愿意去想这种可能性,但是我也确实忘了,在狼蛛游戏的过程中,确实也是有死者的。在上次的游戏中,不就是出现了死者么?

    现在,谁又能够保证徐梦莹不是这个游戏中的死者?

    张宽的肩膀剧烈地抖动了几下,他搓了搓自己的脸,然后抬起头来。我能够在他的眼中隐隐约约看到有眼泪的痕迹,他的眼眶都是红的。

    我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徐梦莹跟我们之间的关系,其实并不是非常的亲密。再加上女孩又是个比较闷的性格,更多时候我们和徐梦莹之间是那种做事一般的同事关系,连朋友都算不上。在狼蛛游戏的过程中,我们又是在不同的组里,没经历过那种患难与共、生死相依的感觉,自然感情算不上很深。在徐梦莹死掉的时候,其实我的内心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的庆幸,庆幸这次死的是徐梦莹而不是孔晓怡。

    在一个女孩死亡的时候,我居然想的是太好了,我是不是一个畜生?

    泪水也在我的眼眶中打转,孔晓怡更是忍不住低声抽泣了起来。

    三人的情绪都有些控住不住了,在这三人中,结果居然是张宽最先平复下来情绪。

    “没事,你们稍微平复一下情绪。”

    张宽深吸一口气。他的声音还带着些鼻音,但是这丝毫没有减轻他说话的时候的威严。这个人在平时说话的时候都很注意控制自己的气场,可是在气场全开的时候也总是能够让人想起来,这是个派出所的所长,是个身经百战的警察。

    张宽这沉稳的嗓音有着神奇的平复情绪的力量,孔晓怡一下子就收住了眼泪。虽然还是在抽抽噎噎,但是整个人至少看上去理智回笼了,不会因为徐梦莹的死而做出什么傻事。

    虽然这确实有可能是张宽声音的安抚力量,但是我倒是觉得,孔晓怡是被张宽的语气给吓得停止哭泣的。张宽气场强大,就算是我一个男人也觉得不得不要听从他的指令,因为他的指令对我们来说是如此的有气场。

    “现在徐梦莹的,死亡,已经成为确定的一件事情了。”

    虽然张宽叫我们都平复好情绪,但是张宽自己在说道徐梦莹死亡的时候,也是呼吸一滞。确实,在所有人中,对于徐梦莹的死亡最不能接受的应该就是他了。毕竟他跟徐梦莹呆的时间是最长的,跟徐梦莹的感情更是明眼人都看的出来。

    那是和普通的同事完全不同的一种情感,有点像兄妹,更有点像是父女,挺特殊的一种关系。

    现在张宽说话的感觉,就是有点像是痛失爱女的父亲一样。

    “徐梦莹既然已经是死掉了,我们来梳理一下场上的情况。”

    张宽稍微冷静了下来,一下子就叫我们都回到了最重要的事情上面去。

    “听你们刚才说,昨天晚上你们狼人组杀掉了徐梦莹,”张宽捡起一根树枝,在地上写写画画,仿佛这样能够帮助他思考。

    “我这边,我的毒药用出去了。确实是放到乔一水的身上的。虽然听你们说他好像并不是个狼人,有点遗憾,但是这也是损失了对方的一个组员,是很棒的一个进步了。”

    我听得出来,张宽说什么是个很大的进步,其实更多程度上是为我们加油打气。毕竟我们这个狼人小队在昨天可以说是颗粒无收,还损失了一名主要的队员,不用张宽谴责我们,至少我自己都觉得非常沮丧了。至于孔晓怡,女孩的头从刚才到现在就一直都没有抬起来过。深深的自责同时折磨着我们两个人,我感到有些透不过气了。

    “没事,我们今天稍微做的好些就好了。你们有猜测到昨天的那个剩下的狼人小队的队员到底是谁么。”

    虽然我心理面有个猜测,但是我实在是不敢说出来了。昨天我们就共同判断失误了一个狼人小队的队员,现在猜测,我实在是不敢直接说出来。

    我只能谨慎地说道,“嗯,我觉得这个人至少不可能是赵。因为如果是赵的话,他应该是知道晚上狼人之间的交流都是用的代号,在这样的情况下赵会在白天的时候直接问我们的代号是什么。”我想了想,接着补充道,“就算不是问的这么直白,也会尽量问出我们的代号啊,比如问我们晚上狼人之间一般怎么交流之类的,话题会比较自然,也能够问出我们的代号,但是他自己昨天没有问。我想以赵的智商和情商,应该可以轻松想到这个方法。”

    张宽也认同了我的说法,“那么现在,你们这个狼人小队里面剩下的那个蝈蝈,应该就是魏薇和杜清中的其中一个人。”

    “杜清的话,我觉得还是挺有可能的,”孔晓怡沉吟道,“这女孩对赵言听计从,简直就是像赵的连体娃娃,赵说什么她就做什么,我觉得赵很可能让她晚上杀人。”

    确实,杜清简直就是个非理性的存在,搞不懂她是怎么晋级到狼人杀的。

    “不过,我更觉得是魏薇。”我缓缓道。

    “孔晓怡,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我们狼人小队的第一天晚上,我提出来要投出魏薇的时候,蝈蝈的反应到底是什么样的。”

    “虽然没有明确表现出来,但是他对于魏薇的回护可见一斑,所以我觉得,蝈蝈很可能就是魏薇。”

    ——内容来自
小说推荐